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龙血沸腾7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龙血沸腾7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作者:Mr.Go 前文:viewthread.php?tid=8987016&page=1#pid93947086 字数:13981

第七章骑士姬的击技教室

身为翡冷翠的女人,三位老板娘和两个外援美女每天都是相当忙碌的,她们 不仅要练习关乎粮食和金币的《瑜女心经》,更不能放松原本掌握的能力的锻炼。

海伦要师从崔蓓茜学习战歌,歌坦妮要打熬剑技积攒斗气,凝玉因为幻术不 具有实际杀伤力,没有多加锻炼,但是每日时光都耗费在打理翡冷翠领地事物中, 一应钱粮,包括对三百童男童女的调教,都由她一手抓起,根本没有闲暇空余。

比较起这四个大美人来,艾薇尔就闲得多了。虽然她是水系魔法师,按理也 是要冥想积攒魔力或者研究魔法的,但是其实身为美人鱼公主,在海底王国从来 都是锦衣玉食的生活,也没人指望她上阵杀敌,所以艾薇尔的水系魔法自然也是 稀松平常,全是仗着天生亲近水元素的种族天赋吃饭,也就是在比蒙王国这个魔 法荒漠能露两手,一到真阵仗,比如那次大战两百熊地精,不免就露了马脚。

刘震撼本来对艾薇尔抱有极高的期望,结果亲眼见识过后后,也散了这门心 思——艾薇尔发射水箭的速度连小猪崽喀秋莎都比不了,杀伤力更是天差地别, 也就比胸罩岛上的水箭兔强上一点。她的魔法水平除了用贝壳做几个中级魔法卷 轴,效果还算看得入眼,平常再难有用武之地。

翡冷翠男爵领才建立半年时间,民心未定,诸般事项都需理顺,安抚民众才 是领主的正务。然而翡冷翠是比蒙帝国面对桑干河南岸广袤多瑙大荒原的前沿阵 地,带队剿匪就成了刘震撼目前最为紧要的任务,相比之下,内政统统扔给善于 持家的凝玉以及老成持重的安度兰长老。

同样身为领主夫人的艾薇尔,在无意磨练枯燥的魔法后,自告奋勇做起了领 主夫人的本职工作——团结群众,而且效果拔群。

「我有特别的抚民技巧。现在我可以用我的嘴巴、阴道、肛门、双手、乳房 甚至头发同时为七名领民服务,这叫『七妓下天山』。」艾薇尔说起工作成绩时, 得意之情溢于言表。她金色的瀑布长发被精液干燥后结成的斑块凝固成一缕缕。

每天早晨还是干干净净,一整天马不停蹄地滥交下来,头发就会变成这副尴 尬模样,即使艾薇尔已经尽力把精液都吞入肚中。

在被询问起生活问题时,翡冷翠的附庸族民众们对生活都充满了信心,对以 李察领主为核心的翡冷翠男爵领政府抱以绝对拥护的态度。

「感谢慷慨的领主大人,我在老伴儿去世后已经有好几年没有尝过女人的味 道了,来了翡冷翠之后能肏到艾薇尔夫人这样从未见过的美人,就算去见坎帕斯 也值得了!」这是一位年老的匹格族牧民,接受采访时的他刚参加艾薇尔的「走 访」活动,看他面色红润大气不喘的架势,肯定还能再活个十年二十年不成问题。

「感谢美丽的领主夫人,我刚刚告别了处男,而且分别在艾薇尔夫人的嘴巴、 阴道和肛门中各发射了一次!从此妈妈再也不用担心我的性经验了!」这是一名 昆克族臭鼬青年,脸上还挂着青春痘。昆克族因为天生体味浓重,婚姻问题一直 都是大老难,打光棍的青年比比皆是。不过在翡冷翠培植了千叶茑萝后,昆克族 发现了「吸香红豆」,也就是千叶茑萝的种子具有吸收体味的功能后,昆克族的 体味问题逐渐得到了解决,冬季参加群体性活动的积极性也提高了许多。

「切实解决群众的性需求,是我等领主夫人一直致力的目标。根据统计数据, 上个季度,翡冷翠的成年男性领民已经全部告别了处男,并且有超过63% 的民 众在正常的性交外还享受过口交或者肛交中的至少一种,超过34% 的男性领民 有在领主夫人的阴道内射的经历,超过57% 的成年女性领民与李察领主发生过 性关系,21% 的女性领民有被内射的经历。」凝玉看着精心统计得来的账目, 分析着下一季度的工作重点。

「在这一个季度中,我们考虑到冬季闲暇,民众缺少娱乐的情况,要在巩固 已完成的工作的基础上,积极进取,争取把上述四项重要指标各提升20个百分 点,以有效缓解民众对于过冬问题的忧虑以及争取民众对于新生翡冷翠政权的支 持。」在展望着未来时,以凝玉为代表的领主夫人们充满了信心。

「总之,翡冷翠的物质建设和精神建设需要『两手都要抓,两手都要硬』, 充分体现翡冷翠『共产共妻』制度的优越性,争取在新一年中为新一轮建设打好 基础!」翡冷翠领主,龙祭祀李察。震撼。刘充满革命豪情地总结道。

翡冷翠现在的情况是精神建设明显超过了物质建设,刚刚依靠着女肉保障了 粮食基本储备的翡冷翠,在「色情服务」行业上的发展则完全跟不上经济发展的 需求。五大美女日渐繁忙,抽空接客也无法带来多少收入,于是刘震撼干脆停止 了五十金币一次的单独接客,转为专攻高端市场,将套餐内容变为她们卖淫的主 要服务方式。

不过毕竟是冬季,往返的行商在春汛过后才会迎来第一波「春运」,翡冷翠 的艳名也需要时间发酵。目前,翡冷翠虽然在妓女质量上胜过一筹,但是在服务 多样性上跟人类国度中闻名的性都「德昂歌湾」无法比肩。

不过,路是一步步走出来的,谁也不能一口吃成个胖子。

「道路是曲折的,前途是光明的。」李察掠掠染成金色的不等式发型,补充 道。

相比较于刚刚达标的粮食库存与缓缓迈步的经济发展,翡冷翠的军事发展则 相对乐观,准确说是相当乐观。

翡冷翠的军事力量现阶段由两大梯队组成,第一梯队由潘塔族、道格族、河 马族、猛犸族精锐战士组成,经过刘震撼开发的体能训练后,全身的脂肪都变成 了精壮的肌肉块,每天要用重达半吨的原木捆做卧推,剽悍之气扑面而来。第二 梯队则由举族投奔的熊地精奴隶组成,因为原本是土著匪徒,来翡冷翠之后进行 的主要也是苦力工作,军事训练就不那么紧凑,看起来仍然匪气十足。

不论翡冷翠民兵的训练情况如何,装备跟不上总是不争的事实。红土高坡周 边没有铁矿,钢铁无法自炼。如果依靠贸易,钢铁属于国家重点物资,自由贸易 的分量有限,价格也贵得离谱。武器可以将就,但是防具一定不能马虎,这可是 关乎性命的大事。

艾薇尔在多瑙大荒原的一种野生葡萄上找到了答案。

海底王国也缺乏钢铁,皇家卫士们使用的盔甲是巨大的甲壳磨制的,大型甲 壳生物稀少而且危险,所以即使是甲壳盔甲也是传家宝一样,父传子,子传孙, 不可能装备到大兵的级别。于是普通的士兵们是怎么保护自己的呢?

答案是海草。海中有一些特别坚韧的海草,士兵们的家人会把这些海草编织 成盔甲,让士兵穿在身上。给心爱的男人编织海草盔甲也是在海底国度的女人中 流行的示爱手段。

没吃过猡莎兽肉,总见过猡莎兽跑。艾薇尔尝试了一阵子,便找到了用野葡 萄藤编织藤甲的窍门。一段时间后,她甚至可以用经纬线以及不同颜色编织出简 单的图案。

虽然女性领民们响应艾薇尔领主夫人的号召,用野葡萄藤编制出足以防御刀 砍斧斫的藤甲,外面再用千叶茑萝花汁染成金灿灿的颜色,几可以假乱真,这副 土味道十足的架势还是让大家闺秀歌坦妮深深为之不屑。

不过这些藤条在刷了一层猡莎兽的脂肪油,又在阳光下暴晒之后,藤甲的坚 硬度远远超过了她的想像。即使是翡冷翠第一大兵器。熊人维埃里骑士的车轮大 斧也不可能将这种盔甲全部斩开,野葡萄藤的经纬纵横连接起来的藤甲和大斧相 撞时,甚至能爆出一团火星。

对于这项甚至能改变比蒙军队的发明,歌坦妮仍然坚持自己的理解,这种藤 甲简直是作茧自缚的一种创造。

为了这事,艾薇尔和歌坦妮大吵了一架。

歌坦妮果然是贵族中的贵族,词锋之锐,远不是艾薇尔所能及,就一句话, 差点噎死了美人鱼公主。

「浸了油的藤甲虽然坚硬,但是根本不能遇火。我请问公主殿下,如果敌人 使用火箭怎么办?这种藤甲饱含大量的油脂,一定非常易燃。对阵人类的魔法师 就更不用说了。火系魔法中最简单的火球术就可以杀死一个最伟大的比蒙战士了!」

歌坦妮可是经过严格的军事训练的,她的话就像是一个霹雳,砸在艾薇尔脑 袋上。

熊人维埃里也是行伍出身,对于这种假设深表赞同。

两个专业骑士的专家级论断让忙活了许久,准备给刘震撼一个惊喜的艾薇尔 大为丧气。原本准备将这项发明呈报给神庙的崔蓓茜,也被天鹅女骑士这话震撼 住了,彻底打消了上报的念头。

全翡冷翠,只有一个人支持艾薇尔,肯定了她这项发明的价值。

「别听他们的,他们懂个屌啊?这辈子这只穿这一件盔甲了。」刘震撼拉住 了艾薇尔往后缩的手,翻转过来,爱怜地抚摩着。

刘震撼的眼眶顿时湿润了。

这双白皙的小手上,裂开着几道醒目的血口。

安度兰长老在晚上聚餐时,听艾薇尔说起了白天的争论。

「我还以为是多大的事情。」他早就知道艾薇尔在偷偷给心爱的李察编织藤 甲了。

「把大家都叫过来,我帮你解决。」

艾薇尔心中的阴霾立刻云消雾散,在安度兰长老的脸上「啪」地留下一个吻 痕,像一只欢快的云雀一样转身跑掉了。

「都是一群不学无术的草包!」

安度兰长老看着面前围着桌子坐了一圈的小年轻,顿了顿手中的拐棍,劈头 盖脸先骂了一通,方才指了指壁炉中燃烧的火焰。

「火焰的本质是什么?火系魔法不算。」

「高温。」歌坦妮知道安度兰长老是要给艾薇尔翻案的,但是她对于自己白 天做出的判断很是自信,于是不假思索道。

「错。霍比特半身人厨子,他们开发出一道新的菜肴,把你的肉收拾干净, 腔子里塞入一只小羊,小羊肚子里再塞一对儿鹌鹑,撒上香草,放在蒸笼里蒸。

水蒸气能够把鹌鹑蒸熟,也是高温,难道水蒸气和火焰本质相同?」

「水蒸气温度不够高而已!」歌坦妮嘴硬道。

「海底有许多的火山,火山喷发出来的岩浆会让海水瞬间沸腾,但是庞大的 水压使得沸腾的海水远比地表的沸水温度更高,甚至连铅和锡也会在这种高温中 融化!但是就是没有火焰。」艾薇尔得意洋洋地说。这稀奇的「海底景」,听得 大家眼睛都瞪圆了。

「很好。高温确实是火焰的一种特性,但是并非本质。燃烧才是火焰的本质。」

安度兰长老赞许的捏了捏艾薇尔的奶子。

「那么谁知道燃烧的要素有什么?」

「燃料。」维埃里道,青铜骑士想起了比蒙帝国军队中配发的不给力的燃料 油。

安度兰长老点头。

「火种。」凝玉道。

「准确说是达到燃点的温度。」安度兰长老点头。

「氧气。」这是刘震撼,小学常识课的内容,他还没忘光。

这个回答激起了安度兰长老惊奇的目光。

「没错,燃烧时非常重要却一直被人忽视的要素,氧气。人类国度有一名叫 做拉瓦锡的炼金术士用实验证明了氧气,而非空气,是燃烧的要素之一。」

「他一定是个聪明绝顶的人。但是为什么我们没听说过他的名字?」崔蓓茜 问道。

「他卷入了一场宫廷动乱,被砍掉了脑袋,就在试验成功后不久。」安度兰 长老叹了口气,「言归正传,想要燃烧,三要素缺一不可。如今,藤甲就是燃料, 敌人的火箭就是火种,那么只要隔绝氧气,就足以防火。」

「可是你有什么办法把人周围的氧气抽走?」歌坦妮问。

「不用抽掉氧气,只要把氧气和藤甲隔开就好。库房里不是堆了很多从艾薇 尔身上剥下来的皮么?把这皮用鱼鳔胶粘在藤甲表面,中间不留空隙,氧气进不 去,自然就不会起火。皮子本身富含的水元素也会抵抗低级火系魔法。」

「啪!」刘震撼猛地一拍手,「还是您老看得清楚,真是『家有一老,如有 一宝『,我这就派人实验!」

「如果确实能解决防火问题,我一定要把这种发明上报神庙,这会给比蒙王 国的武备带来巨大的改变!」崔蓓茜激动地说。

「多瑙大荒原盛产野葡萄藤,那翡冷翠岂不是多了一个来钱的路子?!」海 伦尖叫道。到底是最精明的福克斯族,海伦一下就闻道了金币的味道。

实验用的藤甲很快便做好了,只是一件胸甲,正面严丝合缝地糊上了艾薇尔 胸前剥下来的皮子,乳头乳晕都清清楚楚。当初肉身布施大会之后,这种皮子在 女肉上剥下来很多,统统硝好了存在库房里。几位美女的皮子细腻紧致,却比较 薄,远不如猡莎兽的皮子耐磨,所以也派不上什么用场,扔了却也可惜。如果能 用在藤甲上,自是一件好事。

维埃里举着藤甲,刘震撼亲自拿着火把在藤甲外面灼烧,烧了好一会儿,直 到外皮皮子发黑焦臭,藤甲也没有燃烧的意思。海族体内水元素丰富,皮肤很难 烧着。看来,想点燃藤甲,必须先把外面的美人鱼皮彻底烧光才行。

虽然用心编织在藤甲上的贝壳和鲸鱼图案被遮挡住了,但是爱人身上套着的 盔甲有一部分材料是自己的皮肤,就好像自己在保护着这位灵魂的伴侣上阵杀敌 一样。

事实胜于雄辩,这个实验算是把改进型藤甲的可行性彻底证实了。

艾薇尔笑了,很小女人,很美。

「我是远东海族,虽然不会水系魔法,但是皮肤富含水元素,也可以阻燃。」

凝玉说。

海伦嫉妒地嘟起了嘴,她觉得艾薇尔瞅着她的眼神就好像自己成了败军之将。

凝玉赶紧安慰她,说可以用她的狐尾给李察做盔甲装饰,火红火红的,一定 很威风。

虽然在这件事上,歌坦妮因为自己的高傲和独断吃了亏,但是天鹅族天生的 骄傲还是没能全部收敛。

一次歌坦妮旁观翡冷翠民兵的演练后,点名要与东方武技精深的古德单挑。

几个回合之后,古德就被歌坦妮的木剑砍翻当场。虽然与古德没掏出压箱底 的绝技有关,但是这个结果还是很能说明问题了。

刘震撼按住了蠢蠢欲动的贝拉米和科里纳,客客气气地请武技高超的歌坦妮 担任翡冷翠民兵教官,而崔蓓茜导师的守护骑士,彼尔族熊人战士维埃里担任副 教官。

可是听了几次歌坦妮的指导,刘震撼的眉毛就扭成了麻花。

歌坦妮师从人类中颇为有名的银霄剑圣亨利,一身银霄斗气登堂入室,一手 十字长剑也是堂堂正正,她精巧的剑法充满了华贵的气息,在一身白银质的斗气 配合着下,尤其是在打斗中,一头白金色的柔顺长发在风中飞舞,煞是好看,但 是,偏偏跟刘震撼之前一直跟民兵强调的「一击必杀」不是一个路数。

「这一剑砍胸口干啥?哪个骑士不是胸口板甲最厚?应该砍腋下。还有这一 剑,刺小腹有什么用?那里有裙甲。记得刺大腿内侧。」

看了一阵,老刘肚子里的坏水就忍不住泛了起来。

歌坦妮听见他的话,只是翻了个白眼,估计是懒得跟这土鳖讨论武技了。

即使如此,刘震撼还是跟几个民兵头目询问了一下。

「人类的斗气确实有门道,别看她细胳膊细腿儿的,竟然敢跟古德和我拼力 气。」贝拉米说。

「她咋不跟我拼力气试试?」奥尼尔挠挠黑色的头发。这帮河马诗人见领主 染了金发甚是威武,便一同染了头黑发,他们说这样比较有忧郁的诗人气质。

「还有我。」科里纳掺和道。猛犸族下了雪山,身上的长毛就替了个干净, 不过胡子却留了下来,扎成两束大辫子,赶时髦还染成了棕色,一个个都成了矮 人族中的巨人——山丘之王。

「呸,你们两个夯货也好意思说。翡冷翠除了我,就属你们猛犸族和河马族 力气最大。小蹄子傻了还是怎的,跟你们拼力气?」

刘震撼把雪茄闷了两口,递给古德。

「潘帅,你也说说,小蹄子教的怎么样?」

「我们潘塔不用剑,说不好她的剑技,不过她的枪法确实有两下子,很多地 方对我们很有启发。」熊猫人最实在,有一说一。熊猫人们一直对于自己的黑眼 圈很是自卑,特意染了一身白毛,跟来自极北苦寒之地的北极彼尔族熊人似的。

「嘿嘿,你们老板我其实对枪法也很擅长,将来有机会了给你们露两手。」

刘震撼见几个手下的视线齐刷刷向他胯下投来,顿时笑骂道:

「瞅什么瞅?不是这根大枪。」

雪茄轮到科里纳手中,猛犸人开口了。

「老板,我觉得她对于骑士冲锋很有研究。咱们翡冷翠唯一的骑兵就是我们 这些猛犸骑兵,骑的是猛犸兽亲,维埃里的坐骑是巨型树獭,适合混战不适合冲 刺,跟我们不是一个路子。」

刘震撼点点头。

「民兵步战的武技都好说,但是骑兵确实是咱们的短腿,必须找专业人士。

这么办,贝拉米和奥尼尔,你们明天带着人跟维埃里学习战技,维埃里久经 战阵,经验丰富。古德,你们把小蹄子的枪法再掏一掏。科里纳,你们要好好跟 她学学骑兵的战法。没有长枪可以用削尖的冷杉树代替,砍刀还用你们的象牙长 刀。」

四人领命散去。奥尼尔偷摸顺走了剩下的雪茄头。

歌坦妮很快发现原本跟着她学习的獒人和河马人都转而找维埃里请教了,倒 是熊猫人和猛犸人还在跟她请教。

斯迈骑士姬扭头看见站在红土高坡阡陌上的身影,就知道这一出是谁搞出来 的了。于是,她决心非要掏出点干货,让翡冷翠的民兵求着她学不可。

第二天,还是红土高坡前的广场,歌坦妮没有穿着那一套银光闪闪的骑士板 甲,而是套上了本来不屑一顾的藤甲,还是真空上阵。翡冷翠的藤甲还比较简陋, 虽然妇女们手都很巧,但是藤甲也只能护到前胸后背,臂甲裙甲都是难看的扁平 一片,露出下面光溜溜的胳膊大腿,连她寸草不生的阴部都看得一清二楚。她的 身边还跟着安度兰长老,背着手站在一旁。

「今天我来给你们讲解骑士的枪法和剑法。为了让你们有更直观的感受,我 要你们把我当作目标,安度兰长老在这里,足以保证我的安全。」

歌坦妮拍拍胸前用千叶茑萝汁染得通红的胸甲,说:

「等会儿我会给你们讲解动作要点,但是记得演练时坚决不准碰伤我的盔甲, 这代表着敌人最坚固的防御。攻击到这些位置,不但会让你事倍功半,更会破坏 自己的武器。明白了吗?」

「明白了!」众民兵点头。

「好,先从枪法来。枪法分步兵和骑兵两种,各有不同。步兵枪法讲究灵活, 骑兵枪法讲究精准。古德,你先。」

「好。」古德顺手拎起练习用的竹枪。

「用真的。」

古德换上了当初从威瑟斯庞买来的三棱猎魔枪。

「棱枪适合投掷,长度比长枪略短。你们能够使双枪,就再好不过了。投枪 我没什么好教的,但是近战还是要有注意的地方。双枪最重要的就是互为虚实, 虚则实之,实则虚之,让对手无法判断。」

歌坦妮手握木剑,摆了个犁位起式。

「我用的是双手长剑中最流行的『赭曼尼剑法』,当我使用犁位起式时,是 蓄意守中的架势,周身皆可呼应。对上这样的对手,你需要双枪并出,一枪取面, 一枪取阴。对手护面则上佯下实,对手护阴则上实下佯。」

古德点头,双枪摆出一个中段,枪尖交接在胸等高,忽然双枪齐出,一枪奔 歌坦妮眼睛而去,一枪奔藤甲没有护住的胯下。

歌坦妮向后垫步,挥剑横摆,排开直刺眼球的长枪,这也是正常的反应。可 是她没料到古德的枪竟然这么快,就算大步退后也无法避开。隔开上枪的同时, 胯间一凉,下枪已刺入阴丘之间,古德精准的枪法眨眼之间就把她的阴蒂刺穿在 枪尖。古德左腕一抖,劲力顺着枪杆传到枪尖,三棱的枪尖瞬间撕裂了伤口,把 歌坦妮的阴蒂整个扯了下来,靠着一点皮肤悬在那里。

歌坦妮剧痛之中,手中力气难免一缓,没有压住古德的右手枪,被枪尖一沉 一绕,绕进中线,接着白光一闪,喉间冰凉,已被古德的右手枪刺穿喉管钉入颈 椎。

古德利索地收回两枪,肃立当场。歌坦妮喉间被三棱枪头留下一个无法缝合 的窟窿,倒在红土地上,徒劳地想要呼吸,可是喉咙上的破口让她有一种空气无 法进入肺中的错觉,呼吸间带着怪异的声音,想要捂住伤口,却因为颈椎被破坏, 而无法控制浑身肌肉,金黄的尿液不受控制的肆意溢出,和着血液,淌了一腿。

歌坦妮的眼睛翻着,试图通过视线向安度兰长老求助。好在安度兰长老看到 歌坦妮倒地就已经准备好了,此时金光落下,歌坦妮呼吸间已经恢复正常,按着 地面站了起来。她雪白的大腿后面沾了不少尿泥,不免俏脸通红。不过她倒也没 欲盖弥彰地擦掉。

「谢谢安度兰长老。」

安度兰长老摆摆手。

「你指导翡冷翠民兵,是你辛苦了才对。」

「古德,你的枪法很不错,但是第二枪不应该刺喉咙,这里不会立刻致死, 后面的颈椎也会阻碍你抽枪。应该偏一点,直接刺穿颈侧的动脉或者静脉。」

「教导的是。」

「歌坦妮,你今天估计还会被民兵杀死很多次,不如被杀死了就把脑袋砍下 来,我给你重新生个身子得了。这样,一天下来还能收获不少女肉。」

「长老说的有理。从这次开始,在我被杀死后,就把我的脑袋砍下来好了。」

民兵们乱哄哄地叫好,声音吸引地在广场那边跟维埃里练习的民兵们不住地 往这边张望。

歌坦妮心里顿时又得意起来,撇了站在红土高坡上的刘震撼一眼。

接下来,她拾起木剑,又摆了个牛位起式。

「这是牛位起式,看起来似乎剑尖朝你,很是危险,但是实则不然。」歌坦 妮伸出胳膊,做出个刺击的动作。

「你看,尽管右臂已经伸直,但是攻击距离相当短,威胁不足。相反的,将 剑尖落下,可以对上半身进行比较周全的防御。」歌坦妮的剑在身前划个半圆。

「对于这样的对手,双枪要有先后之分。先枪为虚,吸引对方出招,后枪为 实,攻对方露出的破绽。」

古德还是摆出中段,左手枪刺向歌坦妮的腹股沟,引得她挥剑拨开,露出了 左肋破绽。歌坦妮身上套着藤甲,肋间虽然有接缝,棱枪贸然刺入却定然无法深 入,卡在那里,进退不得。古德的右手枪的目标是左臂移开后,腋下和藤甲左肋 之间的空隙。

一枪刺入腋下,歌坦妮只觉得剧痛从左肋传来,肋腋处神经丰富,被攻击到 一时间难以聚集力量,手间木剑的力气不禁松了几分。古德的左手枪趁机下滑, 绕过剑尖,枪杆一抖,枪尖已没入歌坦妮的大腿内侧动脉。

歌坦妮腿间鲜血顺着枪尖开出的血槽喷涌而出,忽如一夜姨妈来,千朵万朵 桃花开。

科里纳早已候在一旁,手中长刀一挥,歌坦妮的螓首就飞在空中,被安度兰 长老接在手里,而那具无头艳尸颓然倒地。

「卡鲁!推辆板车过来!把地上的肉收起来!等会儿给厨子们送过去!」

被古德喊来的食人魔卡鲁点头哈腰,连声答应。自从他被俘时开始,就对这 个熊猫武士产生了源自心底的恐惧。

安度兰长老盘转念珠,金光中,歌坦妮又赤条条俏立在寒风中。

天鹅骑士姬赶紧扒下女肉上的藤甲,套在身上。

「虽然双枪要有先后,但是先后不可分明,否则会被对手逐个击破。你两枪 的衔接需要更快。」

接下来,歌坦妮摆出的是低顶位起式。

「顶位起式分为高低两种,举在头顶的是高顶位,举在脸侧的是低顶位。虽 然高顶位很好看,但是战场上用高顶位的都是半瓶子醋,老手都是用低顶位的。

原因有三:省力,不挡视野,不会被头盔羽饰妨碍。」

「顶位起式不同于前面两种,是寓守于攻,以攻代守的起式。周身空门大开, 但是选择破绽时要注意,当你攻击对手破绽,对手也会攻击你的破绽。对这样的 对手,要双枪齐出,同时攻击,但是不能两枪齐中,要留出余地保护自己。」

古德双枪若游龙出水,一枪取歌坦妮颈侧,一枪取她胯下。

歌坦妮手中木剑横挥,压偏取自己颈侧的棱枪,剑锋顺着枪杆滑下砍向古德, 却不防另一枪正中蹬地前迈的后腿,在相对运动中,大腿整个被枪尖穿透,失去 了力气,前冲的身子难免缓了两分。

古德手中枪横摆,枪尖扯着歌坦妮的大腿,瞬间让骑士姬失去平衡,两腿大 开倒下去。人还在半空中,另一枪接踵而至,却是正中胯下那粉红的裂口,枪尖 转眼间便透入内腑。

这一枪刺得很深,一条线上所有的内脏都没逃过去,歌坦妮直接开始呕血, 枪抽出去后,她上下两张小嘴不要钱似的喷吐着鲜血,眼看着就要不行了。

科里纳弯腰揪着歌坦妮的头发,把她的脖子拉直,横拉一刀,手中只剩下一 颗脑袋。

卡鲁赶紧把地上的尸身拖到板车上,顺手就着脖子断口的血液大喝两口,解 解馋。翡冷翠伙食不含糊,就是好久没有喝到鲜血了,这让他有些怀念。灌了两 口,卡鲁终于品出了味道。这血液的铁腥味比动物血小,这就显得鲜甜了许多, 他忍不住又偷喝两口,才恋恋不舍地把艳尸扔在板车上。

那一边,歌坦妮已经在安度兰长老的金光中重新站了起来。她用手背擦擦口 角溢出的鲜血,又套上藤甲,摆出了最后一式起式。

「这是骗位起式,剑尖垂地,把整个头身都暴露出来,看似破绽百出,实际 上能够摆出这个起式的都是用剑的老手。骗位起式的要点在于料敌机先,在看到 对手的动作的同时做出反应,后发先至,可撩可刺。棱枪对敌的要点在于要出其 不意,压制对手的同时,做出致命攻击。」

古德双枪垂地,摆出的架势神似骗位起式,双手一抖,一枪压住歌坦妮抬起 的木剑,一枪电光一闪,穿透了她的颈侧动脉,抽枪而出时,血流喷溅而出,木 剑自然也抬不起来了。

刀光一闪,无头身躯倒在地上,被拖到板车上。

「这一枪很好,你领会了骗位起式的精髓。平时多加练习即可。」

古德把双枪背在背后,向歌坦妮微微鞠躬,这是东方向老师致敬的礼仪。

歌坦妮陪每个熊猫人把这一套对练过了一遍,抛在板车上的尸体很快就堆成 了小山。卡鲁艰难地拉着板车往厨房的位置走去,他回想起当初遇见李察领主时 候的经历。那时的他也是这样拉着沉重的板车,因为他从草丛中出其不意地袭击 李察领主,杀死了拉车的大野猪。被俘虏后,他便只好充当拉车的牲口。

想当初,念今朝,心中此起彼伏,泪湿眼眶。

「人生啊,人生……」卡鲁不禁感慨万千。

「傻B。」在一旁看热闹的熊地精首领科森说。

「骑兵的枪法与步兵不同,骑枪的动能主要来自于坐骑,并不需要骑兵本身 太多出力,对于骑枪而言,特别是翡冷翠这种攻城槌一般的『骑枪『,对手穿没 穿盔甲,对你们而言都与裸体别无二致,所以你们最重要的便是保证攻击的精准, 即使坐骑在冲锋时会严重颠簸,你们的枪也要瞄准敌人的胸部,因为那里目标最 大。要知道,看到骑兵的冲击,敌人都会条件反射地向一边闪避的。」

这一次,歌坦妮干脆把藤甲脱下来,赤裸着胸膛,面对科里纳的冲锋。

虽然藤甲成本低廉,但是毕竟也要消耗妇女们不少的劳力,歌坦妮不忍心在 训练中就这么耗费了她们的心血。

科里纳胯下的是猛犸族的兽亲,这些猛犸兽亲与猛犸人就是亲生手足,配合 默契,尽管比战马速度低不少,但是庞大的吨位足以保证其正面冲击力,在披上 专门为猛犸特制的加厚藤甲后,一个个都是冲锋陷阵的好手。

科里纳从广场那头便渐渐加速,等达到一定步速时,就是战神亲至,恐怕也 停不下他的冲锋了。原本跟维埃里学习的獒人和河马人统统停下来,看着这边。

为了模拟战场的实际情况,歌坦妮站在原地,直到科里纳近身了才向一旁闪 躲。

人类针对重骑兵这种兵种,专门开发出用长枪兵排布的密集阵形,以刺猬似 的长枪杀伤骑兵。相对的,如果此阵型被重骑兵冲开外层,那么密集的人群会让 站在骑兵冲锋直线上的倒霉鬼无法躲闪。

猛犸要比战马稳定不少,但是科里纳还是觉得自己的枪尖上下抖动得厉害, 再加上歌坦妮的横向运动,想要准确击中目标却是很难。

其实这也算是歌坦妮有意为难了,战场上敌人那么密集,几乎都是自己往骑 枪上撞,骑兵只要稳住长枪就足够了。

科里纳击中了全部心神在握枪的手中,终于在错身而过的一刹那,枪尖擦中 了歌坦妮的右胸。

只是粗略削尖的杉木在猛犸带来的速度中形成了可怕的动能,尽管看起来只 是轻轻擦过,却把歌坦妮的大半个乳房直接从身体上扯了下来,连带着下面的肋 骨也被撞碎了半扇,将这姑娘直接打横飞了起来。等落在地上一看,胸腔塌了半 边,皮肉撕裂,肺叶都扯飞了出去,胳膊只靠着肩膀上一丝皮肉连着脖子。

罗德曼在骑兵开始训练时就已经站在旁边看热闹了,翡冷翠适合这帮大汉的 坐骑十分短缺,十二匹猛犸兽亲哪禁得住僧多粥少,所以罗德曼这货干脆放弃了 成为骑兵,转而跟绿党族螳螂僧侣学习起刀法来。

不过正所谓「每个治疗都有一颗DPS的心」,这帮用祷言救死扶伤的苦行 僧们练起刀法,可是一个赛过一个的酷烈,连带着罗德曼都舍弃了猛犸一族故老 相传的刀法,转而钻研起这种以念力为基础的武技来,今日来还颇有小成,很得 绿党导师们的青睐。然而就算如此,得知猛犸骑兵正在开小灶,也舍下刀法训练 赶来看热闹了。

罗德曼刚刚就打听好前因后果,此时利索地一刀斩出,巧妙地利用刀面的弧 度,让歌坦妮被斩下的头颅腾空飞起,正好落到安度兰长老手中。这份对刀的控 制力,不容小觑。

歌坦妮站好后,轮到排在后面的骑兵依次练习冲锋。这些猛犸汉子们的表现 可就比科里纳差了不少,纵象撞上去的,让歌坦妮口喷血雾倒飞数十码;驾猛犸 踏上去的,让歌坦妮半身化为肉糜糊了一地;枪刺歪了的,把歌坦妮的胳膊或者 腿从身上直接扯飞出去。

等到十二个猛犸骑兵全部演练一轮冲锋后,红土广场上站了一地的熊地精奴 隶,忙活着清理歌坦妮留下来的一滩滩尸体。

科森带着两三个手下,用木铲把歌坦妮的下半身从浅浅的象蹄印中铲起来, 她的身体仿佛被匹格牧民的铡刀切过一样,在腰部留下一道整齐的缺口,肠子、 胃、肝、胆,花花绿绿的下水从缺口中流出来,淌在象蹄形状的浅窝中,那里早 已铺满了红白相间的肉糜,正是她消失了的下半身。

「都叫猛犸踩烂了……还怎么吃?」

「都这样了,还混了泥,熊地精也不吃啊。但是海伦老板娘的科莫多战争巨 兽可不挑食,扔给它吃去。科莫多战争巨兽据说因为太能吃,领主大人不让海伦 老板娘把它放出来,一直在什么徽章的什么结界中冬眠,好授粮食。」

「对啊,都说比蒙祭司跟魔宠关系亲近着呢,这要是把海伦老板娘的『豪斯 屁『拍好了,兴许她能让咱们也肏一把呢!」

科森对于手下小弟们灵活的思维很是满意。

也难怪,人类的约斯特雷节马上要来了,翡冷翠时不时就会有返乡的商人经 过,老板娘们一个个忙得分身乏术,安抚百姓都由艾薇尔自己来,哪有精力管这 些奴隶们?

这些熊地精们其实都发现了,随着第一场雪的降下,原本看守他们的守卫也 撤掉了,似乎巴不得他们逃走。可是在翡冷翠,有的吃有的住,兴许还有美女可 以肏,熊地精奴隶们才不会冒着生命危险跑到没遮没蔽的多瑙大荒原等死呢。

不自由,毋宁死?纯属吃饱了撑的。这是科森的想法,也是众多熊地精的想 法。

这边的熊地精还在想方设法把地上的肉糜铲进木桶里,那边重生的歌坦妮便 由教导起猛犸骑兵来。

「下面是讲刀法。猛犸族的刀法看似凌厉,实际上无非四个字,『势大力沉 『,仗着一身肉棒子,用的全是傻力、蛮力!」

如果天鹅骑士姬是昨天说这话,一帮壮汉肯定心里不忿,但是经过今天这些 训练,每个人都服了她,就连维埃里也带着贝拉米和奥尼尔两队人过来听讲了。

「你们是骑兵,武技就得拿出骑兵的样子。这刀,不用举起来砍,搭在脖子 的高度,靠坐骑的速度,自己就能把脑袋抹下来。如果对手直到挡,你就提手, 在他脑袋上虚劈一刀,他就会自己招架到上面去,然后你把刀一绕,从他脖颈后 面一兜,就解决了。轻松简洁!」

歌坦妮比划着,让科里纳按照讲解尝试一次。

科里纳还是把猛犸坐骑拉到广场那边,发起冲锋。这一次,他没有使劲抡起 那柄象牙砍刀,而是搭在歌坦妮脖子的高度。

歌坦妮待他邻近,竖剑一挡。科里纳赶紧举刀劈向她的头顶。歌坦妮不敢不 防,不然,这记虚劈就会变为实劈了。

科里纳见歌坦妮抬臂,就再次变招,刀从歌坦妮脑后劈来,角度刁钻,正位 于她防御的死角。然而因为坐骑的前冲以及颠簸,科里纳这奔着脖子去的一刀偏 低偏浅了一点,在歌坦妮翅根略低处带过,在她的后背开出一条横贯的口子,连 脊椎都断了。

当歌坦妮重生好后,对于科里纳最后一刀进行了很长一段分析,让这个猛犸 大汉连连点头称是。

等到所有的猛犸骑兵都练过了这「三板斧」,歌坦妮也打算结束这一天的训 练了。

可是维埃里低眉顺目地挤过来,跟她打商量,想让她帮忙充当肉靶子。

「要点我都已经给他们讲解过了,只是需要亲身实践。」

「那好吧,都是翡冷翠民兵,我总不好厚此薄彼。」

「你们都听见了。贝拉米,你先来,记得我给你讲的棍子的要点了吧?不要 太重,也不要太轻。」

贝拉米点头,毫无征兆地,手里的木棍就横抡在歌坦妮双乳上。

只听见一声闷闷的响声,如同一棍子打在厚布口袋上。

歌坦妮的乳房本来就不大,如今彻底被这一棍子压扁了,两道乳房上留下一 条浅白的印痕,瞬间红肿,高出皮肤一寸还多。然而最可怕的伤口不在正面,而 在她的背后。

歌坦妮的背后被渗透的劲力撕开一条外凸的伤口,破碎的肺叶从伤口中挤出 来,仿佛她的胸腔从内部爆炸了一样。

「这棍不错,既保证了一击必杀,又节省了体力,防止过度杀伤。继续。」

獒人们对于棍棒的熟悉让维埃里很是满意。

「如果对方着甲怎么办?」

歌坦妮重生了身子,就套上了藤甲。她对于民兵手中的木棒本是不屑一顾的, 觉得实在是乡土气息十足。

贝拉米做出的回答就是一棒子抡在她的胸口。

歌坦妮只觉得胸甲变成了一面大锤,狠狠捶在自己胸口,紧接着胸口一痛便 丧失了意识。

被安度兰长老再一次复活后,歌坦妮正好看到那几个民兵在剥掉自己尸身上 的铠甲,检验伤口。

因为有了铠甲分散力道,歌坦妮背后没有像上次一样,露出那么可怕的伤口, 但是胸前一大片淤血,双乳完全青紫,成了两颗茄子。

维埃里按一按她的胸口,剑骨突上下即出现不自然的下陷,而且无法复原。

「胸骨都断了。」

接着,他拔出小刀,沿胸前割开,断裂的胸骨没费多少力气就拆了下来。

「肺子上有许多破口,血管破裂,肺里积血,这应该是被震荡波搞的。心脏 上也有血管破裂。」

维埃里攥把红土擦了擦手,甩在一边。

「贝拉米,你小子下手很黑啊!这藤甲坚韧不逊色于铁甲,缓冲效果还更有 甚之,却连你一棒子都挡不住。不错,不错。人类常用的盔甲有四种,皮甲,链 甲,鳞甲,板甲。你这一手,估计就算是穿着防钝击效果比较好的板甲,也无法 幸免了。」

「该轮到我们了吧!」奥尼尔和众多河马人等得花都开了。

「你们啊……还是算了吧。你们这一身肌肉棒子,不整点重装备都是白瞎, 现在的钉头棒纯属凑活。翡冷翠有钱了肯定就得给你们换下来。先不练了吧。」

维埃里摆摆手。

众河马发出懊恼的声音,不过心里也认同维埃里的说法。老板已经不止一次 许诺说一旦有钱了就给他们换装备,钉头棒反正也用不久,不练就不练了。

冬天天黑得早,这一会已经天光渐暗。民兵们收拾好东西,各自回家去了。

广场上留着熊地精打扫战场,还要担来红土平整场地。

红土高坡的领主窑子,厚厚的大门挡住肆虐的寒风,壁炉中燃烧的木炭给房 间内的一切都镀上了暖暖的光彩。

自打崔蓓茜和歌坦妮来到红土高坡以来,海伦就跟她的导师住在一起,学习 战歌。李察白天忙着训练民兵,晚上则挨家挨户肏领民的老婆,行使领主的权力。

安度兰长老也回到自己的窑洞,带着四个学徒打坐冥想。果果和小猪崽不知 跑到哪疯去了,窑子里只剩下凝玉和艾薇尔两人,有点空闺寂寞的味道。

「听说歌坦妮今天拿自己给民兵讲解武技?」凝玉停下了算账的笔,活动活 动手腕,开口说道。

边上就着壁炉的火光编织藤甲的艾薇尔停下了手中的活计。她正在给老刘编 织一件加厚版的藤甲,经纬细密。

「这小丫头性子太傲,不好意思给你低头。今天这么卖力教导民兵,其实是 拐着弯跟你道歉呢。她人不错,模样也好,傲了点也是因为家世的关系,你别太 跟她计较。」

「姐姐,这些我也明白。我就是看她瞅李察的眼神不爽。这小蹄子别看多拽, 内里骚着呢。自从那次看过李察的大屌,把猛犸妇女都肏得嗷嗷叫之后,她脸上 绷得厉害,心里不知道有多想要呢。」

「你还好意思骂别人骚,整个翡冷翠就你最淫荡,哪天不是喝精液喝到饱?

我忙着管理事务,都好几天没被好好肏一顿了。一想着那些热腾腾硬邦邦的 鸡巴,我就湿得厉害。」

「哎呀,凝玉姐姐,你是正室大房,领民都是你的孩子,就多担待点嘛。我 赶明跟安度兰长老问问,他主意多,能不能出个点子,让你一边工作,一边享受, 两不耽误。」

凝玉面子薄,想要开口拒绝,但是又确实想要得厉害,于是只好「嗯」一下, 便不作声了。
上一篇:重生富贵公子1 下一篇:二凤推车 三凤坐莲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