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神鹰帝国未删节卷5第163

神鹰帝国未删节卷5第163




神鹰帝国(未删节卷5第163-165章)作者:九重天



作者:九重天 字数:10000

前文链接: thread-8970132-1-1.html

第163章调戏金雕夫人

「曹天娥!」

武天骄心头一震,颔首道:「当然记得,她可是我帝国的皇后娘娘……不! 她现在已经是皇太后了。怎么了?仙姬娘娘,莫非皇太后出甚么事了?」

「她没甚么事!」

万世仙姬笑盈盈地道:「不过,她倒是怪想你的!」

「想我?」

武天骄一阵错愕,旋即轻笑道:「这不可能,她怎么可能想我,仙姬娘娘说 笑了!我在京城那么久,也没见皇后娘娘……啊不!太后娘娘召见我!」

万世仙姬笑了笑,话语一转:「武三公子,自上次见你的时候,本宫就有一 件事想麻烦你,只是担心过于唐突,才没有造次。」

「哦!」

武天骄脸色微变,心头揪紧,淡然道:「仙姬娘娘武功盖世,威震天下,有 甚么事自己办不了的,何须我这个无名小卒来办?」

万世仙姬格格一笑,道:「武三公子,你也太低估自己了!说真格的,这件 事除了你,天下恐怕没第二个人能办得了!」

「只有我能办成?」

武天骄心头一凛,小心翼翼地问道:「那……不知仙姬娘娘要我办……甚么 事?」

「这件事对别人来说,是千难万难,但对武三公子你来说,却是举手之劳!」

东方雪开口说道。

「那到底是甚么事?」

武天骄皱眉道:「你们直说好了,不用转弯抹角的,我们打开天窗说亮话, 终究是什么事?说!」

东方雪略微的迟疑了一会,没有说,目光投向了万世仙姬。及至万世仙姬一 点头,她才道:「我们要武三公子给我们拔出一把刀!」

「拔出一把刀?」

武天骄怔了一怔,旋即脸色大变,如屁股遭针刺般自座上跳了起来,脱口叫 道:「万劫魔刀!」

「没错!」

东方雪正色道:「当今之世,除了武三公子你,天下怕没第二人能拔出万劫 魔刀。师尊要武三公子做得就是拔出万劫魔刀!」

说着,站起身来,两只素手轻抬,啪!啪!啪!连着拍了三掌。

三记掌响过后,武天骄倏地听到殿后侧门传来一阵细碎轻盈的脚步声,转头 望去。只见侧门的门帘掀动,从里面走出一黑一红的两个窈窕身影来。

乍见之下,武天骄身体巨震,如遭雷击,踉跄地倒退了三四步,骇然道: 「金雕……夫人,霜月……长老!」

从里面出来的是两位极其美艳的绝色美妇人,一穿黑衣,一穿红衣。一冷艳, 一妖媚,都那么的性感迷人,风情妩媚,妖艳动人。

她们非是别人,都是武天骄的旧识,穿黑衣的美妇是金雕盟的盟主,金雕夫 人。而那红衣美妇则是武天骄很久没见的神女宫三长老,断情剑霜月。

断情剑霜月是神女宫的长老,她出现在这里,并不让人觉得意外,意外的是 金雕夫人,她怎么会在这里?莫非……

武天骄猛然有所醒悟,敢情金雕夫人也是神女宫的人。神女宫的女人个个豪 杰,喜好同性相戏,这也不难解释,金雕夫人如江湖传闻那样声名狼籍了。

金雕夫人也是神女宫的人!

意外,真是太意外了!意外的武天骄简直不敢相信。无意间来到这大明湖明 月洲江山楼,竟然会见到那么多的神女宫强者。如果见到肖壁儿,即绝情剑冰兰, 只是个惊喜,那见到万世仙姬就是个恐惧了,东方雪和金雕夫人她们则让他震惊 了。

江湖传闻,神女宫的女人个个性情古怪,阴狠毒辣,手段残忍,全都是变态。 若是哪个男人不幸落入到神女宫的女人手里,那绝对是死得惨不忍睹。这一点, 武天骄是深信不已,他已经从自己的师父楚玉楼身上得到了应证。

楚玉楼的死状,至今令他不寒而栗,打从心底里对神女宫的女人,感到有一 种莫名的恐惧,特别是万世仙姬,那可是传说中接近神级的圣级巅峰强者,谁能 不惧?

数年未见,断情剑霜月仍然和在凌霄山的时候那般妖艳迷人,性感妩媚。她 一袭深红色的华丽宫装,更显得艳色如火,令人醒目。

不过,更吸引武天骄目光的是她怀中抱着的一物。那是一件红布包裹的长形 之物,不问可知,那一定是太阴门的圣刀,万劫的镇门宝刀,万劫魔刀。

「小兄弟,好久不见,别来无恙!」

金雕夫人妩媚娇笑道,声音既娇且嗲,让在场的唯一男人骨头酥了一半,真 个销魂蚀骨。

她轻挪莲步,扭着水蛇腰,婀娜多姿地向武天骄走来。人未至,一股浓烈的 香风扑而来,熏人欲醉。

金雕夫人一袭的黑色轻纱袍服,衣领低垂,让人都能看得到那深深的峰沟, 腰间的紧勒把她全身的曲线完全暴露无余,曲线毕露,让人一见不由得想入非非, 神魂颠倒。

她一身黑袍是用轻纱所织,这轻薄的浣纱哪里能遮得住那喷薄而出的美好春 光。春光被挡在轻纱之中,显得是欲隐欲现,蒙胧半遮,让任何男人见之都不由 得欲一窥究竟,恨不得双眼跳脱眼眶,跑到美人儿的身上狠狠地看个足够,看个 饱。

她或许是刚沐浴不久,那乌黑的长发半湿半干,散披在肩上,打湿了衣襟, 这让她整个人都变得性感妩媚。她这一副刚出浴的模样真是让人浮想联翩,心头 不由泛起龌龊的念头。

谁能想到金雕盟的盟主,一向以「男人」自居的金雕夫人,竟有着如此性感 大胆的一面,这显然是有意为之,存心引诱在场的某一男人。

别人若是在这时受到这样的美人垂青,一定是受宠若惊,高兴得连自己的祖 宗姓啥都忘记了,但是武天骄受到这美艳尤物的垂青,却一点荣幸的感觉都没, 反而觉得金雕夫人特危险。

「哟,小兄弟,不认识姐姐了。小没良心的,上次龙河一别,这么快就把人 家给忘了。」

金雕夫人继续娇滴滴地道,步步逼进。而万世仙姬、东方雪等女见之并未制 止,反而充满笑意地看着他们,似是存心瞧武天骄的笑话,看他如何应对?

若是以前,武天骄对美女是来之不拒,但现在,他对眼前的尤物畏之若虎, 可不敢起半点色心,只怕自己色心一动,说不定万世仙姬就把他给废了,他可不 想步楚玉楼的后尘。

武天骄暗自运转龙象神功,真气布满全身,整个人进入了警惕状态,提防金 雕夫人突然出手。

「小冤家,你好狠的心呀,真的把奴家给忘了。」

金雕夫人樱唇一嘟,美目中似是泪光滚动,一副委屈到极点的模样,就好像 是受到丈夫欺负的小媳妇一般,让人看了都不由感到心怜,恨不得把美人儿搂入 怀中狠狠地疼爱一把。

察觉到万世仙姬和东方雪她们眼中的笑意,武天骄心一横,胆气一壮,当即 脱口道:「嘻,美人儿,哥哥怎敢忘,来!来哥哥这里,让哥哥好好地疼疼你, 哥哥最是会懂得怜香惜玉了。」

身处众多神女宫高手的包围之中,他知道自己要逃是没那么容易了。既然逃 不了,那就不如索性同她们玩个痛快,难道老子会怕你不成。

横下心来,武天骄有种置之死地而后生的勇气,干脆走近金雕夫人,大笑道: 「好夫人,哥哥我会把你忘了呢,我可是日夜都想着你,不信我就对天发誓。」

「是吗!」

金雕夫人可怜怜地说:「奴家以为你真的把奴家忘了,奴家整天提心吊胆的, 想你想得茶饭不思,奴家……」

说着一模要哭泣的模样。

「我这不在吗?」

武天骄轻笑说,伸出左手,一把搂住金雕夫人的纤腰,道:「好夫人,人家 也是想死你了。」

他不敢用右手去搂她,右手可是用来防备对方的突然偷袭。

金雕夫人没有想到武天骄真的是如此的色胆包天,当着那么多人的面敢去搂 她,不怕死的程度超出了她的想象。她身子一僵,甚是不习惯突然被武天骄搂住 的感觉,但是过了片刻,她的娇躯又柔如柳枝,整个人都贴在武天骄的身上,娇 滴滴地道:「真的?不骗奴家?」

她的右手指如同兰花一般点向武天骄的眉心,看上去是情侣间在打情骂俏一 样,事实是其中隐含着的无比凶险,武天骄稍一大意,怕是八十岁老娘倒绷孩儿 ——阴沟里翻船。

武天骄早已今非昔比,又不是刚出道的菜鸟儿,现在不论是临敌经验还是智 慧,都已经是一流中的一流了。他的右手中指毫无花巧地迎了上去,大笑道: 「当然了,哥哥怎么会骗你这样的美人儿呢。」

他一点都不敢大意,一出手就是九天神剑。

剑光虽然是没有从手指中射出,但是中天剑是九剑中最具气势的一剑,这剑 一出,是势如破竹,锐不可挡,当即化解了金雕夫人的绝情一指。

纵是如此,武天骄手臂微微一麻,胸口震荡,不免心头一惊,感觉金雕夫人 的武功比起半年多年,似又更进了一步,进境好快。

金雕夫人心里也是甚感惊讶,她刚才的一指,便得是神女宫的碎玉指,用上 近八成的功力了,鲜少有人能安全无恙接下她这一指,但武天骄却接住了,而且 接得如此轻松和毫不费力。

她可不知道,武天骄如今的武功早已进级到圣武之境,超出她一筹不止。若 非顾忌到一旁的万世仙姬,她金雕夫人此举无疑于羊入虎口,武天骄会将她大奸 特奸,变作自己的「阴鼎」不待金雕夫人再次出手,武天骄哈哈一笑,道:「盟 主夫人,既然你需要怜爱,那就让本公子好好地疼疼你!」

说着,左手在金雕夫人的右边的胸峰上狠狠地揉捻了一把,大有揉出春水来 之势。

他已经豁出去了,色胆大到了极点,既然金雕夫人投怀送抱,那还客气什么?

就算金雕夫人再放荡,也没有经历过如此的场面,当众被人如此调弄,她还 是第一次经历,更何况,她可不是人旧夫的荡妇。

被武天骄这样狠狠地揉捏了一把,纵使金雕夫人从心底里如何的讨厌男人, 此时也不由得身子酥麻,心儿颤抖,既是羞涩,又是感到刺激。

她还有回过神来时,武天骄已是左手抓向她的右手,右手拢住她的左臂,来 个先下手为强,给她一个下马威,杀一杀她的威风锐气。

金雕夫人甫一失神,双手就被武天骄抓牢了,当她回过神来时,双手都落入 了武天骄的魔掌,不由心中大恨,没想到自己会在这毛头小子手中吃亏。当即真 气涌射而出,暴射向双臂,想一把震脱武天骄的双手。

武天骄早就用上了龙象真力,加上他身为男子,力大无穷,而金雕夫人又是 一个女子,先天体质上就弱了武天骄。虽然金雕夫人双臂真气一震,却没把武天 骄的魔爪震脱,他仍是紧紧地抓住她的玉臂。

武天骄如今何等功力,金雕夫人与他相差甚远,只觉自己的真气如同蜉蚍撼 树,泥牛入海,丝毫不能令武天骄的双手松动,不禁心中大惊。

周围的几个女人可都是一等一的高手,万世仙姬就不必说了,绝情剑冰兰、 断情剑霜月、东方雪三人都看出金雕夫人武功修为差武天骄太多,这一「投怀送 抱」之举,已是吃了大亏。

绝情剑冰兰与金雕夫人关系非线,见她吃亏,可不能袖手旁观,连忙上前喝 道:「三公子,你可不能对夫人无礼,还不放开她!」

武天骄现在正是进退两难,放不是,不放也不是,冰兰这么一喝,当即来个 顺水推舟,大笑道:「好,心肝壁儿,照你所言,我就放开她!」

话落,双手一甩,把手上的金雕夫人甩向了冰兰。

看到金雕夫人飞来,绝情剑冰兰想也不想,素手一抬,已接住金雕夫人的身 体。哪知,手一触体,猝觉一股无比凶猛的力道传来,不禁大惊,忙运力相抗。

原来武天骄暗中使了个坏,运上「隔山打牛」神功,将近十三重天的龙象神 功依附到金雕夫人身上,推向绝情剑冰兰,欲一试这位神女宫二长老的功力如何?

第164章大送秋波

绝情剑冰兰能身为神女宫二长老,可不是浪得虚名。一接之下,虽然有点猝 不及防,但在她强横的功力修为下,硬是抗住了武天骄依附在金雕夫人身上强大 劲力。但纵是如此,她脚下立足不住,踉跄地倒退了三步,上身摇晃,脸色略微 的苍白。

金雕夫人浑然无事,身上一点伤都没有。她可从来没有吃过如此大的亏,不 仅被武天骄吃豆腐非礼,更当着那么多的人面被甩了出去,又气又怒,叫道: 「臭小子,今天我非杀了你不可!」

她身影暴起,如同一头雌豹般扑向武天骄,双手疾抓,嗤嗤有声,指间射出 了道道阴劲,已然使用了神女宫另一绝学:百步追魂阴手。

武天骄不敢怠慢,疾展移形换影身法和千步擒龙手,连闪带攻,抓扣锁拿, 五管齐下。霎时间,大殿上人影腾飞,倏分倏合,金雕夫人和武天骄激斗到了一 起。

两人以快对快,以攻对攻,转眼间,已斗了二十几个回合。

猛然间,嘶!嘶!两声衣服碎裂的声音响起,两团衣片飞舞在了空中。金雕 夫人双臂上的衣袖被武天骄撕去了两幅,露出了欺霜赛雪的粉臂。

见此,东方雪、绝情剑冰兰、断情剑霜月都不禁脸上变色,大殿高座上的万 世仙姬再也坐不住了,忽地站了起来,喝道:「住手!」

人影倏分,武天骄神色自若,面含微笑。而金雕夫人则脸色通红,气恼无比, 眼中充满了不服。她还想再斗,但万世仙姬已经发话了,她再有胆,也是不敢, 目注着万世仙姬,道:「师父……」

师父?

武天骄吃了一惊,旋即心头恍然,瞅着万世仙姬道:「原来……你们是师徒?」

万世仙姬微微颔首,含笑道:「本宫一生之中,总共收了三十七个弟子,素 倩是我的第二十一位弟子,她的武功虽然不是最高,却是众弟子中最有才华的一 个。」

说着,转向金雕夫人,轻斥道:「素倩,三公子处处让你,你别不知好歹, 他刚才要想杀你,你都不知死多少回了!还不退一边去!」

金雕夫人嘟起了嘴,气鼓鼓的如同可爱的小女孩一样。虽然不报气,却也知 道自己确是打不过武天骄。只得退到一旁,心中纳闷:「上次在龙河上和这小子 交手,他的武功没那么高,被我打得落水而逃。怎么隔了半年,我都不是他对手 了?这怎么可能?」

大殿中瞬时安静了下来,气氛也变得凝重起来。万世仙姬面纱上的一对凤目 神光闪烁,凝视着武天骄,道:「三公子,你是本宫迄今为止,所见过的最罕见 的武学天才,以你弱冠之龄,功力修为便已达到圣武之境,当今之世,除了老一 辈之人,年轻人之中,无从能与你比肩!」

武天骄自嘲地笑了笑,道:「仙姬娘娘,您是在赞我,还是在笑话我?照您 这么一说,我都要赶上您了?」

「假以时日,你不但能赶上本宫,就是超越本宫也不是难事!」

万世仙姬凛然道:「三公子,本宫这可不是在称赞你,而是以你的年龄和武 功修为,确是古今罕见。只是我有点不明白的是,以你的年龄,就算从娘胎里开 始练功,也不可能达到此等境界,你是不是吃过激增功力的丹药或魔丹之类的东 西?」

闻言,武天骄张了张嘴,半响说不出话来。类似的问题,别人问过他,他也 曾问过自己,却无勇气去问最怀疑的对象,武赛英。

他害怕,害怕自己真吃过魔丹之类的东西。传闻吃过魔丹之人,虽然能获得 超强的功力,却也因魔丹令身体产生异变,变成半人半兽的怪物。不过,让武天 骄安心的是,他至今身体没有什么变化。

万世仙姬缓步到了武天骄近前,围着他转了一圈,频频点头道:「从你身上 散发的气息来看,本宫可以确定,你之所以有今时今日的武功修为,一定是吃过 魔丹。」

啊!武天骄脸色大变,骇然道:「我……当真吃过魔丹?」

「不然,你何来的如此功力?」

万世仙姬淡然道:「武天骄,你十二岁到达京城,进入晋阳王府,受到武天 虎毒害,中了九幽阴魂掌,是武赛英母女救了你。据本宫所知,九幽阴魂掌是阴 间道的阴邪之功,中者基本无救。但武赛英却能救活你,她是怎么救活你的,你 就一无所知吗?」

「这个……我……」

武天骄呐呐的不知说什么是好。当年武赛英是怎么救的他,他还真的一无所 知。这一直是他心中的疑问,自那次险死还生之后,他就感觉自己脱胎换骨,练 武事半功倍,力气超于常人,这一切,只怕也只有武赛英能对他解释的清楚了。

看到武天骄说不出话了,万世仙姬微微摇了摇头,道:「武天骄,你能够轻 松获得赤龙兽,就不觉得奇怪吗?你就没发觉,自己身上的气息和你的坐骑赤龙 兽十分相似吗?」

沉吟一会,武天骄点了点头,道:「仙姬娘娘,您到底要对我说什么?不错, 我身上的气息是和赤龙兽相似,但这又说明什么?」

万世仙姬格格一笑,道:「这就说明……武赛英给你吃的魔丹就是赤龙魔丹!」

「赤龙魔丹!」

武天骄大惊,脚下不由退了一步,盯着万世仙姬,骇然道:「你胡说!」

惊骇之下,他也不称万世仙姬「您」了。对此,万世仙姬也不介意,淡然道: 「是与不是,想来你自己心里多少有几分清楚。武天骄,本宫就对你直说了吧! 二十多年前,『袖里乾坤』武赛英和我一道进入到魔兽森林深处,在一座火山谷 中,我们联手搏杀了一头千年魔兽赤龙。杀死赤龙后,本宫亲眼看着武赛英挖出 赤龙魔丹,占为已有。赤龙是世间罕有的魔兽,没有见过赤龙的人,不知道赤龙 身上的气息是何样的。但本宫见过。武天骄,在大元城第一眼见到你的时候,本 宫就感觉到你身上的赤龙气息,由此断定,你吃过赤龙魔丹。」

她越说,武天骄越惊,不信地道:「你……胡说,我……真要吃了赤龙魔丹, 那我……现在为什么一点事都没有?我姑姑……她不可能给我吃魔兽内丹,她不 会害我的!」

「你确信?」

万世仙姬冷笑地问道。

「我……我……我我……」

武天骄张大了嘴巴。「我」了半天也没我出什么来。

见此,万世仙姬冷笑道:「武天骄,你就别再自欺欺人了。武赛英是什么人, 本宫比你清楚,或许是因为她对你有救命之恩,又传你武功,你不敢也不想把她 往坏处想。事实上,武赛英心如蛇蝎,阴狠毒辣,正因为她如此,乾坤宫主乾坤 圣母对她不喜,不愿将乾坤宫主之位传给她。她给你吃下赤龙魔丹,是何目的, 本宫不清楚,但不怀好意是肯定的。至于……」

她顿了一顿,继续缓缓地说:「你吃了赤龙魔丹后,身体没什么变化,这个 本宫不甚清楚,或许是因你修炼龙象神功之故,将赤龙魔丹的魔力炼化吸收,去 芜存菁……」

说着,她又微微摇头,道:「照理说,服食魔丹之人,功力相当狂暴,可本 宫发现你的功力相当纯正,可能也是你修炼了天鼎神功之故,吸取了众多女子的 元阴,中和了赤龙魔丹的炎阳之气,阴阳调和,相济相生,你泄出的元阳之中, 含有赤龙魔丹的精华,无形中,你身边的女人将你体内的魔丹分化了。或许是正 另为这样,你才没有变成半人半兽的怪物!」

闻言,武天骄渐渐心安,将信将疑,心中寻思:「难道武赛英姑姑真给我吃 了赤龙魔丹?」

他对武赛英救自己的那一次,一直是懵懵懂懂,觉得自己好像做了一场梦。 梦中自己似被火烧,却又激情四射,好像与两个女人颠鸾倒凤,疯狂缠绵……至 于那两个女人是什么样子,却怎么也想不起来。

梦醒后,一切都没变,变得是自己的身体,不怕冷,不怕热,还有……武天 骄下意识地低头,瞅向自己的下档,感到自己的「小兄弟」一跳一跳的,心想: 「一定是了,如果赛英姑姑没给我吃魔丹,我的『小兄弟』断然不可能变得如此 之大!哼!回到风堡后,我一定要找赛英姑姑问个清楚!」

看到武天骄惊疑不定的神色,万世仙姬微微一笑,柔声道:「三公子,不知 本宫说得对不对?」

莺语入耳,武天骄心神一震,道:「啊……对对!啊!不对!不对……也对 ……」

他一会说对,一会说不对,让在场的女人都不禁莞尔,断情剑霜月娇笑道: 「三公子,我看太上宫主说得全对,你若非是吃了赤龙魔丹,你那宝贝怎么会那 么大,那么长,在凌霄山的时候,奴家可是……格格,至今回味无穷啊!」

说着,向武天骄一抛媚眼,大送秋波。

第165章拔是不拔

骚货就是骚货,不管什么时候,什么地点,就是当着万世仙姬的面,断情剑 霜月也改不了她淫荡的本性,向武天骄卖弄风情,比之青楼女子还要的骚。

只是,武天骄现在脑子一片混乱,纵是艳色当前,他也没心情去理会,何况 他对霜月长老并不来电。霜月的一番卖弄丝毫没引起他的注意,对万世仙姬道: 「仙姬娘娘,您……要对我说得就是这些吗?」

「当然不是!」

万世仙姬微笑道:「三公子,本宫只是向你提个醒而已,并无挑拨离间你和 武赛英关系的意思。今天本宫见你最主要的目的,就是请三公子帮本宫拔出这把 刀!」

说着,向霜月一递眼色,霜月立时会意,打开了怀中的长形包裹,露出了里 面通体泛黄的鞘刀,四尺见长,果真是万劫魔刀。

万世仙姬拿过万劫魔刀,递到了武天骄跟前,柔声道:「三公子,就请你拔 出这把刀吧?」

武天骄呆呆地瞧着递到眼前的魔刀,浑若未觉,半响没有反应。及至万世仙 姬再说了一遍,他才惊醒过来,疾退了一步,盯着万世仙姬道:「魔刀……怎么 在你手里?曹天娥呢?对了,还有寒梅长老呢?」

「看来三公子还中有情有义之人,知道问本宫那孽徒!」

万世仙姬凛然道:「天娥这丫头,她算是本宫众多弟子当中,最有天赋,悟 性最高的弟子,她的武功也是最强的,本来本宫还想传她衣钵,寄望于她成为我 神女宫将来的倚仗,无奈她狼子野心,连我这个师尊也不放在眼里,本宫只能让 她面壁思过。」

「面壁思过?」

武天骄感到迷茫,心中疑惑:「难道这几年来,曹天娥一直深居皇宫,足不 出宫,就是受到了万世仙姬的禁令,在宫中面壁思过吗?真要如此,那这万世仙 姬也太厉害了,连帝国皇宫也成了神女宫的禁地!」

想到此,不禁激灵灵的打了一个冷战,心底直冒寒气。

看到武天骄身体颤抖,万世仙姬眼神中满怀笑意,温和地道:「三公子,你 很冷吗?现在春寒料峭,你要多注意保暖,多穿衣服,千万别冻着了!」

这么关怀的话语从万世仙姬口中说出来,若是听在别人的耳朵里,定然是倍 感温暖,但听在武天骄的耳朵里,反而觉得更冷了。觉得面前的万世仙姬仿佛就 是一条美女蛇,自己稍不留神,便会被她连人带骨,吞得连骨渣子都不剩一点。

武天骄下意识的又退了一步,勉强地笑了笑,道:「多谢仙姬娘娘关心,我 不冷!我想知道,寒梅长老……她现在在哪里?」

「怎么?三公子很想见到寒梅长老和天娥吗?」

万世仙姬轻笑道:「如果你想见到她们,不妨跟本宫一道回神女宫,本宫会 让你见到她们的!」

「不……不了!」

武天骄连忙摇头道,心说:「跟你回神女宫,开什么玩笑,我还想多活几年 呢!」

他隐隐感到万世仙姬说得有点不对,但至于哪里不对,却说不出来。

这时,万世仙姬向前行了一步,再次将魔刀递到了他面前,道:「就麻烦三 公子将此刀拔出来吧?」

武天骄有些木然地接过了魔刀,入手沉重,但比起他的龙魂宝刀和皇者之剑, 却是相去甚远。拿着魔刀,武天骄迟疑不决,心中暗想:「我真的要帮她们拔出 万劫魔刀?」

看到武天骄犹豫不决的表情,迟迟没有拔刀,旁边的东方雪忍不住了,上前 喝道:「武天骄,我师尊让你拔刀,你还不赶快拔出来,犹豫什么?」

「真要拔出来吗?」

武天骄自嘲地笑了笑,冲万世仙姬道:「仙姬娘娘,万劫魔刀乃是武林凶器, 不祥之物,百年前,万劫门因它而覆灭,万劫门主古啸天因它而丧命,仙姬娘娘 要在下拔出魔刀,就不担心魔刀出鞘,为您神女宫带来无尽的灾祸吗?」

这话让在场的人无不心凛,谁也不觉得武天骄是在危言耸听。万劫魔刀之所 以称为魔刀,是因其杀气太重,死在魔刀之下的武林人不计其数,可谓饮尽天下 英雄血。江湖传闻,魔刀出鞘,天下浩劫。此番万世仙姬要武天骄拔出万劫魔刀, 当真要引发一场武林浩劫吗?

万世仙姬目光凝重,略微迟疑了一会,但仍道:「要你拔,你就拔,说那么 多废话干什么。如果我神女宫真因此魔刀而覆灭,那也是天命使然。」

「魔刀出鞘必见血,仙姬打算用谁的血来祭奠魔刀?是我吗?」

武天骄凛然道。

此言一出,人人变色。在场的人之中,除了武天骄,都是神女宫的人。如武 天骄拔出魔刀,那毫无疑问,祭奠魔刀之人就是武天骄了,万世仙姬不可能拿自 己的门人弟子来祭奠魔刀!

万世仙姬没想到让武天骄拔出磨刀是那么的难,推三阻四的,说出一大堆的 理由。饶是她再有涵养,也不禁有些恼怒,双目寒光一闪,凛冽如刀,盯着武天 骄道:「你到底拔还是不拔?你放心,本宫是不会拿你祭奠魔刀的!」

武天骄哪肯信她,心中思量:「当年曹天娥曾言及,万劫魔刀关乎着万劫魔 君古啸天建造的地下魔宫,而魔宫就在凌霄山百花谷的地下。曹天娥说过,要进 入地下魔宫,首先就要有魔刀,万世仙姬要我拔出魔刀,难道她想进入万劫门的 地下魔宫?」

想到此,武天骄心中一横,反将魔刀递还给万世仙姬,道:「仙姬娘娘,万 劫魔刀杀气魔性太重,恕我不能拔出它,您还是另请高明吧!」

他这一大胆举动,令在场的人均感愕然,谁也没有想到他竟敢驳万世仙姬的 面子,这简直是不要命了x情剑冰兰吓得心砰砰直跳,似欲跳出腔口,额上冷 汗直冒,紧张万分,真担心武天骄此举会激怒万世仙姬,小命不保。

让人没有想到的是,万世仙姬在错愕了一阵后,非但没有生气,反而格格笑 说:「好!好!三公子果然英雄少年,胆气可嘉。既然三公子不愿拔出此刀,那 本宫就奖此赠送与你。」

甚么?

不仅是武天骄,就连东方雪她们也是吃惊万分,以为自己的耳朵听错了。东 方雪脱口道:「师父……」

万世仙姬一摆手,淡然道:「万劫魔刀,也只有修炼过天鼎神功之人才能拔 出来。本宫留着拔不出来,等于是废铁,倒不如送与三公子。也许魔刀到了三公 子的手里,能发挥出它应有的作用也不一定!」

「真送给我?」

武天骄将信将疑,不知万世仙姬打得什么算盘?

「本宫说话算话,从不骗人!」

万世仙姬微笑道:「以本宫的身份地位,难道还会诓你不成?」

「你送给我,我也不要!」

武天骄断然拒绝,将魔刀抛给了断情剑霜月,道:「天色不早了,我也该告 辞了!」

说罢,转身就走,走得那个快啊,转眼不见了踪影。

东方雪等人想要去追,却让万世仙姬拦住了,道:「让他走吧!」

金雕夫人急得一跺脚,道:「师父,就这么放他走了?」

万世仙姬瞪她一眼,轻斥道:「不放他走,难道还要强行将他留下来?他既 然不想拔刀,那就随他去吧!」

「可是……」

金雕夫人皱眉道:「那魔刀怎么办?他不拔出来,我们有也是无用啊?」

万世仙姬冷笑道:「放心,他会拔出魔刀的,那是迟早的事。素倩,雪儿, 霜月,你们三人带上魔刀,赶去风城,就在风城住下来,一定要让这小子拔出魔 刀!」

「是!」

金雕夫人、霜月齐声答应一声。东方雪却甚是迟疑,蹙额道:「师父,弟子 ……要赶回国内,怕是不能在风城逗留下来。」

万世仙姬微微颔首,道:「如今修罗大军围困天京,神鹰帝国危在旦夕,一 旦天京沦陷,战争随时都可能波及我朝。雪儿,你赶着回去调动兵马,布置兵力, 这是理所当然的,只是,女皇陛下要你找得皇子找到了吗?」

东方雪神色黯然,叹气道:「不瞒师尊,秦武已死,想要找到小皇子怕是比 登天还难。弟子无能,不仅没有找到小皇子,还把公主给……等到了风城,要回 公主后。弟子立即启程回国,亲自去向女皇陛下请罪!」

「女皇陛下宽厚仁慈,不会因你这点小小的失误而降罪于你!」

万世仙姬淡然道:「没找着小皇子,也许是天意,上天不愿女皇陛下和小皇 子那么快母子团聚。雪儿,你就放心回国吧!寻找小皇子的事,就交由为师吧!」

「师父,您……要帮弟子寻找小皇子?」

东方雪又惊又喜,简直有点不敢相信。

万世仙姬含笑道:「你是我弟子,如今修罗人快要打到我国门了,你身负国 家安危,为师不帮你帮谁?小皇子的事就交由为师,为师一定帮你找到他!」
上一篇:浪剑淫心01~02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龙后黛理尔第一季完~第二集1~4_古典武侠_激情