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武侠古典  »  二凤推车 三凤坐莲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二凤推车 三凤坐莲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大凤像是只会用薄如蝉翼得小嘴去为李虎服务,而其他凤则急迫的在旁干着急,只有二凤抢到了李虎的脑袋,正双手扶着她那硕大的圣女峰,左右替换的往李虎嘴里喂樱桃。
  小腹之中的丹田越发的凝聚热力,李虎知道自己已经到了极限,是该收尾的时刻了,起身推开二凤,拉起大凤,对着她笑道:“呵呵,老婆,来,夫君要先爱你一番。”
  见李虎把自己平放在床榻上,大凤双眉挑起,眨了眨眼不明所以道:“夫君,这是要做什么?”
  李虎抬起她的双腿,让自己的凶器往大凤的粉缝靠了过去,在那早就春情泛滥的水洞外,李虎摩擦了几下,低头柔声道:“为你开苞。”
  只觉身下淫穴一阵搔痒,就在大凤还想问话时,李虎突然向前一送,那凶器撑开粉缝,狠狠的扎了进去,势如破竹的冲撞力,容不得大凤躲避。
  “嗷……”
  大凤的身体颤抖,双臂哆嗦着搂住李虎,双腿也在颤抖,嘴里痛呼道:“夫君,你要杀了我啊?”
  她的惨叫并未让李虎停下来,此时都已经进来了,在退出去重新进入,又会给大凤带来痛苦,也为了给八凤看看什么叫男欢女爱,他依然把凶器停留在大凤的身体里,一直进到了不能再进的地步。
  大凤疼得浑身颤抖,脸上汗珠豆大的往下落,李虎见她如此,立刻低头吻住了她的柔唇,双手在她的身上抚撩了半天,觉得她渐渐放松了下来,这才松开她的柔唇,将嘴唇凑在她的耳边,轻声说道:“凤老婆,一会就不痛了,忍着点。”
  没等大凤回话,李虎又吻住了她的唇,下身虽未动,双手却在她的翘股上不断来回的抚着,大凤一时感到浑身舒服无比,刚才的那股撕裂痛苦,也消失的无影无踪了,她双手双臂不由自主地便搂住了李虎,与他的亲吻,那舌碰触的感觉,居然也是如此的美妙。
  被李虎抚捏一双圣女峰时,那种酥酥的奇痒,让大凤无法自持,享受之间,忽然身下又传来微微剧痛,感觉到自己粉缝里被一个热热的硬东西塞得满满的,大凤有些慌乱,颤声问道:“夫君,是什么在我那里一进一出的啊?”
  “呵呵,是你刚才吃的,它不仅能吃,还能满足你哦。”
  李虎笑着说道,顶撞的速度也加快了一些。
  大凤只觉淫穴被撑得满满的,嘴上自然而然的轻声呻吟了起来。
  “哎呦……夫君……好奇怪……啊……那长物插到哪里去了……啊……”
  李虎也不说话,就是不断的抽插,片刻之后,大凤得身体才渐渐放松,而八个妹妹都在旁围观。
  “这就叫做爱,看看,这叫男人的凶器,这里你们都知道,是小穴,也俗称洞,男人有了这凶器,就能在女人的洞里抽插,互相达到舒服的快感。”
  李虎指着抽出一大截的凶器,又指了指大凤的穴说道。
 ∨凤疑声道:“那大姐刚才怎么会痛呢?”
  “那是因为你们的穴里,都有一个隔膜,没和男人做爱过,就会紧凑无比,好像没有张开的嘴,用凶器插进去,捅破了隔膜,在撑开你们的穴,就会痛,但是下次再做爱,就不会痛了。”
  李虎如此解释道。
  身下的凶器却更快的抽插。
  “啊……夫君……做爱真的……真的……好舒服……哦……在插深一点……啊……”
  大凤眯眼看着被几个妹妹围观,更放荡的浪叫了起来。
  李虎细心的一边说着自己正在和大凤所作之事,一边说着女人该如何服侍男人的技巧,这可苦了大凤,什么姿势都被摆了个便,一身几个洞也都被叉了一遍,要不是润滑度够好,她就要在帐篷里唱起菊花残了。
  “啊……不……哦……我要尿了……啊……好爽啊……”
  大凤被抽插了许久,浑身一阵乱颤,高声呼喊了起来。
  李虎立刻狂抽狂插,只觉一阵热乎乎的阴液喷到了龟头上,大凤眼一翻,浑身微颤的不在动弹了。
  “大姐,你这是怎么了?”二凤急切的看着双眼翻白躺在床榻上的大凤,焦急的呼喊道。
  李虎推开二凤,解释道:“这是正常的,待会你们个个都会这样,片刻后就会感到一种犹如升入云霄的快感。”
  果然只过了一会,大凤的脸上红潮遍布,那媚眼如丝的看着李虎,说出了刚才激情后的第一句话:“夫君,我好舒服啊。”
  见自己大姐舒服过了,二凤立刻拉着李虎的手臂,不依道:“夫君,该我了该我了。”
  “哈哈,都有,让为夫一个个的来。”
  李虎看到其他七凤眼神都很炙热,而且各个脸上红晕满布,那让他眼花缭乱得粉缝更是都流出了浓浓爱意,迫切的等待李虎的临宠。
  李虎拉过二凤,笑道:“来,让夫君推回车。”
  “哈哈,老汉要推车了。”
 ∨凤一直很专注,刚才大凤被李虎翻来覆去的,几个招式她都记了下来。
 〈着二凤撅起洁白肥大的翘股,那有些粉色的菊洞和细长的粉缝,让李虎看的血脉膨胀,稀少的黑丝没有挡住那粉缝,李虎挺着那昂起的凶器,在粉缝外摩了几下,慢慢的向内探了进去。
  “呼……”
  二凤粗喘了一声,她能感觉到那种压迫与被占有的刺激感,在逐步占据着她的大脑。
  “哇,进去了进去了。”
  在旁的九凤,双眼一直盯着李虎的凶器,见那凶器很奇妙的进去到了二凤的粉缝中,她鼓起掌来娇喝了起来。
  二凤咬着牙,侧头白了她一眼,刚要说话,突兀得,身后传来一股穿刺得撕裂痛楚,让她忍不住的哀嚎了起来,她这才感到,自己的那里开始越发的充实,更能感到身体里被一种物体钻了进来。
  “啊……好大……好烫……”
  二凤摇头摆着乱发的疾呼。
  “哦……果然……好舒服……啊……真是痛快……啊……太爽了……”
  只是片刻,二凤就感到了舒服,那撕裂的痛苦像是蚂蚁咬了一下的迅速消失了。
  整个上身伏趴在床上,二凤抬起头扭过来看着李虎,只见他双手扶着自己滚圆的屁股,凶器一进一出的冯蘅抽插不停。
  “好夫君……你插得……我好爽……好舒服……啊……啊……我的……小穴……要被……夫君……的……凶器……插裂了……哦哦……好深……啊……”
  比起大凤,二凤的呻吟更加狂野。
  “哦……好夫君……好哥哥……用力……嗯……好……真好……哦……真是……爽死我了……啊……”
  李虎听着二凤淫荡无比的叫声,凶器粗野地在她的小穴里抽送,双手紧抓住她的丰臀捏揉。
  “啊……夫君……你插得二凤好爽……哦……不要停……我要你……用力得插……哦……啊……好夫君……你好厉害……嗯……快……快……用力……啊……”
  李虎依照二凤的要求猛力的在她的小穴里抽送,而二凤摇晃的雪白肥臀、淫荡的叫声,还有不停吸着凶器的紧凑小穴,都使他感到舒服。
 ∨凤羡慕的轻哼道:“哇,好刺激啊,我的小穴都流出水了。”
  和她一样,其他女人也都火烧火燎的,但是没办法,李虎只有一个凶器。
  见她们都急了,李虎加快了速度,更野蛮的抽插让她发疯了般的嚎叫,她的长发挥舞,身子前后摆动着,啪啪的身体撞击声,震彻着小小的帐篷,屋里的七凤看的激动无比,大凤也已恢复,侧身卧着,看着二凤在李虎的撞击下,露出无比放荡的媚意和那动人的娇哼声。
  时间不长,二凤就渐渐落了下风,在李虎的百余下撞击下,只听她哦得一声畅叫,身子向前一趴,不在动弹了,只是微微的颤动,那肥大洁白的翘股,依旧对着李虎的凶器。
  “嘻嘻,二姐完事了,该我了。”
  三凤见二凤败下阵来,急忙推开她说道。
  李虎看着三凤,笑道:“你想用什么招式?”
  三凤伸出手指放在嘴边,仰头想了想,脸一红柔声问道:“夫君,我想试试那什么观音坐莲,行吗?”
  “哈哈,当然行,为夫绝对包你享受我的莲台,是你一辈子都忘不掉的快乐。”
  李虎说着躺了下去。
  三凤已知道坐莲是怎么回事,双手撑在了李虎的胸膛上,腿跨开骑了上去,俯身探头看着那凶器位置,她慢慢的抬起翘股,让自己的粉缝对准了凶器,才又小心的往下落了下去。
  “记住,痛苦只是一刹那,你要是这么慢慢折腾,痛苦就会很长时间。”
  李虎见她犹疑不定,显然是见了自己两个姐姐痛苦的时候,有些害怕。
  三凤点点头,挑眉道:“夫君,我不怕痛的。”
  李虎看到三凤可爱的咬住嘴唇,怕她因为痛而咬破嘴唇,李虎伸手揽住她的脖颈拉了下来,张嘴就吻住了她的唇,在三凤发出唔唔的哼声时,李虎向上一顶,那凶器犹如利剑一样的深深刺了进去。
  一声沉闷的惨叫从三凤嘴里发出,她扭动着翘股,想逃脱那把让她无比痛楚的利剑,而这时却有一双手按住了她的腰肢,使劲撤开脑袋,她回头一看,竟然是九凤阻止了自己的逃退。
  一双俏媚的眼睛盯着三凤,九凤眨眼吐舌道:“三姐,你可要给我们做榜样哦。”
  被她这么一说,三凤又慢慢的落下了翘股,她不能就这么算了,不能因为痛就不做了,不然还不成了姐妹们的笑柄,大姐和二姐都这么过来了,而且还很快乐,心里这么一想,三凤竟感到那撕裂的痛苦瞬间消失了,取而代之的是一种被胀满的感觉。
  她奇怪的看着李虎,轻声问道:“夫君,我怎么没她们那样痛的死去活来的感觉啊?”
  李虎一脸神秘的笑了笑,说道:“那是你特殊嘛,快点吧,不然妹妹们,要说你了。”
  三凤环视一圈,果然几个没有捞着被宠幸的妹妹,都虎视眈眈的看着自己,看来自己再不快点,她们恨不得能把自己拉过去,扔到地上去。
  她学着大凤的样子,开始上下摇动翘股,虽然很慢,但是还是有模有样,李虎虽力战二女,却一点都不累,眼见四凤几个女人都急躁了,他立刻向上迎逢,狠狠的把凶器捣着三凤的粉缝,深深得。

  清晨的阳光洒射蒙古草原,一处帐篷外十米处,蒙哥阵营里的守卫低头打着哈气,对面走来了两个和他一样穿着的守卫,三人相视一眼,齐齐看着眼前不远的帐篷。
  “唔,夫君,我要死了。”
  一声女娇哼从帐篷内传了出来,三人露出无奈的表情摇了摇头,一个守卫轻声笑道:“这李大人果然不同凡人,一晚九女,连歇都不带歇的。”
  “可不是嘛,要是我,早就被榨干了。”
  另一个守卫一脸羡慕的低声说道。
  另一个守卫做了个噤声的手势,急忙说道:“别再这边乱说,据说武功高强的人,听力非常灵敏,要是被他听到,我们可就麻烦了。”
  另外两个守卫忙点了点头,他的话一点没错,李虎在帐篷里听得一清二楚,但是他们没说自己坏话,李虎也不会追究,反而更猛的撞击着身前得九凤,让她更加疯狂的叫喊了出来。
  日上三竿,李虎才从帐篷里走出来,而那九凤,早就累得再无一点力气起来,皆是疲惫的在帐篷里休息,回味着一晚的激情。
  今日并无特别的事,蒙哥忙着收复三个部落的地盘,卡赤木也拱手相让部落,早就带着家眷逃之夭夭了,蒙哥不费吹灰之力,便将整个草原的部落统一,当然这离不开李虎的帮忙。
  华筝心情还很低落,安葬了她的哥哥拖雷后,她的心情也开始好了起来,或许是看透了生死,她并不留恋这里的一切,在蒙古呆了几天,李虎便带着华筝和九凤,辞别了蒙哥。
  马蹄声踏破晨际的一丝宁静,草原一处水池边,几只饮水的角鹿,被奔来的几匹马吓得四散跑了出去,李虎骑着马,怀中坐着华筝,九凤从小生长在蒙古草原,骑马是她们最擅长的,各个骑术一点都不输于李虎。
  “夫君,华筝姐姐,让马喝口水吧。”
  大凤提议道。
  李虎立刻下马,放马自己去水池边饮水,几匹马饮水,李虎便和几女看着周围的景色,而大凤几女最关心的,莫过于日后去哪,生活又会是什么样子的。
 〈着蒙古北面,李虎一脸笑意的说道:“去罗刹国看看。”
 ∨凤连同华筝都是一愣,她们蒙古跟罗刹国是邻国,但是罗刹国是个闭塞的国家,蒙古有人曾经去过罗刹国贸易,但是被拒绝了,而华筝见到过罗刹国人。
  在她的形容下,罗刹国成了一种黄头发白皮肤,高鼻梁深眼眶的人,李虎在现代,见到的外国人多了,而这神雕里的罗刹国,其实就是现代世界的俄罗斯,唯一遗憾的是,李虎从没和外国女人发生过任何关系,在他印象里,外国女人是很豪放,而且在床第之间,是有嫉妒渴求的。
  等马饮够水,李虎立刻让九凤和华筝带着几匹马进了极乐界,他不想自己的女人被风吹日晒,极乐界里四季如春,而且自己的老婆们都在里面,她们也不会整日颠簸在马背上,受辛苦劳累的罪。
  再次一人上路,李虎并不孤单,可以和极乐界里的老婆们聊天,也可以在半路无聊时,进到极乐界里,与老婆们好好嘿咻一番,如此循环,小半月的行程,李虎才算摸到了罗刹国的边境线。
  想到成吉思汗曾经带领铁骑,踏遍过这个世界十大国家之一的罗刹国,李虎就升起敬佩之心,如果成吉思汗不死,如果他在年轻一些,或许这个世界,将会是他一个人称霸。
  没有野心的李虎摇头笑了笑,将马匹收近了极乐界里,步行向前走去,这罗刹国比蒙古、大宋先进之处,就是他们在这个时候已经会用铁丝网设置边境线了,而且还有哨兵把守通往罗刹国的唯一通道。
  绕过边境线,李虎翻了一座山,在山上就看到远处的罗刹国城池,他的心情很激动,看着远处的城池,呐喊了一声:“罗刹国的女人们,我李虎来了。”
  行了半天,李虎才算接近了在山上看到的城池,眼中可以看到城池里典型的欧式建筑,一扇城门雕刻的是西方神话里的美女神萨科斯蒂,城墙之上,有很多守卫者。
  李虎看到他们手持火器,不禁感叹,这罗刹国果然够先进,连火器这种杀伤力极强得武器也造了出来,但是这并没给李虎带来任何的威慑,以他的身手,就算罗刹国动用大炮,也不会伤到自己一丁点。
  此时已是下午,天也渐渐暗了下来,李虎略一思量,还是选择了晚点在进城看看,便转身在这城边到处逛了逛,就在他感到无聊,想进极乐界里去时,迎面却跑来了一辆马车。
  那铸铜打造的马车很漂亮,外形就像公主乘坐的马车一样华丽,驾车的是个穿着十分宫廷的青年男子,马车行得很慢,但是确实朝着城池那边行去的,在经过李虎身边时,那个驾车的车夫侧头一直盯着他看,直到跑出了几米,马车停了下来。
  那马夫跳下马车,拔出腰中佩剑,瞪着李虎问道:“你是谁?在这里干什么?”
  (以下罗刹国的语言,用汉字代替。
  “说的什么鸟语,瞪着我干什么。”
  李虎翻眼冷瞪着他,说道。
  对方明显也没听懂李虎的话,又唧唧歪歪说了一句,这时马车的帘子被撩开,一个脑袋从马车里探了出来,李虎一怔,那个斜着脑袋往自己看过来的,竟然还是个美女。
  金黄色的头发,白湛的皮肤,瓜子脸蛋上的五官端正,特别是那厚厚得嘴唇,让李虎不禁在想,这张嘴如果用来吹奏箫,一定不错。
  他的猥琐笑意,惹得那个马夫恼怒,他挥起手中佩剑就要朝李虎刺来,那马车上的看起来很年轻,大约十七八得女孩却喊了一声,马夫示威式得挥舞了下佩剑,站到了一旁。
  “你不是罗刹人?”
  那个女孩下了马车,站在马夫身边,上下打量着李虎,轻声问了句。
  李虎一愣,疑惑道:“你会说大宋语言。”
  这个女孩咯咯笑了笑,解释道:“我的祖父曾经去过大宋,金国,蒙古等等,他教会了我很多语言,我最爱的就是大宋语言。”
  “呵呵,你的大宋语言说的真不赖。”
  李虎夸了一句。
  她更笑得厉害,抚了抚额头的刘海,轻声问道:“你是大宋人吧,怎么会来到我们罗刹国呢?据我所知,我父王在我们罗刹国弄了好多边境线啊。”
  “你是罗刹国的公主?”
  李虎反问道。
  她点了点头,笑意更浓了,双眼更是盯着李虎,眼神中好像对他有很多好奇。
  李虎上下打量了起来她,她的穿着确实很华丽,一双小脚上的红色皮鞋,衬托着她的白色百褶裙,如果不是她腰间的皮带,李虎绝不相信,她会是这个罗刹国的公主。
  “我只是迷路了,不知道怎么到了罗刹国。”
  李虎并不善于撒谎,但是说出这样的谎言,他也不求这个罗刹国公主相信不相信。

  罗刹国公主捂嘴又笑了起来,李虎直勾勾的看着可爱的女孩,她真的很爱笑,而且笑起来很美,与东方美女不同,西方美女的美主要在外在,火爆的身材和美丽的脸蛋,几乎是西方美女的一种标准长相。
  而这个公主虽然才十七八,却长了一对似要撑破她那百褶上衣的硕大圣女峰,随着她的笑而颤抖,煞是诱人。
  见李虎盯着自己直看,罗刹国公主向他走来,那马夫要阻拦,却被她推到了一边,到了李虎近前,这个可爱的公主翘起眉毛,轻声问道:“我叫凯莉,你叫什么名字?”
  “我叫李虎。”
 …莉点了点头,又问道:“天快黑了,你不会想摸着路回家吧?”
  李虎轻轻的摇了摇头,苦笑道:“我可能不知道回家的路了。”
  “呵呵,那我请你去我家里做客,你愿意吗?”
 …莉一脸期待的说道。
  美女相邀,李虎又怎么会拒绝,而且这个小美女,还是罗刹国的公主,有她在身边,自己出入这罗刹国,也不会遇到任何的麻烦,想到自己要在这罗刹国大施拳脚,多泡几个外国妞,李虎连忙重重的点了点头。
  马夫在一旁恨恨的瞪着李虎,但是没办法,公主下令,他也只能闷不出声的坐回到马车的驾驶位上,李虎很绅士的扶着凯莉上了马车,自己也跟着做了进去。
  马在马夫的一声喝令下,向前奔跑了出去,马车开始摇晃起来,李虎与凯莉坐在一起,可以闻到她身上淡淡的香味,他知道,那是香水,在这罗刹国,香水应该早已经被发明出来了,就像大宋女子抹的胭脂俗粉一样。
  进城非常的顺利,李虎也从凯莉的口中得知了很多罗刹国的信息,这城池是罗刹国的边陲小城,距离罗刹国首都麦斯并不远,而凯莉这次来这里,只是想念她的姐姐,偷偷的从皇宫里跑了出来。
  “虎哥,这就是我姐姐的城府了。”
 …莉下了马车,就指着面前的大宅子说道。
  李虎笑着点了点头,凯莉的姐姐古丽,是这城池的城主,驻守在这里。
  感到一双双眼睛盯着自己看,李虎浑身不自在了起来,要是在蒙古亦或者金国,他没有这种感觉,但是在这罗刹国,自己就是一个和他们不用的异类,黑头发黄皮肤,身高也没这些罗刹国的人高。
  被凯莉邀请进了城主府,一个侍卫跟凯莉打了招呼,立刻去通报了,片刻之后,一个身穿黑裙,身高足有一米七五左右的女人急匆匆的从里面走了出来。
 〈到凯莉,这个有着一双大眼睛,也有着一副绝美脸孔的美女,哇的一声跑了过来,抱篆莉,就用李虎听不懂的外语大喊道:“妹妹,你怎么来了?”
 …莉像个小孩在她的怀里被转了两圈,才挣开,看着这个女人,凯莉一脸激动说道:“我想你了啊,姐姐。”
  “哈哈,你又是偷偷跑出来得吧,咦?怎么还带个外国人来?”
  李虎虽然听不懂两人在说什么,但看她们的口型,也能猜得出,她们在简单的寒暄,互相吐露思念之情,而当凯莉身边的女人看向自己,露出疑惑时,李虎就知道,她一定再向凯莉询问自己是谁。
 …莉指着李虎说了一大堆话,那个女人一直都点头嗯个不停,说了一小会,才露出微笑冲着李虎点了点头。
  李虎以为她知道自己不会罗刹国的语言,也没说话,礼貌性的对她点了点头,暗想这凯莉的姐姐与凯莉,怎么长得差这么多,一个是顶多一米六的小美女,而另一个,则是一个一米七多的冷艳美女。
  “他好腼腆哦,对了,千万别让爸爸知道你结识了外国人,不然他一定饶不了你。”
  李虎眉头一皱,心说,好呀,你这个女人会大宋语言,怎么不跟自己说话打招呼。
 …莉看向李虎笑道:“我姐姐以为你是哑巴呢,你倒是说句话啊。”
  “额,我以为你姐姐不会大宋语言,所以……”
  李虎不好意思的说道。
 …莉的姐姐伸出手递到李虎面前,双眼盯着他说:“对不起,我妹妹没说你是大宋人,我叫古丽。”
  李虎握了握她的手,古丽的手很软,柔若无骨的让李虎很享受这一握,松开手时,李虎也很歉意的说:“我怕我说出我是大宋人,在这里不会受欢迎。”
  “不会的,我和妹妹的老师,是大宋人,也是我祖父最好的朋友。”
  古丽摇头轻声笑道。
  李虎不禁感叹,原来她们姐妹的祖父还和大宋这么有渊源,但是听两姐妹也说过,她们的爸爸最讨厌外国人,特别是大宋人,这点李虎不明白,但是也没问出口。
  两姐妹很开心的互相聊着天,李虎便在旁边看着她们聊天,暗中也在比较着两姐妹的美貌,显然古丽更让李虎喜欢一些,不管是长相还是身材,古丽都占了上风,虽然已有二十五六的岁数,但古丽更显成熟之美,而且这么年轻就做了这边陲城池的城主,这其中不光是靠着她爸爸的权利,古丽一定有些过人之处,不然让谁也不能轻易,把一个城池让一个弱女子管理。
  到了晚饭时间,古丽安排了一桌酒菜,也是为了庆贺与她许久没见的妹妹凯莉重逢,同时也算招待了李虎这个大宋来的客人,一间小屋里,三人坐在桌边。
 …莉没有黏着自己的姐姐,而是坐在了李虎的身边,看着满桌子的菜,不停的介绍来介绍去,让李虎很喜欢得是,古丽拿出了一瓶路易斯十六红酒。
  “这瓶红酒要是一直存到2010去,一定是天价了。”
  李虎心中感叹着。
  古丽让下人启开红酒,起身走到李虎身边,笑着说:“李先生,尝尝这酒怎么样。”
  “谢谢。”
  三人倒满了杯子,凯莉举起杯子,看着自己的姐姐嘟嘴说:“姐姐,这瓶红酒是为了我而开,还是为了虎哥而开啊。”
  “瞎说什么呢。”
  古丽白了一眼凯莉,故作生气道。
 …莉晃了晃酒杯说:“这瓶红酒,连爸爸问你要都不给,怎么舍得拿出来喝了它呢。”
  “高兴呗,不喝拉倒。”
  古丽说着,就起身,想从凯莉手中夺过酒杯。
 …莉一躲,酒杯里的红酒挥洒了出来,一股脑倒在了李虎的身上和腿上,两姐妹一怔,凯莉忙放下酒杯,拿了一条餐巾,手上替李虎擦拭着,嘴上说着:“真是对不起,虎哥,我不是故意的。”
  李虎笑了笑:说:“没事的。”
 …莉很细心的替他擦拭,一直擦拭到他的腿上时,凯莉不知是故意还是无意,手指触碰到了李虎那藏在裤子里的凶器,凯莉抬眼看着李虎,眼中露出了微妙的眼神。
  李虎一脸的无辜,他知道自己那凶器很不争气的在这个场合下有了反应,当然这也只能归功于古丽,因为她今晚的装扮,着实令李虎不得不起反应。
  很高贵的晚礼服,高V开的裙领,露出了两团洁白的圣女峰大半,深深地沟壑挤成一条缝,那是任何男人也不会不去看,去看了,也不会没有反应的壮观场面。
 〈到两人对视,凯莉的手停在桌子下面,古丽咳嗽了一声,凯莉才堪堪收回手,放好餐巾,埋怨起自己的姐姐。
  “都是你啦,夺什么夺嘛。”

  古丽瞪着妹妹凯莉,气道:“谁叫你乱说。”
 …莉撅起小嘴,理直气壮的说:“我怎么乱说了,姐姐,你曾经说过,找心爱的男人,必须是东方男人,虎哥就是典型的东方男人,不光长得好看,人也好。”
  “你还说,再说我就把你送回麦斯去。”
  古丽冷着脸说道。
  李虎却看到,古丽斜眼瞄了自己一眼,虽然只是刹那间,李虎却看得出,古丽很在乎凯莉说的话,而且好像是被说中了心事,古丽的脸浮现了红晕。
 …莉连忙笑呵呵的说道:“好了,姐姐,你真小气,不就跟你开个玩笑嘛,我可不想这么早回麦斯。”
  “那就给我少说两句。”
  古丽一脸凶凶的说道。
 …莉冲着李虎伸了伸小舌,可爱的笑了笑,递过酒杯,说:“虎哥,欢迎你来到罗刹国。”
  “谢谢。”
  李虎跟她碰了一下杯,又跟古丽隔空表示了下礼貌,饮下了杯中的红酒。
  三人喝完一杯,凯莉又给李虎斟满了一杯,像是商议好了的,两姐妹不停的找借口跟李虎喝酒,李虎看得出,她们并不是故意想灌醉自己,而是太好客了
上一篇:龙血沸腾7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 下一篇:穿越成低档妓女完_古典武侠_激情都市,