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强暴小说  »  流氓师表 5

流氓师表 5



  第005章新来的表妹   “这是我的表妹,过来我这玩几天。”   我对楼梯口遇到的一位老太婆解释道,轻轻拽了拽韩雪。“这是三楼的王家阿婆。”   韩雪一翘舌头:“阿婆好。我叫韩雪,阿婆你叫我小雪就行了。我要在表哥这里玩上好几天,以后还要多麻烦阿婆了。”   “呵呵,你家小雪长得可真乖巧,嘴巴也甜,蛮招人喜欢的。”   王家阿婆笑道。“小磊呀,你女朋友呢,好久都没看见她了?”   “这不是放假吗,还要过几天才会来。阿婆你忙吧,我们先上去了。”   我心虚地拽了韩雪往楼上走。   韩雪问:“你住几楼?”   “四楼。”   “那我可走不动,你背我上去吧?”   “不行。你自已没脚呀?”   “阿婆,你看我表哥欺负我,我可还是个病人咧。”   韩雪冲着楼下叫道。果不其然,那老太婆还站在那没走,笑地看着我们。   “好,我背你行了吧?”   我想着她刚做过手术,于心不忍,一咬牙答应了。韩雪轻轻地伏在了我背上,我一手托着她的俏臀,一手提着行李往楼上爬。   这小妞防范措施做的倒是好。韩雪的双手放在胸前,阻隔着我的背部与她的亲密接触,使我想要趁机感受下她柔软山峰的愿望落空。不过闻着少女身上特有的芳香,感受着她的滑腻,仍使我十分的陶醉,手上也禁不住悄悄地触抚起来。   “哟,这不是我们的彭帅哥吗?怎么一个寒假不见,又换女朋友了?”   刚上到四楼,就见到一位俏丽的少妇站在隔壁门前,手里提了一个小包望着我笑道。   “芳姐,这是我表妹,要来我这玩几天。”   我急忙解释。   “我知道。要不哪有这么亲密呀!哇,你的小表妹长得好漂亮哟,看不出你……”   芳姐暧昧地盯着我背上的韩雪笑道。韩雪也不甘示弱,斗鸡似的反瞪着芳姐。   我被她盯得直发虚,急忙放下韩雪:“芳姐你可千万别误会,她真的是我的表妹。”   “我又没说不是你表妹,你这么急着解释干嘛?”   芳姐凑近我耳边低声说道,“你的小表妹可不简单噢,小心有你好受的。”   说完抛给我一个媚笑,扭着突兀的小腰下楼去了。   我盯着她一扭一扭的大屁股正在发愣,被韩雪当头一个爆栗:“你看你口水都掉下来了。”   我伸手一摸,哪有口水呀!看隔壁又有人要出来了,急忙连拖带拽地,将她连行李一块弄进了我的房间。   “这些个左邻右舍可都是些嘴尖皮厚耳朵大的家伙,你没事千万别和她们瞎说话。还有,你要时刻记住你是我的远房表妹,知道了吗?”   我坐在沙发上喘息着说,先得给她打下预防针才行。   “知道了。看你刚才那傻样,别人还什么都没说,你就自已招供了。”   她没事人似的在屋里四处转悠,打量着我那才买了没几个月的二手房。“这就是你家呀,这么小,怎么到处都空荡荡的,连些家具也没有?”   “那你可以不住呀,又没人请你来。”   我恶狠狠地说,接着小声嘀咕道:“自已死皮赖脸的,还好意思在这嫌东嫌西的。”   她耳朵倒尖,一下子竖起了眉毛:“我就死皮赖脸怎么了?谁让你乱占我便宜了。”   说着,眼睛又红了。   “我都说了多少遍了,是她们逼我那样做的。你爱住多久就住多久行了吧,别哭了行不行?”   我就见不得女孩子哭。   “真的?”   她笑了起来,眼里哪有一滴眼泪。   我顿生上当受骗之感,禁不住叫了声:“韩雪。”   “干嘛?”   我郑重其事地看着她:“你实话告诉我,你为什么要选择我?”   “还能有什么?谁叫你故意跑到女卫生间去偷窥我,所以我要报复你。”   她的眼睛忽闪忽闪地不敢看我。   “算了吧,是你自已进错了男卫生间。说吧,到底是为什么?”   她的眼神忽地暗了下来:“因为你是老师,所以我相信你。”   我冷笑:“老师里的斯文败类多了去,我就是不折不扣的一个衣冠,你凭什么这么相信我,你真的就不怕我……”   “当然是凭直觉了,我相信你是个好人。”   她看了我一眼,走到卧室的门前停下:“我要去休息一会,你去给我准备些吃的去,等我醒了再吃。”   听到她在卧室反锁门的声音,我不由得苦笑。平时我连自已都懒得做饭,现在还要做饭给她吃,直是命苦呀。今天下午的这场际遇,让我到现在都还没反应过来。这小女孩到底是个什么样的人,又是从哪里来的?这一切对我,都是一个谜。在车上时,我一直都在问她,可她除了沉默还是沉默,外加怒目相视。   打了个电话到‘聚一聚’饭店订了几样菜,考虑到韩雪刚做过手术,我忍痛点了一只鸡。心里想着,这笔帐是不是要先记着,回头再跟她算总帐?   电话铃沉寂了一天,现在终于响了。我一看是我女朋友的,急忙跑到阳台上去接:“小文,你回来了?”   “嗯,今天下午才到的。”   小文声音有些低沉。   “那我晚上过来找你吧。小文,我想你了。”   自从放假后便没见到她了,好久都没在一起亲热过了。今天在医院又受了一通刺激,此刻一听到女友的声音,我立时便热血沸腾了,胯下的小家伙也跟着蠢蠢欲动。   “哦,我也……还是明天再见吧,今天刚到,有些疲倦,想早一点休息。”   她的声音有些迟疑,“彭磊,我有件事要和你说……”   “是吗?正好我也有一件事要跟你说呢?”   我觉得有必要把今天的事如实的向她汇报一下。   “那好吧,明天我再打电话给你。我挂了。”   “别……”   许久不见,我还想再跟她多说上几句悄悄话,却发现她已经挂了。我看着手机发呆:小文这是怎么了? 第006章捉奸在房   房门被人轻轻地敲响,我打门一看,门前站着一位十二三岁的小女孩,长得清瘦白净,穿着一件如今已很难见到的碎花的土布衬衣,头上扎着两羊角辨子,手里提着一个纸盒子,一双大大的眼睛怯生生地看着我:“请问是你叫的外卖吗?”   “对,你先进来吧!”   我把她让了进来,看着她熟练地在茶几上摆放碗筷,有些好奇:“你是新来的吧,我以前好象没见过你?”   “我来了有一个多月了。”   她低着头不敢看我,低声道:“大叔,一共是七十五块。”   “噢,这么小就出来打工,你没读书了?”   她轻咬着嘴唇,双手扭捏地在揉搓着衣角:“我是在打寒假工,明天我就要回去读书了。”   我不禁有些感慨,掏出一张百元的钞票递给了她。小女孩望着我手里的钱,却不来接:“大叔,我没有零钱。”   “不用了。剩余的钱给你买作业本吧。”   我把钱塞在她手上,然后大手一挥,大方地摆了个高姿态:“去吧,记住要好好念书,知道吗?”   谁让我是个老师呢。   送走了小女孩,我看看天色渐渐暗了,便去洗了个澡。洗好澡出来,就见韩雪早已坐在了沙发上狼吞虎咽地吃了起来,我看着满桌狼籍苦笑:“你全都吃了?”   她的嘴里还塞得满满地,含混不清地回答:“对不起,我饿了。不过,我把汤都给你留着呢。”   “汤……”   我看了眼桌上,果然只剩下一大碗鸡汤,其余的全都被她给灭了。我大叫一声,“你最少给我留个鸡屁股也行呀!”   “就只有半个鸡屁股,还有半只一定是让老板给黑了。”   韩雪揩了揩嘴上的油,若无其事地说。“你是在哪定的菜,回头找他们老板算帐去。”   我直接无语,郁闷地啃着残汤剩菜,韩雪则跑去洗澡了。听着卫生间里哗哗地水声,我的心也跟着哗哗地响:要不要去偷看一下呢?我自已的房子我当然清楚了,卫生间的门裂了一条缝,正好能够看到整个卫生间的全部,我就经常从那偷看我女朋友洗澡。有一次被她发现了,还嘲笑我是不是非要偷着看才刺激。   我可是个老师呀,并且一直以正人君子,为人师表来自我标榜。可是来自卫生间的诱惑实在太大了,一想起在医院里那匆匆一瞥,所看到的那一抹动人的春色,我便热血上涌,心跳不已。哎,当时要是多看两眼就好了。   我竭力控制住自已想要偷窥的那点邪念,打开了电视看新闻,可是什么也没看进去,眼睛老往卫生间瞄。看看窗外天已经黑了,我决定到阳台上去吹吹风,清醒下膨胀的邪火。可谁知双脚竟然不知不觉地走到了卫生间门口。   我刚要凑到门缝边,门突然一下子打开了,差点把我的魂给吓飞了。韩雪穿着一身淡蓝色的睡衣,拿着条毛巾正在揉搓着湿漉漉头发。不过,此刻她的双手已停止了动作,一脸的怒容,漂亮的大眼睛狠狠地瞪着近在咫尺的我,两人大眼瞪小眼,鼻子都差点碰在了一起:“你干什么?是不是又想来偷看我?”   还没来得及偷看便被抓了个现行,实在是太憋屈了。我涨红了脸,慌里慌张地乱说一气:“我没有……不是……你洗好了?对了,我想尿尿。”   她怀疑地盯着我,努力想从我脸上找出些破绽来:“那你为什么脸红?是不是心虚了,你个大色狼,偷窥狂……”   “没有,绝对没有这回事。我一个老师怎么会做出这种事呢。我那是被尿给憋的。”   我的脸越发的红了,“麻烦快让一让,马上就要尿裤子上了。”   “呸,不要脸。”   她有的脸也红了,一闪身让开了,身后留下一缕淡淡的清香。   整个晚上,韩雪抱了我的枕头坐在沙发上看电视,一边抹眼泪,一边有滋有味地看着那些越看越使人幼稚的韩剧。我稍一表示抗议,便遭到她无情的镇压。   百无聊赖的我只好打电话给好友赵之伦,电话一接通,那头便传来闹哄哄的音响声,那家伙说话的声音似乎都透着一股酒意:“哥们,回来了?快些过来喝酒,这里新来了好几个美女哟,等你来了分你一个。嘻嘻……”   “不了,你自已慢慢享用吧。”   我慌忙挂了电话,呆了一会,又跑到阳台拨打小文的手机,可是关机了。不是吧,这么早就睡觉。我有郁闷地回到房间,继续耐着性子看那泡泡剧。   好容易看完了电视,韩雪斜了我一眼:“怎么?给你女朋友打电话?”   “没有。”   我生气,不想搭理她。   “哼,今晚你睡哪里?”   “还能睡哪里?当然是……”   我故做笑地望着她,发现她的脸色正在由晴转阴,急忙改口:“当然是沙发了。”   “这还差不多,嘻嘻……”   她得意地笑着,抱着枕头进了卧室,咔嚓把门锁了。我气得跳了起来,捏着拳头对着卧室比划着。门哗地又打开了,韩雪的小脑袋探了出来:“你干什么?”   我心虚道:“没干什么?我做下运动不行吗?”   “我警告你最好别动什么歪念头。”   她哼了一声,重又把门关上了。   这一夜,我睡在沙发上几乎彻夜未眠,不是我有什么邪念,而是我这人太认床了。第二天早上九点多醒来,全身上下都是酸的,脖子也差点扭歪了。   正在卫生间刷牙的时侯,韩雪忽然冲了进来,睁着睡眼朦胧的双眼,径直走到马桶边,脱下了裤子坐在马桶上,‘嘘嘘’地尿了起来。   “哇!”   看着那一抹神秘的青草幽谷和粉红花瓣从眼前一闪而过,听着小美女动人的尿尿声,我激动得差一点就吐血了,所幸只吐出满嘴的牙膏泡沫来。   “啊……你个死流氓。”   韩雪猛然醒悟,一声尖叫过后,一脚把我踢出了卫生间。   我狼狈不堪地站在客厅里,忽然听到钥匙插在锁孔里扭动的声音,紧接着大门慢慢地开了。   我的女朋友小文站在门前,有些惊讶地望着手里拿着把牙刷正在发愣的我问:“你怎么了,站在那发什么呆?”   “是谁呀?”   韩雪提拉着裤子从卫生间里出来,看见我的女友也是一下子呆了。   小文惊叫了起来:"你是谁?你们这是"两个女人四目相接,几乎立时便产生了一种山崩地裂的效应,把我震得是魂飞魄散。  总之我的感觉就是两个字:完了。

上一篇:女导游赵春玲被肛奸 下一篇:闺房纪实