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梦】作者:金爱甲郎

【梦】作者:金爱甲郎



作者:金爱甲郎
字数:7977

  意识渐渐复苏…………

  我被捆在什么地方,一动也不能动,眼睛被蒙着,看不到任何东西。

  我想说话,但是发现嘴里堵着什么东西,只能发出无意义的「呜呜」声。
  我试着挣扎了一下,毫无结果,恐惧从我心底涌出……

  挣扎……嘶喊(虽然只是无意义的喉音……)

  直到精疲力竭…

  「呼……呼……」我自己急促的呼吸声

  我这才发现空气中弥漫着一股令人着迷的香味,虽然气味中带着点古怪,但也让我惶恐的心情稍稍安定了一些。

  我努力回忆之前发生了什么,但是思绪就像手捧水一样,好像能抓得到,却又不知从什么地方漏走了。

  就在我苦想的时候,前方传来了踩踏木地板的吱吱声。

  我赶紧扭动躯体,发出声音(他们是谁?为什么把我绑在这里)……

  前方彷佛有低语声,然后我就听到一个脚步声远去……

  我赶紧更卖力的发出「呜呜」声,希望引起那个人的注意力……

  「别挣扎了,文萍小姐」。

  原来还有一个人,他的声音很有磁性,熟悉又陌生。

  他知道我的名字?

  「这是你自己的选择,不是吗?」

  伴随着吱呀吱呀的脚步声,声音渐渐接近…

  我摇摇头,我不知道他在说什么。

  「嗯…」

  我的眼罩被扯了下来,周围的光线并不刺眼,我的眼睛没有任何不适。
  我看到了他的样子,很普通,但是透露出成熟和坚毅。

  他在我颈后摸索了几下,把塞在我口里的东西拽了出来,我看到那是一个口球。

  他看着我茫然的样子,解释道:「文萍小姐,您委托我们将您宰杀,也正是我们正准备做的。」,说着他拿出委托协议晃了晃。

  「是的!」

  我没有否认,虽然不知道现在是什么状况,但是被宰杀一直以来都是我的梦想,我感到一丝兴奋…

  他走到我后面,应该是要给我解绳子,我这才发现在我前方有一面大镜子。
  原来我被绑在一个柱子上,身着白底粉花的和服,棕色的麻绳在我身上交错,很漂亮。

  不知为什么,我突然不再害怕……

  他告诉把我绑在这里是为了洗净我的内心,把我从外界带来的复杂情绪都一并洗去……

  这些情绪会使肉失去应有的纯粹口感,挑剔的食客会很不满意。

  绳子解开了,他还想继续解释,但看到我顺从得点头,满意得笑了笑。
  这时我听到镜子后面有开门声,紧接着是脚步声,一个人从镜子后面绕了过来,看来这个镜子是个屏风……

  他把手里的东西放下:「脱衣服」,他的嗓音粗犷。

  我抬头见他长相很凶,心中微微一怔,向刚才那个绅士投去求助的目光,却发现他已经退到灯光的阴影中去了。

  我转过头看着这个凶男人,还在发怔……

  他一个健步过来,抓住我的头发!

  「啊!」

  「听好了,我没有多少耐心,快点脱衣服!」

  我被吓了一跳,但马上感受到一种被征服的快感……

  脸上一阵发热,私处也蠢蠢欲动……

  我的呼吸节奏被稍稍打乱了一些,空气中的香气彷佛变得更浓重了……
  我小心翼翼把衣服剥下,最后剩下一层薄薄的半透明的内衬衣,里面没有胸罩,我知道下面也没有穿内裤。

  这副样子站在陌生人面前让我有种被侮辱的感觉,但隐隐有点兴奋,我要继续,但自尊心阻碍着我,我想反抗,欲望却在勾引着我…

  不等我多犹豫,他抓住我的领子,硬生生把最后一层遮羞衣物扯了下来。
  我下意识想用手护住胸部。

  「把手放下!」

  我被吓得一颤,随即委屈的哭了出来。

  「啪!」

  我被重重的打了一个耳光。

  「呜…呜…呜……」

  「给我闭嘴!」

  「贱人!」

  我脑袋里嗡嗡直响,弓着身体,抖得像筛子一样…

  紧紧闭着嘴却忍不住呜咽,泪水不断的淌出,滴落在脚边的地板上。

  我的奴性彷佛一瞬间被彻底唤醒,私处正在发热,乳房也开始发涨……
  「把头发放下!」

  我颤抖着把端庄的发髻散作披肩长发……

  我还在发抖,心中充满了期待,两腿间渐渐变得潮湿……

  (我还真是淫荡呢。)

  他从兜里拿出个遥控器样子的东西,按了一下,上面吊下一个铁环,我听到绞盘运作的声音,抬头却漆黑一片看不到铁环是从哪里来的。

  他将我双手绑在铁环上。又蹲下把我的白袜脱下,双腿大大的打开,绑在一个木质横杠上……

  我做了一个深呼吸,缓解一下因为激动导致的颤抖……

  空气中的香气彷佛变得淫靡起来……

  随着他按下遥控器,铁环将我缓缓提起,直到我的脚悬空,微微荡漾,我的心也在跟着荡漾……

  全身的重量都施加在我的手上,很痛,但还忍得住……

  痛苦让我更兴奋……

  我长舒一口气,发出舒服的呻吟声:「唔…………」

  看到镜子里的自己摆出这幅姿势,赤身裸体毫无保留得暴露在空气中,我又禁不住发抖……

  「嗯……」

  我的脸很烫,羞耻感带来的兴奋让我不小心叫了出来…

  私处的爱液骚动……

  他拿起一个很大的注射器,走到我身后。

  我知道将要发生什么,虽然我很期待,但是身体还是不禁的紧张起来。
  他摸了摸我的私处。

  「哦…」

  「看来用不着润滑剂了。」他用玩弄的口气说道。

  他用手指在我私处抹了了几下,把爱 液涂在肛门上……

  「淫水就是最好的润滑剂。」

  「啊!」

  突然注射器插了进来…

  一股凉凉的液体注入到我的直肠……

  「呃……呃…呃……」

  我的呻吟里带着颤抖……

  ……

  …

  渐渐我的小腹鼓了起来,肚子里涨涨得好难受……

  他用一个塞子堵住了我的肛门。

  「啊……」

  我轻声呻吟着…

  那个塞子并不是很紧,我很努力的夹着它,生怕它掉出来……

  看着镜子中自己微涨的小肚子,像刚怀孕4、5个月一样,就这样被吊在空中晃动…

  我的淫水还在不断的分泌……

  他用手指沾了些我的淫水,慢慢捅进我的阴道……

  一种触电的感觉,我浑身抖了一下……

  「啊……」

  我微微张开嘴。

  肛门塞差点松开,我赶紧又提气夹紧。

  他在我的阴道里摸索着,我知道他在找我的G点…

  「哦,再往里一点……对,就是这里……啊……」

  …………

  他的手指在我阴道里灵活得抠弄。

  我的下体在他的蹂躏下发出粘稠的水声……

  ……

  「啊!啊!啊!啊!再快一点!啊!」我淫荡叫喊着……

  在我正要攀登高潮的时候,他突然把手撤了出来…

  「别,求求你……别停下……」

  被扔在高潮的边缘,我快哭出来了,我下贱得请求他,我要更多……

  「求求你,继续玩弄我吧……」

  「求求你,你继续玩弄我的骚穴……」我知道男人都喜欢这样淫叫。

  ……

  「啪啪啪啪……」

  「啊!!!!!!」我一声惨叫。

  伴随着电击器的声音,我的下体被猛烈的电击,身体在空中舞动……抽搐……

  ……

  终于,我又醒了过来,他告诉我说,我刚才像在跳舞。

  腰部剧烈的扭来扭去,上身不断挺动,口中吐出白沫的流在乳房上,乳房随着我的动作在胸前晃动……

  然后我居然失禁了,尿撒了一地。

  最后身体平静了下来还在微微的抽搐……

  看到地板上没来得及处理的水渍,我知道,我没有昏迷太久……

  他在把地上的尿液擦干净,在我身体下面放了一个桶?

  ……

  突然!

  我的小肚子狠狠吃了一拳……

  「啊!!!」

  下腹的涨痛突然变成剧痛……

  突如其来的压力把肛门塞冲开,灌肠液伴随着脏东西喷了出来,正好落在桶里……

  他用力拍了我屁股一巴掌。

  「啊!」,我无力的吊在空中。

  打着转……

  他收拾好东西径直离开了…

  我一个人吊在这里,微微晃动……

  吃力得喘息……

  从镜子屏风后面走出一个人,我认得他。

  嗯,我是说,我刚认识他,就是那个「绅士」

  他把我解开,替我把身上的污秽擦干净,然后把搭在小臂上的东西扔在地上。
  用下巴指了指:「穿上吧」。

  我揉着被绳子勒得生疼的手腕,仔细看了看地上的衣物:

 白色薄纱吊带睡裙、白色棉质三角内裤、透明高筒丝袜、淡粉色蕾丝袜带、
  高跟水晶凉拖……

              像得救了一样

  我赶紧穿上内裤、睡裙。

  虽然面料很透,但也让我有了一些安全感……

  「看来男人都喜欢丝袜,你打算怎么处理我呢?」

  我一边穿丝袜一边问他,经过刚才的休息,我体力恢复不少。

  他没有说话,只是笑笑。

  我又仔细的调整了一下左腿上的袜带,我很喜欢这种袜带,它让我想起了婚礼上,我丈夫在众目睽睽之下钻到我的婚纱下面,用嘴将它取下的场景……
  我小心得调整着……

  淡粉色的蕾丝袜带,紧箍在丝袜上,透过丝袜是我雪白的大腿。

  照着镜子看看,嗯,很漂亮……

  然后我穿上了高跟水晶凉拖……

  他开口说话了:「妳知道吗?妳这身打扮会让台下的观众大流口水的。」
  「什么?」

  「是的,这是一个舞台。」

  我这才注意到这个地方只有一面能看到墙,周围都是漆黑一片,下面不知有多少双眼睛正在盯着我。

  我突然想起了刚才淫荡的行为……不由的脸红起来……

  「妳脸红起来很好看。」

  「我……」

  「妳不必感到尴尬,尽情的释放真实的自己吧,妳生命也许只剩下几分钟了。」
  他彷佛看透了我的心思。

  「你是送我上路的人吗?」

  「是的!」

  「那接下来我该做什么。」

  我故作淡定,但是颤抖的声音把我出卖了……

  他没有说话,轻轻拍了拍手,两个穿着护士服的小姑娘从镜子屏风后面推出一张床,还有一个盛放工具的小车……

  我看着他们把东西布置好,从她们的眼神里我看到一丝鄙夷,也许是嫉妒吧。
  他凑到我耳边说道:「妳只要按照我的指示行动就好了。」

  我点点头。

  他突然后退一步,大声宣读:「女畜文萍,我将把妳宰杀处理,并将肉体献给台下的食客,身体的所有部分任由他人使用,这是妳最后的机会,妳是否愿意。」
  我握了握拳,点点头。

  「重复我刚才的话,完整的说出来,妳愿不愿意?」

  「我,女畜文萍,愿意接受宰杀处理,愿意把肉体献给台下的食客,身体的所有部分任由他人使用。」

  「很好!」

  「躺床上吧!」他把颤巍巍的我引到床前。

  然后把床腿轮子的剎车踩下。

  「不要脱鞋,这是一个食客的要求,他已经预订了妳的淫脚。」

  我低头看了看我的脚,因为鞋子是透 明的,所以能够清晰的看到丝袜裹着我粉嫩的脚趾,还能清晰的看到我指甲上粉红色的指甲油,真的很好看。

  那个食客会怎么处理我的小脚呢?

  也许会用她自慰吧,把我清爽的脚底变得粘滑……

  想到这里我已经迫不及待了!

  我侧身坐床边,用手撑着身体,双腿挪到床上,躺了下来……

  他走到床的旁边,隔着衣服轻轻搔弄着我的乳房……

  哦,真舒服。

  我的乳头很快立了起来……

  「哦……」

  下面不自觉又湿了。

  我的身体随着他的爱抚起伏着。

  我的呼吸开始急促起来,我感到胸中彷佛有一股闷气想要发泄出来……
  我手掌紧贴在床上,轻声呻吟。

  「嗯…………」

  他把我的睡裙掀了起来,露出我那有些肉感的小肚子,和棉质小内裤……
  我不禁打了一个冷颤。

  也许淫水已经把内裤打湿了……想到这里我赶紧支起右腿,夹住下体……
  他狡猾的从我支起的大腿下面隔着内裤揉了几下我的私处。

  「啊……」

  他淫笑着向我展示他手上的湿润,羞涩中我突然有点感动,第一次看到他的笑。

  接着他开始按摩 我的肚子,抠弄我的肚脐……

  「哼……」

  没等我细品味,他突然一拳打在我的肚子上。

  「啊!……好痛……」

  肚子钻心的疼,疼过之后快感也接踵而至……

  「彭!」

  又一拳。

  快感还没体会完,又开始吃疼。

  「哦……」

  「彭!」

  「哦……」

  「彭!」

  「啊……」

  ……

  ……

  他拳头很有节奏的打在我的肚子上,快感一波接一波的袭来。

  阴道不停得蠕动,把淫水一波一波得向外推出,打湿我的内裤……

  「哦……用力打我!打死我吧!!」我手掌紧贴着床面,挺起身体迎合着他的拳头。

  「彭!彭!彭!彭!彭!」

  「啊……好痛…………不行了,痛死了……快停下……」

  他完全不顾我的乞求继续更重的打在我身上……

  「啊……………………」

  频率越来越快,我开始眩晕……开始长长的嘶鸣…………

  汗水把薄纱睡裙紧贴在我的皮肤上,内裤上的淫水、汗水让我有种刺痒的感觉……

  最后,他也打累了,我更是一度昏死过去……

  在助手的帮助下,我很快清醒过来……

  我的肚子已经麻木,我低头看到肚皮已经被打得通红……

  内裤能明显看到潮湿的痕迹……

  他正在旁边椅子上歇息。

  看我醒了,站了起来。

  他拿出一把尖刀,看一眼就能感受到刀锋的锐利……

  彷佛多盯一会儿都会伤到眼睛。

  我知道,要开始了。

  他把我右腿分开。

  我默默握紧拳头……我想过要求给我麻醉,但是还是放弃了……

  尖刀直插进我小腿关节的缝隙,手法很巧妙,几乎没觉察到刀刃碰到骨头的生硬感……

  很快我的小腿被拆了下来。

  可能因为刀的锋利,神经刚刚反应过来,断肢处的疼痛恍然而至……

  疼痛来得稍迟,但来得很快……

  我不得不狠狠得咬着牙,生怕不小心晕过去。

  幸好助手及时给我打了吗啡。

  另一个助手则忙着给我止血……

  他把我那还裹着透明薄丝袜的小腿,连带穿着水晶凉拖的小脚,举了起来……

  粉嫩的脚趾、粉色的脚趾甲,在昏暗的灯光下显得特别醒目……

  周围稍微有一了一点动静。

  助手把我的断肢拿开,在一边熟练的处理着断口。

  刚才的疼痛让我有些脱力,我正努力的喘息,恢复体力……

  空气中的香气混杂着血的腥气,让人痴迷……

  他站到一边,手指点着耳朵里的耳机,正轻声跟谁讨论:「不行,肉畜在处死之前不允许与任何人性交…………好吧,我尽快……让他们有点耐心………
  …对,只能一个……那我管不着,为了保证肉质……好了,就这样吧」
  他走到我跟前,低声抱怨:「现在的食客素质越来越低了,还没处理完就想跟妳性交……」

  我虚弱的笑笑:「没关系,我愿意。」

  「这是规矩!」他坚决的说道。

  「我真的好淫荡。」

  「是的!」

  一个助手在给他穿好了手术服,另一个在我左腿蕾丝袜带上方打了止血带。
  我的体力恢复了一些,喘息缓了下来。

  他拿着电动骨锯走过来,我期待得看着他的眼睛……

  但他没有理会我的目光……

  两个助手想要按住我,我摇摇头。

  「没事,我可以的……」

  他摆摆手,助手们站到了一旁。

  骨锯转了起来,噪音很小。

  我能感到锯齿高速旋转搅起的气流抚在我的大腿上……

  突然!

  一声闷响,痛感从我左腿传递到我脑中,可能是因为吗啡,这一次没有我想象的那么强烈……

  血溅在他的手术服和脸上……

  「啊……」

  我舒服的叫了出来。

  我听到有些骚动声。

  但是很快被锯片切割骨头的声音掩盖了……

  随着骨头的震动,我淫水肆意的溢了出来,像小溪水,淌过我的肛门,堆积在尾椎骨附近……

  很快……

  我的左腿从大腿处被锯了下来。

  透明丝袜紧贴着雪白的大腿,大腿断面能清晰的看到淡黄色的脂肪、鲜红的肌肉和洁白的腿骨,附近丝袜的边缘点缀了零星鲜血,在淡粉色色蕾丝袜带的妆点下很完美……

  他把我的断肢捧在胸前,像是在展示……

  助手把我的断肢拿开……

  他看了看我 的状态,马上又拿出一把刀,寒气不像第一把那么咄咄逼人,在暖色的灯光下倒有点温柔的感觉……

  走到床前,轻轻的按了按我的小腹……

  「哦……」

  肚皮的麻木感消失了,现在能够清晰的感觉到他的手指在我的肚皮上游走……

  他看着我迷离的眼睛……刀尖轻轻竖在我的肚脐眼上……

  「嗯………」

  我颤抖着发出一声长吟……

  刀尖缓缓顶向小腹深处……

  肚脐周围的皮肉随着刀尖缓缓下陷……

  「呃!……」

  「崩」随着一个不易被察觉的声音,刀尖处的触感有了点细微的变化……
  「啊…………」

  肚脐被捅开一个小口,肚脐有种被切开的快美感觉。

  刀尖的阻力慢慢变小,肚皮缓缓上升,将刀身裹住……

  大半刀身被我吸入腹中……肚脐处有了湿热的感觉……

  刀尖还在继续深入,抵住我的腰椎……

  他没有冒险深入……

  「呃…………嗯……」

  「呼呼呼呼呼…」

  在吗啡的作用下,疼痛已经缓解很多了。

  但我还是因为激动急促的呼吸……

  「嗯……」

  他开始一边向下用力,一边往复切割,滋滋得割破我的肚皮。

  鲜血把刀身抹成了红色……

  肚皮的切口向外翻着,露出淡黄色的脂肪层,鲜血不断的渗出……

  腹内的肠子已经有好几截被割破捅漏,幸好肠子里面很干净没有让我很难堪……

  肚子的切口扩大到耻骨处……

  渗出的鲜血流在我已经湿透了的白色棉质内裤上……

  我激动的喘息,动情的呻吟着……

  「啊……」

  终于,他完全把我的小肚子剖开了,用手向两边扒开,肠子涌了出来……
  我挣扎着要看一看我的内脏。

  但是只能看到大肠和小肠浸在暗红色的血液里……

  也许是失血过多,我的精神开始恍惚,眼前的景物变得扭曲迷离……

  感觉很舒服……

  我的脸色一定很苍白,嘴唇也在失去血色……

  助手在我嘴唇上抹了一点水,我虚弱的动动嘴唇,让水流进嘴里,经过刚才连续的折磨,我嘴里很干渴……

  见我正在失神,他不做停歇。

  马上用骨锯把我的胳膊切了下来。

  两个助手不停的在忙,我已经没有精力仔细观察了。

  他又拿出一把像倒钩一样的刀,勾在在我肚脐的切口处,向上提起。

  倒钩处的刀刃很锋利,我听到皮肉割裂声音,刀刃将我的身体从肚脐眼一直割到锁骨的交汇处……

  乳房在重力的作用下滚向身体两边,带动上身的皮肉像衣服一样敞了开来……

  我已无力呻吟,闭上眼,用最后的一丝力气,享受着身体被破坏的快感……
  恍惚中,我感到有人把我的内裤拨在一边,什么东西在插入了我的身体,猛烈的抽插着……

  他没有脱下我的内裤,我就这样穿着还带着殷红鲜血的内裤,被人奸淫……
  在心理和生理上给我带来极大的冲击。

  我想呻吟,我想取悦他,但是已经没有力气了……

  我闻到一股熟悉的腥臭味,我的嘴被扳开……

  又是一个肉棒,从我口中突入,摩擦着我的舌头,冲击着我的喉咙……
  哦,他们以为我已经死了,所以已经开始奸尸吗……

  我不能想太多,只能把注意力全部集中在捕捉快感上,希望能在失去知觉前再次抵达高潮……

  突然,我感到阴道里的肉棒在抽搐……

  啊……他已经射了……

  肉棒抽离了我的身体……精液从阴道中流出……

  我感到一丝空虚。

  不久,我嘴里的肉棒一涨一涨,龟头顶在我的喉咙处,精液直接注入到我的食道里了……

  肉棒抽了出来,还是硬的,肉棒的主人拿着它轻轻的抽打我的脸庞,残余的精液被甩到我的脸上。

  紧接着我感到下体被插入一根冰凉的东西……

  冰凉的触感不断的深入。

  在淫水的润滑下通过宫颈,进入子宫,突破子宫,穿过大小肠,捅破胃袋,沿着食道直上……

  有人把我脖子向后掰起……

  穿刺杆顺利从我嘴中突出……

  啊啊啊啊啊啊……我在心里吶喊着。

  终于到达了高潮……

  我的阴道在有力的收缩着……

  我用尽浑身上下最后一丝力气在穿刺杆上挺动……

  我感到下体又有液体流出……大概又失禁了吧……

  「嘿嘿,我真淫荡……」

  带着满足,我的意识消失了

  咦?

  我不是死了吗?

  为什么我还能看到他们在忙碌?

  助手们在忙着摘除我的内脏,清理我的尸体……

  两个带着面具的人正看着我的尸体用我的两只丝袜脚自慰……

  一个带着面具的人正在我的头旁提裤子……

  那个我至今还不知道叫什么的执行人,站在我的下体旁边……

  接着周围的灯光亮了,台下一群人在鼓掌……

  带着高潮的满足,我飘忽忽的好像要进入天堂了……

  ………………

  …………

  ……

  …

  「文萍!!!文萍!!!」

  「……?????」

  「太阳晒屁股啦!!!」

  「……?!!!」

  「看我的爱心早餐~~」老公端着盘子踱着舞步走到床前。

  「老婆大人辛苦了,快吃完早餐,今天我陪妳逛街!!!」

  「原来是梦…」我揉着朦胧睡眼。

  「什么?」

  「没…没什么……」

  「是不是做梦梦到帅哥了?」

  「打你!」我开始有了精神,跟老公嬉闹起来。

  内心充满了疑惑:「为什么这么真实?」

[ 本帖最后由  贼仔 于  编辑 ]


美国十次啦 唐人社导航 美国十次啦香港入口 色开心五月天 开心五月天最新地址
上一篇:淫奴公主 下一篇:房东太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