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16回剑心通神】

【龙魂侠影:第9集 定天诛邪 第16回剑心通神】




  伟岸身姿,俊朗面容,深沉如渊的气势,宛如天神下凡。
  莫慧欣捂着火辣的脸颊,不可思议地看着眼前之人,唤起了灵魂深处的记忆
,一个熟悉而又陌生的名字脱口而出:「楚无缺?」
  简慧衣与陈慧轩也是惊讶不已,眼前这一幕叫他们难以置信。
  剑圣之名威震天下,泰王如今心中惊恐不已,如今他的出现让原本已经尘埃
落定的局势产生了难以预测的变化。
  楚无缺冷笑道:「莫慧欣,二十年不见,你还是这么没长进!」
  莫慧欣怒道:「楚无缺,你居然还有脸回来!」
  楚无缺哼道:「楚某回来探望小女,顺便解决一些琐事。」
  莫慧欣道:「天剑谷之事岂容外人干预!楚无缺你已经不是天剑谷之人,此
地不容你放肆!」
  陈慧轩喝道:「放屁,老谷主从未说过将楚师兄逐出师门,他依旧是天剑谷
的一份子!」
  莫慧欣不由一愣,在她印象中上任谷主似乎真没将楚无缺逐出师门,但嘴上
依旧不甘示弱:「那又如何,此人自甘堕落与妖女为伍,害死鹿谷主和魏师兄,
这种人早就该被万人唾弃!」
  「万人唾弃?真是讽刺啊!」
  简慧衣冷笑道「这四个字似乎也能够用在某些淫贱无耻,残害同门的人身上
。」
  莫慧欣柳眉一扬,剑锋再进数寸,简慧衣的脖子再添血痕。
  「楚无缺,你立即给我滚出天剑谷!」
  莫慧欣对楚无缺十分忌惮,于是出口威胁道,「若不然我便杀了他们两个!

  楚无缺垂目负手,冷然而立,对她的说话不为所动。
  莫慧欣心中一阵发毛,气势又是弱了三分,带着几分让步的态度道:「我给
你最后一次机会,带着那丫头立即走,否则简慧衣和陈慧轩立即毙命!」
  楚无缺微微一笑,倏然睁开双眼,莫慧欣只觉得手中兵刃竟不受控制,猛然
挣脱了她的掌握,也就在这一瞬间,楚无缺闪电而动,一步抢到她跟前,扣住她
的脉门,搜的一下将她甩了出去。
  魏雪芯看得是目瞪口呆,不单单是她,就连在场稍微有些修为的高手都被震
住了,因为他们刚才没感应到任何真气的波动。
  楚无缺如果以雄沉的根基强行以气御剑,控制住莫慧欣手中的佩剑,众人丝
毫不觉得意外,但如今楚无缺根本就没有运气,四周也没有真气流动的痕迹,所
有人都以为自己看花眼了。
  莫慧欣吃了暗亏,只觉得面子全部丢光了,当即催动最高功力,试图挽回颜
面,只见她手捏剑诀,提元纳气,霎时风云齐动,方圆五丈之内万物为剑。
  「天心剑器?」
  陈慧轩不由大吃一惊,他顿时抽了一口冷气,这莫慧欣难怪敢造反,原来她
已经练就了天剑谷的三大绝剑,若非她没凝练出剑心,否则她完全可以跟于秀婷
一较雌雄。
  莫慧欣昂然冷笑道:「没错,我早就练成了三大绝剑,这谷主本应该就是我
的,偏偏鹿殢伤那老糊涂要把谷主传给于秀婷那贱人。」
  见她辱及母亲,魏雪芯怒道:「莫慧欣,你心念不坚,脑中尽是污秽杂念,
便是有盖世根基,你也难窥剑道真谛,就这一点,你永远比不上娘亲!」
  「小野种你给住口!」
  莫慧欣最恨别人说她不如于秀婷,盛怒之下将剑气射向魏雪芯,「什么狗屁
剑心,通通都是胡说八道!」
  剑气尚未靠近魏雪芯五尺方圆,忽然生出变数,所有剑气顿时一滞,停在了
半空,莫慧欣惊怒之下再次催动内劲,试图让剑气再进一步,谁知无论她怎么运
功,剑气就是丝毫不动,仿佛是被冰霜冻住一般。
  楚无缺双手负后,淡淡而笑,一脸从容和自在,莫慧欣惊叫道:「楚无缺,
这是你做的好事?」
  楚无缺含笑点头道:「然也!」
  话音方落,四周剑气似乎受到召唤,竟然纷纷倒戈相向,朝着莫慧欣刺了过
去。
  莫慧欣花容失色,唯有祭起真元筑起气墙防守,只听嗖嗖几声锐响,气墙崩
溃,莫慧欣伤痕累累,浑身染血。
  跌跌撞撞朝后退去,莫慧欣来到泰王身边,顺手抽出了泰王的佩剑,正想藉
此与楚无缺周旋,谁料手中佩剑竟然不受控制,不住地颤抖似乎要挣脱她的手掌

  这个情况与方才一模一样,莫慧欣惊怒之下运劲抵御,谁知越是镇压长剑挣
扎得越发激烈,莫慧欣只觉得手中握得不是一把剑,而是一条凶暴的蟒蛇,她根
本就镇压不住。
  只觉得虎口一麻,长剑脱手,剑锋正抵住她的喉咙。
  「楚无缺,你做了什么,你明明没有使用真气,为何会这样的!」
  莫慧欣惊怒莫名,因为她感觉到这口长剑并不是被真气拉动的,而是长剑本
身莫名奇妙地反抗自己。
  楚无缺淡然笑道:「剑心通神,法御万物,又何必拘泥于真气御剑呢!」
  剑心通神,法御万物,这八个字只要是天剑谷的弟子都不会陌生,因为这是
古籍记载中的剑道至高境界,以心御剑,藉借着心念与剑器的沟通,赋予剑器灵
魂,从而达到心念一动,长剑亦发的地步,这最高剑道也在传说中出现过,纵观
天剑谷创立至今也只有祖师爷墨阳修成了这无上剑道。
  简慧衣喃喃自语地道:「剑心通神,剑心通神……原来这不是传说……」
  莫慧欣已是面露死灰,牙咬切齿地道:「什么剑心,什么通神,我这边有几
万大军,我就不信你楚无缺能够以一敌万。」
  泰王也不等莫慧欣招呼,马上下令:「给我拿下此人!」
  众士兵闻言而动,纷纷拔出腰刀,举起长枪,准备上前厮杀。
  楚无缺依旧不慌不忙,只是眉头稍稍一挑,士兵手中的钢刀和长枪顿时不受
控制,纷纷跳离主人手掌。
  随即楚无缺再施「剑心通神」,那些中了醉仙散的弟子的佩剑应声而动,只
见百剑齐动,朝着泰王、莫慧欣等人飞来,眼看就要被刺成刺猬之际,飞剑却停
住了。
  上百口长剑悬空浮立,而且还对准了自己,泰王等人感到莫名压力,顿时冷
汗直冒,他们心知只要自已一有异动,这些长剑便会将他们刺出上百个窟窿。
  楚无缺朝泰王扫了一眼,冷笑道:「泰王殿下,方才你不是说要娶小女么?

  泰王心中一阵发毛,不知如何应答,只是颤声道:「前辈明鉴,小王对雪芯
师妹是一见钟情,还望……」
  话还没说完,忽然听到楚无缺一声冷哼,吓得他赶紧闭嘴。
  楚无缺傲然道:「就你这废物也妄想娶雪芯,带着你的人马上给我——滚!

  泰王面色铁青,暗道:「本王就先行后撤,待我调集大军定将天剑谷夷为平
地。」
  泰王带着众士兵灰溜溜地离去,看也不看莫慧欣一眼。
  形式逆转,莫慧欣心中越发不甘,娇叱一声竟朝着于秀婷的棺椁扑去,尖叫
道:「楚无缺,我打不过你,但我也不会让你好过,就算是死我也毁掉你姘头的
尸首!」
  只见她祭起十成功力,浑身绽放滂湃真元,正是自毁肉身,与敌同亡的极端
之招。
  倏然,棺椁起了变化,惊涛骇浪猛地冲破了棺椁,一只素白纤细的玉手悍然
拍在莫慧欣的气门之上,莫慧欣只觉得一股雄沉的掌力涌来,浑身真气顿时涣散
,猛地吐了一口鲜血,重伤倒地。
  「于秀婷!」
  莫慧欣脸上尽是惶恐之色,像是见了鬼似的,「你……你是人还是鬼!」
  只见眼前女子素手一抹,撕下人皮面具,露出了一张巧夺天工的俏脸,清秀
出尘,俏丽可人,正是玉无痕。
  玉无痕淡然道:「于谷主福大命大,那里会英年早逝。」
  简慧衣与陈慧轩脸上亦是一片惊讶,问道:「谷主真的还再世?」
  玉无痕道:「这一切只不过是于谷主布下的陷阱,专门引出这些不安分之人
,藉此重整天剑谷罢了!」
  功败垂成,莫慧欣尖叫道:「你们别得意,泰王很快就会带人攻打天剑谷,
你们通通都得死!」
  简慧衣怒道:「贱人,你也是天剑谷之人,天剑谷若亡,你又有什么好处!

  莫慧欣哈哈笑道:「我莫慧欣得不到东西,其他人也别想得到!既然这天剑
谷不归我,还留着做什么,最好所有人都去死!」
  「丧心病狂!」
  玉无痕叹了一声,依旧用她那清淡温雅的声音说道,「可惜你的愿望打达不
成了,如今魔界已经开始攻击焱州驻军,朝廷恐怕是要手忙脚乱了!而且魔界这
一次是正式向朝廷宣战,今后朝廷的注意力将会集中到魔界,所以天剑谷在很长
一段时间内可以置身事外,你的算盘打不响哩。」
  「什么,这不可能!」
  莫慧欣惊叫道,「魔界什么时候向朝廷宣战的,我怎么不知道!」
  玉无痕微微一笑,但却没有正面回答她的问题。
  魏雪芯咯咯一笑,将莫慧欣拉了起来,待到山峰外围,指着谷口说道:「你
有没有发现,泰王驻扎在谷口的士兵已经不在了!」
  居高临下,果真看到原先驻扎在谷口的士兵都已经拔营离开,而泰王正对着
他的数百个卫士大吼大叫,显然是十分惊怒。
  魏雪芯再指着血海林的方向说:「那边杀气冲霄,莫长老难道还看不出来么
?」
  莫慧欣惊讶地道:「朝廷的大军怎么跟魔界冲突了?」
  当初楚婉冰在进入魔界之后,玉无痕便暗中潜入血海林中活动,用军队的弓
弩击杀落单的魔界人士,而且专门针对赤火魔君的部下。
  这名魔君性子暴烈,再加上魔尊被皇甫武吉暗算,新仇旧恨,令他怒火中烧
,于是便点起兵马囤积在血海林之外,准备随时攻打焱州驻军。
  而楚婉冰又趁着泰王进入剑峰的机会,变成泰王的样子混入天剑谷外的驻军
,让外边的四千多精兵朝血海林进发,如此一来,双方正好撞在一起,大战也便
展开了。
  如此一来,朝廷便跟魔界正面冲突,双方便将注意力从天剑谷移走,原先皇
甫武吉试图先让天剑谷与魔界拼个两败俱伤,再趁着于秀婷身亡之际控制天剑谷
,却被楚婉冰和魏雪芯这么一闹,不但使得全盘计划落空,更让朝廷与魔界的矛
盾再进一步激化。
  在谷口的泰王显然已经知道了一些端倪,气急败坏地带着众兵甲朝血海林奔
去,莫慧欣已是面如死灰,脸上尽是绝望。
  内乱平息,虽然莫慧欣是楚无缺制服,但魏雪芯在最关键的时候挺身而出,
救下两大长老,而且她有带回诛仙剑,众人不禁对她刮目相看。
  对于假扮于秀婷的玉无痕,在两大长老客气地询问之下,她只是说了自己乃
受于秀婷所托而来的,而且她又出示了于秀婷的亲笔书信,两大长老也按下心来

  醉仙散药性过后,简慧衣与陈慧轩暂时主持天剑谷的内务,而魏雪芯却兴趣
缺乏,告罪了一声便离开剑峰,其剑心忽然一动,仿佛感觉到了些什么,于是朝
着谷外走去。
  登上一座小山峰后,看到一条卓越人影背对着自己,她心中百感交集,淡淡
地叫了一声道:「楚前辈!」
  楚无缺身躯一震,脸上带着几分无奈,说道:「雪芯,这些年你过得可好?

  魏雪芯淡淡地道:「雪芯这些年痴迷剑道,生活的好坏已经不放在心上了。

  楚无缺心中多了几分愧疚,思忖道:「我从未尽过父亲的责任,她不认我也
是应该的。」
  魏雪芯咬了咬唇,说道:「姐姐呢,她怎么没来?」
  按照原先约定,楚婉冰在骗走泰王大军后便会到剑峰支援,但来的却是楚无
缺,魏雪芯心中不免有几分担忧。
  「雪芯认冰儿做姐姐,这也相当于认我这父亲了!」
  楚无缺心中一阵狂喜,「她一定是脸皮嫩,开不了口,过些日子,等她心结
一除,她自然会认我的。」
  想到这里楚无缺便将事情的原委说了出来,当日他接到洛清妍和于秀婷的来
信,得知了魏雪芯的身世,不由得欣喜若狂,再信中还委托他到天剑谷一行,便
迫不及待地赶来天剑谷。
  按照原先的计划先由姐妹两冲锋陷阵,再让这剑圣在适当的时机现身,威慑
全局。
  本来楚无缺是不必要动手的,但却遇上愆僧逼杀楚婉冰,楚无缺于是便出手
相助。
  幸好楚无缺在疗伤期间悟出了「剑心通神」
  的剑道境界,所以能够在不动真气的情况下逼退愆僧,但既然已经出手,楚
无缺干脆直接冲上天剑谷,直接动手,也好助小女儿一把,借此增进父女之情。
  魏雪芯醉心剑道,所以对这「剑心通神」
  还是十分好奇的,但心系楚婉冰,还是继续问道:「姐姐现在怎么样了?」
  楚无缺莞尔一笑,转身说道:「冰儿,快出来吧!」
  「我不要!」
  树丛中传来楚婉冰不依的娇嗔。
  魏雪芯更是担心,急忙走过去问道:「姐姐,你没事吧,千万别吓唬我啊!

  楚婉冰似乎有些惊恐,立即叫道:「雪芯,你别过来,我没事的!」
  她这么一说,魏雪芯更加担忧,步子丝毫不停继续朝着前边走去。
  楚无缺笑道:「冰儿,你就快出来吧,免得让妹妹担心。」
  楚婉冰嗯了一声,又说道:「有言在先,我出来后你们不许笑我!」
  魏雪芯蹙眉道:「姐姐,我怎么会嘲笑你呢,快出来吧,我都快担心死了。

  楚婉冰扭扭捏捏地从树丛后走出,只见她袖子被烧掉了一半,露出两条雪腻
的小臂,而头发枯卷焦黄,仿佛刚从火堆了出来,霎时狼狈,哪还有昔日那美艳
娇媚的模样,十足的一个小乞丐。
  魏雪芯忍俊不禁,噗嗤一声笑了出来,楚婉冰羞得满脸通红,娇嗔一声扑了
上去,挠着魏雪芯的腰肢,嗔道:「死丫头,说话不算话,竟敢笑我,看我怎么
收拾你!」
  魏雪芯甚是怕痒,被她挠得上气不接下气,求饶道:「姐姐,快别挠了,我
受不了啦!」
  楚无缺也帮衬道:「是啊,冰儿,哪有你这样欺负妹妹的。以你的功力,只
要搬运一下血气,不出两天你的头发就可以焕然一新了!」
  楚婉冰朝他扮了个鬼脸,嗔道:「臭老爹,就知道帮小的,跟那小贼一个德
行,有了小的就忘了大的!」
  楚无缺无奈叹道:「算我怕你啦,赶紧过来,爹有话跟你说。」
  楚婉冰嗯了一声,便走了过去,魏雪芯转头想走,却被楚婉冰拉住,硬硬拽
了过去。
  楚无缺望着魏雪芯,微微蹙眉,说道:「为父,在这段养伤的日子里,由于
不能妄动真气,但却因祸得福,藉此悟出了‘剑心通神’的境界。」
  魏雪芯似乎对为父二字并没有什么太大反应,楚无缺看在眼里,心中也多了
几分欣慰,最起码这个女儿并不讨厌他。
  楚婉冰歪着小脑袋说道:「爹爹,你要教我们么?」
  楚无缺笑道:「我就两个女儿,不教你们教谁呢?」
  楚婉冰点了点头,竖起小耳朵听教,而魏雪芯对于剑道有说不出的痴迷,听
到「剑心通神」
  这四个字后立即进入忘我境界,仿佛老僧入定一般。
  「剑亦道、情亦道,不弃剑、不弃情。证道验心,专情持剑,人念剑意!」
  楚无缺说道,「这便是为父所感悟的剑道心诀。到了这个地步,什么话都是
多余的,这种境界的剑术,都是只可意会不可言传,这一切只能靠你们自己领悟
。」
  说罢便向两人演示一遍,只见他微微一皱眉,姐妹两立即觉得各自佩剑开始
不受控制,岁月、无尘、凤嫣三口宝剑应声而动,就像有了生命般跳离了她们的
手掌,在凌空飞舞,姐妹两瞪着两双美目呆呆地看着眼前的一切。
  楚婉冰惊叹道:「太不可思议了,居然不用真气就能够御剑!」
  楚无缺笑道:「为父也只是能够御剑,对于其他的兵器我最多能让它们跳动
罢了,并不能够操控其余武器。」
  楚婉冰道:「爹,如果是于二娘持剑,你还能不能够以心御剑?」
  于二娘?楚无缺不由一愣,他那里听不出楚婉冰意思,不由暗骂道:「这死
丫头跟她娘亲一段时间后,越来越刁钻了!」
  魏雪芯羞得小脸通红,不禁垂下臻首。
  楚无缺尴尬地咳了一声,说道:「如果是……她持剑的话,我就没办法控制
了。」
  楚无缺想了半天也想不出一个合适的词语,只好用「她」
  来代替。
  「我之所以能够操控剑器是因为使用者并没有做到人剑合一的地步,或者说
他们根本就没有认真看待他们手中的兵器,所以兵器就没有兵魄。剑心通神说白
了就是赋予剑器一个剑魂,让它们听从我的号令。」
  楚无缺淡淡说道「但到达先天之境界后,心念已是无比坚定,我就没法子操
控他们的佩剑。」
  楚婉冰恍然大悟道:「我明白了,如果我与手中的佩剑产生了深厚的感情,
那宝剑就有了剑魂,那爹你就不能操控我的佩剑了!」
  楚无缺道:「没错,但我依旧可以凭借着‘剑心通神’来寻找你的破绽,即
便不动用真气也能打趴你这死丫头。」
  楚婉冰哼道:「欺负我算什么本事,有胆子就去找娘亲单练啊!」
  「好了,老爹!」
  楚婉冰嗔道,「快把佩剑还给我们吧。」
  楚无缺耸耸肩道:「我已经不用‘剑心通神’了。」
  楚婉冰闻言顿时吃了一惊,但三口佩剑依旧在天上飞舞,难道是——雪芯?
朝旁边看去,只见魏雪芯表情极为兴奋,眉飞色舞,美目中光彩夺目,而三口宝
剑亦随着她的眼神而动,基本她看哪儿,宝剑就飞去那里,楚婉冰顿时呆住了,
不可思议地道:「爹,雪芯是不是练成了……?」
  楚无缺面带嘉许地道:「雪芯确实已经领悟了,她剑心稳固,一心专情与剑
道,所以一点就通。」
  看着魏雪芯练就「剑心通神」,楚无缺却是喜忧参半:「雪芯对剑道的感悟
确实是独一无二,而冰儿却因为修炼了妖族神通,已经不能专心剑道,她看到雪
芯学得这么快,会不会有所怨言?」
  随即朝楚婉冰看去,只见她却是美目含笑,望着天际飞舞的长剑而拍手喝彩
,时不时地为妹妹加油,毫无妒恨的表现。
  「她们姐妹两感情还是很好的。」
  楚无缺暗送了一口气,「看来我是多心了,冰儿虽像她娘亲那般刁钻古怪,
但对这个妹妹还是发自骨子里的痛爱的。」
  看到魏雪芯接受自己的授业,楚无缺心中也大感欣慰。
  以心御剑甚是耗费心力,魏雪芯毕竟根基不如楚无缺,过了片刻便觉得有些
疲惫,将剑收了回来。
  楚婉冰咯咯笑道:「雪芯,你真是聪明,一听就会,不像姐姐这么笨,学来
学去都学不会。」
  魏雪芯俏脸微红,不好意思地道:「姐姐,你别笑话我了,我哪有你说的这
么好,都是你让着我罢了。」
  楚婉冰眨了眨明媚的大眼睛,笑道:「是么?你怎么不说是某人偏心呢!那
个臭老爹专门疼爱小的,把大的丢到一边去!」
  魏雪芯一听,急忙说道:「没有,爹绝对没有偏心,爹爹对姐姐还是很好的
。」
  楚婉冰咯咯笑道:「妹妹,你刚才说什么?」
  魏雪芯脸蛋一红,不由跺脚嗔道:「姐姐,你又戏弄我!」
  虽然是楚婉冰故意诱导,但从魏雪芯口中说出「爹爹」
  二字,却是让楚无缺两眼发酸魏雪芯抬眼望去,接触到楚无缺含泪的双目,
心中顿时泛起一阵柔情,四目相对,魏雪芯怯生生地叫道:「爹……」
  只是说了一个字,便涨红了耳根,低着头捏着衣角,看着脚尖。
  一声爹,让楚无缺身躯巨震,老泪纵横,将小女儿一把抱住,魏雪芯只觉得
浑身一股温暖,一种依靠和安全的感觉油然而生。
  「雪芯,是爹爹对不起你!」
  楚无缺喃喃自语地道,「让你受了这么多委屈,不过你放心,从今往后,爹
绝不会再让别人欺负你,爹要将我毕生所学都教给你,让你练成绝世剑道……」
  魏雪芯微微一愣,美目一红,正想说些什么,忽然听到一个女声传来。
  「楚无缺,你刚一回来便想拐跑我女儿么!」
  只见远处缓缓走来一道风姿绰约的身影,体态婀娜丰腴,俏脸端雅出尘,气
质成熟睿智,楚无缺心头一阵乱跳,百般滋味涌上心头。
  于秀婷脸上毫无表情,心湖却是泛起了阵阵波澜,当日她开解龙辉后,心中
便生出一种莫名其妙的感觉,或许这便是先天剑心的感应,让她预感到楚无缺在
今日来到天剑谷,神使鬼差之下她连夜离开京师,施展轻功全力赶路,只用了两
天便回到了焱州。
  半生的纠缠和恩怨,让两人虽有千言万语,却不知从何说起,于秀婷眼中带
着几分幽怨,而楚无缺却更多的是愧疚,现场气氛顿时一片尴尬和沉寂。
  楚婉冰嫣然一笑,拉起魏雪芯便走,还边走边说:「雪芯,快走吧,有些东
西小孩子是不能看的,否则会长针眼的哩!」
  楚无缺不禁莞尔,有这冰儿这丫头在,你便是有再大的火气也得熄灭,于秀
婷脸皮微微发烫,暗啐道:「呸!要找借口也不会找个好一点的,人都嫁了,还
说这种话,要是长针眼的话也是你这骚丫头先长!」
  姐妹两离去后,于楚二人再次陷入一片沉寂,楚无缺只觉得空气中似乎飘来
了一些酸味,于秀婷幽幽地开口道:「宫采苓是谁?」
  楚无缺顿时一阵语塞,支吾了半天也说不出来个所以然,于秀婷摆了摆衣袖
道:「说不出来就别说了,你没必要向我交代什么,反正我又不是你什么人。」
  楚无缺猛地一咬牙,大步走了过去,一把拽住于秀婷的皓腕,说道:「我跟
宫姑娘根本就没有什么纠葛,秀婷千万不要误会了!」
  于秀婷俏脸一红,沉声道:「拉拉扯扯成何体统,还不快松手!」
  楚无缺正想松手,却想起龙辉那嬉皮笑脸的模样,于是把心一横,说道:「
我偏不放,秀婷你又能怎样呢!」
  两人可谓是青梅竹马,于秀婷对他是了解甚深,这个师兄从来都是彬彬有礼
的君子,如今见到楚无缺这般近似于无赖的做法,于秀婷方寸大乱,只是银牙紧
咬,嗔道:「不要脸,快松手!」
  楚无缺道:「秀婷,你看冰儿跟雪芯这么要好,难道你就忍心让她们姐妹两
分开么?」
  于秀婷哼道:「她们姐妹情深,我当然高兴了,又怎么会让她们分开呢。」
  楚无缺叹道:「若你不肯原谅我,雪芯必定会认为是清妍的缘故,她跟冰儿
之间也会因产生间隙。」
  于秀婷不禁哭笑不得,跺脚嗔道:「老不修,这种歪理邪说也讲得出口,我
看你越来越像那姓龙的小子了!」
  就在一笑泯恩仇之际,两人忽然生出感应,同时朝远处的树林望去,只见一
道刚毅的身影走了出来,定神一看竟是军神杨烨。
  一脸愁容,眼中尽是复杂的神色,楚无缺甚是奇怪地道:「杨兄,你怎么会
在这儿?」
  杨烨说道:「楚兄,我当日得知皇上要趁着于谷主去世之际对付天剑谷,于
是便从南疆赶了过来,谁知道原来早有定计,倒是让我白跑一趟。」
  于秀婷拱手道:「杨督帅当日助吾等破去阵眼,如今又为敝派劳心,妾身感
念大恩!」
  杨烨叹道:「于谷主客气了,如今倒不是说这个的时候。」
  楚无缺眉头一皱,说道:「杨兄,我见你愁眉不展,是否遇上揪心之事?」
  杨烨长叹一口气,说道:「泰王死了!」
  楚无缺和于秀婷大吃一惊,虽然他们十分厌恶此人,但泰王毕竟是当朝皇子
,死在焱州恐怕会引起一股大风浪。
  原本楚婉冰是想让魔界与朝廷冲突,使天剑谷置身事外,但泰王一死,皇甫
武吉必定会迁怒整个焱州,天剑谷恐怕难以脱身了。
  看到两人眉头深锁,杨烨说道:「二位不必担心,泰王是被魔界中人所杀,
皇上的怒火只会针对魔界,不会对天剑谷怎么样的。」
  于秀婷说道:「还请督帅明言。」
  当得知天剑谷惊变,杨烨心知皇甫武吉定会将矛头瞄准天剑谷,为了不让皇
权继续做大,于是便冒着被降罪的危险,再次离开封地,赶赴焱州试图暗中破坏
泰王的计谋,谁知道刚一到达焱州就见到泰王的兵马跟魔界起了冲突,双方在血
海林外打得不可开交。
  魔界那边的领军人除了赤火魔君剡灼外,竟然还有炽盖阳魔端木罹戈,两人
联手打得泰王众军节节败退,但这两人似乎并没有杀死泰王的意思,观其架势显
然是要将他擒住,杨烨当时便想暗中出手替泰王解围,谁料忽然在乱军之中飞出
一枚冷箭,贯穿泰王脑门。
  楚无缺面色铁青地道:「按照杨兄的说法,魔界似乎只想生擒泰王,以此跟
皇甫武吉讨价还价。」
  杨烨说道:「然也,魔尊虽然中了皇甫武吉的暗算,但魔界似乎还没有要跟
朝廷死磕到底的架势,但泰王一死,恐怕这次是要不死不休了!」
  于秀婷道:「外界认为泰王乃死在魔军手中,天剑谷虽说可以置身事外,但
我却觉得这其中利害关系着实耐人寻味。」
  杨烨叹道:「看来这场风波越来越可怕了!」
  于秀婷柳眉一扬,沉声道:「我若没猜错的话,这杀死泰王的凶手定是昊天
教的人。」
  杨烨点头道:「杨某也是这般看法,昊天教准备开始大动作了!」
  于秀婷面色寒霜,哼道:「好个沧释天,先是被我们重伤,又被掏走一半身
家,居然还敢做出这么大的动作。」
  杨烨道:「沧释天此人可谓是绝代枭雄,善于利用一切的看似不是机会的机
会,这一次他借着朝廷发兵焱州的机会,进一步挑起魔界与皇族的仇恨,实在是
厉害!」
  「皇甫武吉本想趁机收服天剑谷,却没想到被沧释天暗中算计了一把。」
  于秀婷蹙眉道,「如今天剑谷方平定内乱,元气亦是有所损耗,而泰王之死
,让朝廷与魔界变成了绝对的死敌。这次我们虽然重创了昊天教,但沧释天却又
扳回一城,将自己的损失降低到最小。」
  深更半夜,龙辉满怀心事地潜入了崔家,步子沉重地走到了一间绣阁之前,
尚未进入,他便已经感觉到里边压抑而又沉重的气氛。
  长叹了一口气,举起右手轻轻推开屋门,举步艰难地走了进去。
  一名少妇正呆呆地坐在窗台前,两眼定定地望着布满繁星的夜空,如玉般晶
莹的脸颊上挂着几道泪痕。
  龙辉心中一痛,低声说道:「蝶姐姐,我来了!」
  少妇娇躯一震,缓缓转过身来,望着龙辉,雪白的贝齿紧紧咬住唇珠,双眼
再度蓄满了泪水,浓浓的睫毛正不住地颤抖着,终于她眼帘轻轻阖上,将晶莹的
泪珠推了出来。
  崔蝶一头栽倒了龙辉怀里,呜咽地道:「都是我不好,那天若不是我让柳儿
出去置办货物,她也不会……」
  龙辉感觉到衣襟已是一片温湿,轻轻拍着崔蝶的粉背,安慰道:「蝶姐姐,
不关你的事,一切都是我不好,是我考虑不周。」
  崔蝶哭了片刻后,稍稍回过神来,咬唇道:「柳儿,跟了我这么久,我却不
知道该怎么给她立一块牌位。」
  按照当时的习俗,父不跪子,君不拜臣,哪怕是感情再好,下人死后主人是
不能够给他们上香和叩拜的,所以崔蝶不知如何安置柳儿的牌位。
  龙辉眼光朝桌子上的一个灵牌看去,上边空无一字,于是便走了过去,用手
指在上边刻字:「爱妻柳儿之位,夫龙辉立!」
  崔蝶不由一愣,掩唇道:「龙辉,你不能够这样做的!」
  按照柳儿的身份便是活着也不能够给龙辉做妻,更别论死后,能有一块牌位
就很不错了。
  龙辉沉声道:「正所谓糟糠之妻不可弃,在我最落魄的时候,柳儿跟了我,
无论贫贱与否,是生是死,她都是我妻子!什么狗屁礼法,通通给我滚!」
  刻完字后,龙辉忍住泪水,说道:「蝶姐姐,我要把柳儿的灵位和骨灰带回
去!」
  崔蝶嗯了一声,说道:「既然你有这份心意,便让柳儿随你吧。」
  忽然又想起了一些什么,她从枕头底下拿出了一个平安符,挂在龙辉脖子上
,含着眼泪道:「当日柳儿求了两枚平安符,给了我一枚,还有一枚是留给你的
,她托我找个机会交给你,她偏偏就没给自己留下一枚,若不然她也不会……」
  说道最后崔蝶亦是泣不成声,再度哭了出来。
  「柳儿,什么都不懂,我只希望公子跟小姐平平安安的!」
  耳边再度响起柳儿当日所说的话,龙辉心中一痛,泪水再度模糊了双眼,他
强行忍住泪水,深吸了一口气,伸手替崔蝶抹去眼泪,说道:「蝶姐姐,我在此
立誓,若不将昊天教连根拔起,我誓不为人!」
  崔蝶紧咬银牙道:「绝不能够放过那些畜生!对了,你不是抓了一个劳什子
圣女吗,快带我去见她!」
  两人来到妖族的地下监牢,推开铁门,只见里边蜷缩这一名女子。
  崔蝶顿时火冒三丈,一把将她揪了起来,怒道:「贱人,还我柳儿命来!」
  水灵缇头发凌乱,双目呆滞无神,哪还有昔日昊天圣女的风姿,只是淡淡地
道:「杀了我便可以偿命了!」
  崔蝶顿时恨火交织,对着她的脸就是几个耳光,打得她两颊红肿,嘴角溢血
,但却是一声不吭。
  「还敢装作硬气!」
  崔蝶见状,将冰火真气打入她的体内,两种极端的真气在她体内冲击绞磨。
  崔蝶这种折磨人的手段可是世间仅有,就算龙辉当年有九霄真卷护体,也吃
了不少苦头,如今水灵缇的气脉被洛清妍、于秀婷和袁齐天三大先天布下禁锢,
她根本就不如一个普通人,只见她痛得眼泪鼻涕直流,躺在地上直打滚。
  崔蝶一脚踩住水灵缇肚子厉声喝道:「贱人,柳儿所受的痛苦,我便要十倍
加诸于你身上!」
  剧痛之下,水灵缇紧咬银牙,连牙龈都迸出血来,但就是不吭一声,崔蝶越
看越气,玉掌聚气,祭起火云掌,怒道:「贱人,我杀了你!」
  水灵缇看着崔蝶泛着火劲的玉手,眼角露出了一丝笑意,缓缓阖上双眼,嘴
唇轻轻地抿着,似在低声细语着些什么。
  就在火云掌拍下之时,龙辉忽然握住了她的皓腕,说道:「蝶姐姐,算了吧
!」
  崔蝶不由一愣,还没来得及说话,却听水灵缇尖叫道:「你为什么要救我,
让我死,让我死!」
  她情绪激动,竟不顾崔蝶打在其体内的冰火真气,猛地朝龙辉扑打过去。
  「贱人找死!」
  崔蝶柳眉一扬,暗中鼓动内劲,进一步激发冰火真气,痛得水灵缇娇呼一声
便倒在了地上。
  虽然筋络脏腑一片剧痛,但水灵缇却是悲怒莫名地叫骂道:「姓龙的畜生,
是男人就杀了我,你这孬种,你这废物!」
  龙辉隔空打出一道真气,将她体内的冰火真气化去,叹道:「我不会杀你的
。」
  痛苦消失,水灵缇的精神松弛下来,一下子就昏了过去,龙辉朝她望了一眼
,不由叹了一口气,拉起崔蝶走出了地牢。
  「你为什么要救她?」
  崔蝶甚是疑惑,出了地牢就询问。
  龙辉叹气道:「蝶姐姐,你没看出来她是一心寻死么?」
  崔蝶哦了一声,恨声说道:「对,死对她实在太便宜了,我要她生不如死!

  龙辉摇头道:「她也是一个可怜人,跟我一样痛失至爱,我只是同情她罢了
!」
  抓到水灵缇后,龙辉也曾想过要将她百般凌辱,但接触到她那无神而又空洞
的眼睛后,龙辉却狠不下心来,丝毫没有当年在铁壁关的戾气和恨决。
  就在此时,地牢外边走来一个女子,身着彩衣长裙,肩膀上还别着几根孔雀
翎羽作为点缀,形貌俏丽,体态婀娜,巧笑嫣然,宛如一只开屏孔雀。
  「越仙姑娘?」
  崔蝶不由一愣,云香园花魁竟然出现在此地,叫她着实惊讶。
  龙辉解释道:「蝶姐姐,这为姑娘是冰儿的义姐。」
  涟漪朝崔蝶施礼道:「崔小姐,妾身有礼了。」
  崔蝶也连忙回礼,涟漪幽幽地朝龙辉瞥了一样,说道:「驸马爷,娘娘命我
与水灵缇一谈,你是否可以让妾身过去。」
  地牢通道甚是狭小,只容两个人通过,龙辉潺潺一笑,闪过身子做了一个请
的手势。
  涟漪看也不看他,带着一股香风从他身边掠过。
  崔蝶奇道:「龙辉,她既然是冰儿的义姐,但为何对你这般不客气?」
  龙辉尴尬地笑了笑,说道:「我跟她之间有些小误会!」
  崔蝶朝涟漪的背影看去,见她臀胯稍松,腿心微分,显然是破瓜不久,心里
顿时明了了几分,掩唇笑道:「原来是某人对自己的大姨子下手了!」
 
色小姐 电影 最新色小姐免费电影 性爱色小姐影院 人体艺术照片 人体艺术模特视频 人体艺术画
上一篇:都市传奇 下一篇:紫青双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