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小说  »  母亲生殖器的诱惑

母亲生殖器的诱惑



  目前流传于网上的乱文大多属不实之作,作者第一篇文章也纯属虚构,因为碍 于伦理之故,所以大多数人选择了通过幻想来宣洩对母亲生殖器的某种情感,从而达到自己心理和生理上的双重满足。
鄙人认为与母亲做爱虽行不通,但窥视母亲的下体却大都可以成功,而且窥视母亲下体者的群体也很庞大,笔者就是其中一位,因为我们拥有共同的嗜好。
有一点需要强调的是:大多数人所见过的母亲的下体除了长满呈倒三角形阴毛的阴埠(有的母亲还不长阴毛),恐怕也就是屁股了,对于母亲两腿间的世界仍然一无所知,这不失为一件憾事,毕竟来自熟女私处的诱惑太大了,了解清楚未知世界意味着征服。
笔者是一名幸运儿,终于有幸饱览了母亲两腿间的好景致,实现了多年的夙愿,感觉甚是过瘾,在此笔者愿与各位已真正见过母亲生殖器或者还没见过母亲生殖器的朋友共同分享我的幸福,也希望能分享你们的幸福。
关于我妈妈的情况就不作介绍了,我就从偶然看见父母的两次性生活开始谈起吧。
记得第一次是在我十七岁那年的暑假期间,那阵子妈妈的单位对在职人员进行曆时半月的微机培训,培训完后还要进行考核。妈妈每天晚上六点都要去当地的一所学校去学电脑,直到晚上八点才回家,回到家洗漱完毕后还要继续複习。
那天像往常一样,妈妈洗漱完毕后,上身穿着一件普通的白色背心,下身穿着一条大红色裤头躺在镶有床头灯的床上看书。爸爸也躺在床上看着报纸,因为妈妈怕影响自己看书就不让他看电视。
我父母卧室的门是那种老式结构的木门,上面镶有四片透明的玻璃,为了防止 别人看到裏面就在门上挂了一张正好能遮住玻璃的门帘,由于他们的床横着对着门 ,所以即使他们关着门,我只要掀开门帘的一角也可以透过玻璃看到他们。
那些天每天晚上我都要光着下体站在门前凝视着躺在床上的妈妈。因为天热的缘故,有时妈妈洗漱完毕后为图一时凉快就光着下身躺在床上,这时我就能捞着看 妈妈的阴部了,不过由于他们的床是横着的,所以看到的只是妈妈横侧着的身体,而双腿中间的部分就无缘得见了,即使是这样我也已经很知足了。
我妈妈的阴埠很饱满,鼓鼓的像馒头一样,上面长满了棕褐色的弯弯曲曲的阴毛,阴毛长得很茂盛,长度能有四五厘米,看上去很美,妈妈的阴埠是一片肥沃的 土壤,是一块宝地,只有那裏才能长出诱人的阴毛。因此我还养成了收藏她掉在床单上的阴毛的习惯,久而久之已积攒了不少,你们想要的话我可以送给你们两根。
说实话我每次看妈妈的下体都是在看她的阴毛,而且每当看见她的阴毛,我的阴茎就能立即勃起,并且龟头上的尿道口裏还能分泌出滑液,弄得整个龟头都滑滑的,我很喜欢这种感觉。
我想自然界中的人也好,动物也好,只要雄性看到雌性的私处,受到来自雌性私处的诱惑后,都会有这种反应,这是一种原始的本能,是每个物种得以交合繁衍的前提。也就是说此时的我已经可以和妈妈进行交合了,遗憾的是不能。
那天我依旧光着下体挺着勃起的阴茎站在门外注视着妈妈的下体,妈妈下体穿着的那条红色裤头颜色很醒目,也很性感,我觉得红色就是慾火的象徵,能勾起我 体内原始的性慾。
不一会儿爸爸看完了报纸,因为无事可干就盯着妈妈雪白的大腿,看了一会儿用手抚摸着妈妈的大腿说:「今儿晚上弄弄吧?」
妈妈说:「不行,我要看书,改天吧。」
谁知爸爸没理会妈妈的答複,起身双手揪住妈妈裤头的两边往下褪,妈妈也没阻挠,露出阴毛后由于妈妈的屁股压住了裤头,爸爸轻轻拍拍妈妈的身体,妈妈微微抬起臀部,爸爸顺势往下一扯把她的裤头从双腿上脱了下来。
爸爸把妈妈的裤头丢到一旁,随手把一块毛巾垫在妈妈的屁股底下,防止性交时妈妈的淫液从阴道裏流到床单上,然后分开妈妈的双腿,褪去自己的内裤,挺着粗大的勃起的阴茎来到妈妈的两腿间,爸爸的龟头涨得通红。
当时我一阵儿激动,没想到能看到爸爸和妈妈性交,而且还开着灯,我为了看清楚点儿他们是如何交合的,急忙去拿望远镜,遗憾的是当我拿来望远镜时,爸爸 已经把阴茎插到了妈妈的阴道中(真奇怪难道妈妈的阴道已经湿润了吗),真后悔没看清爸爸插入妈妈阴道的过程,不过这也够刺激了,只见爸爸伏在妈妈的身上一 下一下抽动着阴茎,妈妈却并未配合他,依旧举着书看,任由爸爸在她的体内抽动,恣意的捅着她的阴道。
我边看边撸着自己涨得很厉害的阴茎,此时眼前的一切对我来说太刺激了。爸爸抽动的速度并不快,可惜我看不到妈妈的阴道,因为他们是侧对着我的,所以只能看到爸爸的阴茎一会儿抽出来一会儿插进去。
有时动作过大,爸爸的阴茎不小心从妈妈的阴道裏抽了出来,爸爸赶紧用手扶 着阴茎又重新插入,直到自己的下体和妈妈的下体重叠,速度不快,但幅度很大,能插得很深,整个阴茎都进入到了妈妈的阴道裏,然后就顶着妈妈长满阴毛的阴埠拧扯几下,我想那种感觉一定特爽。
这样插了几十下后,爸爸从妈妈身上爬起来,从妈妈体内抽出阴茎,然后蹲在 妈妈的两腿间藉着床垫的弹力用龟头一下一下的顶着妈妈的阴道口,只见爸爸那涨 得通红的龟头像捣蒜一样碰撞着妈妈的生殖器,看得我口干舌燥,真巴不得自己也能那样捅捅妈妈的生殖器。
过了一会儿,爸爸可能觉得妈妈不配合他,实在是无趣,不等射精就抽出阴茎,丢下下体裸露的妈妈,起身到一边睡觉了。
我仍然举着望远镜看着妈妈的阴部并搓揉着自己的阴茎,妈妈不自觉的曲起开的双腿,用一只手摸了摸两腿间刚才被爸爸插过的部位,然后抚摸着自己的阴毛,我分明看到她的手指从生殖器上拿开时,上面粘有亮晶晶的液体,那一定是她阴道中分泌的淫液。
又过了一阵儿妈妈可能困了就合上书关灯睡觉了,我赶紧搓揉着阴茎将精液朝妈妈阴部的方向射了出去,结束了本次偷窥。
第二次是在十八岁那年夏天的一个晚上。又是夏天,夏天真是一个处处充满着诱惑的季节。
半夜我突然睡醒了,朦胧中我听到爸妈的房间有响动,仔细一听,不想听到了妈妈气喘嘘嘘的呻吟声和爸爸低沈浑浊的粗喘声,原来他们在做爱,而且还是开着门的,我立马来了精神,马上爬起来,轻轻下床,蹑手蹑脚的来到他们卧室的门口比着墙壁而立。
那年,他们的床挪动了一下位置,部分床体被墙挡着,由于墙壁阻碍了他们的视线,正好我能看到他们,他们却发现不了我,我藉着微弱的月光往床上看,只见在离我只有一米远的床上,两个赤身裸体的人一上一下重叠在一起正兴奋的交媾着
下面那个白一些胖一点儿的人一看就知道是妈妈,就见她双手抱着爸爸的脊背,双腿盘在爸爸的腰上,被爸爸压在身下抽插着,爸爸喘着粗气扭动着胯部让阴茎在她的体内来回抽动,妈妈也配合着蠕动着下体,两人还不时的接吻。
虽然看不清他们的交合部位,但是可以听到爸爸的阴茎在妈妈的阴道中抽插时,由于阴茎挤压阴道裏的淫液和摩擦阴道壁而发出的唧唧声,很悦耳动听。妈妈的阴道此时一定很湿很滑,不然不会有这种声音。
「唧唧……」的淫乱声使我顾不了地凉就分开腿坐在地上一边看着眼前的景致 一边搓揉着阴茎。此时他们体内的慾火正在充分燃烧着,完全陶醉于激烈的性爱中,缠绵得难捨难分。绝想不到性交的场面会被我这么近距离的欣赏。
妈妈「嗯嗯嗯」的哼哼着,娇喘连连,感受着爸爸的抽插带给她的刺激。这时 听到他们的交合部位「啪」的一声,隐约见到爸爸用阴茎在妈妈的阴道裏使劲顶了 一下,就听妈妈「丝」的喊叫了一声说:「轻点儿,疼。」
刚说完,「啪」爸爸又使劲顶了一下,又听妈妈「丝」的一声说:「你怎么了,轻点儿。」
可能是妈妈的痛楚声激发了爸爸的征服欲,只听爸爸嗯了一声,不等妈妈回过劲儿来,又抽动阴茎「啪啪啪」在妈妈的阴道裏连续使劲顶了七八下,「丝……快停下……啊呀呀疼死我了……丝……你再这样不让你弄了,讨厌,快抽出去……丝……疼死我了。」妈妈忍不住咬着牙抽着冷气,痛苦的大声喊道。
爸爸见妈妈有点儿生气,赶忙说:「好好好,再不顶了。」爸爸伏在妈妈身上 ,阴茎在妈妈的阴道裏很缓慢的抽插着,等妈妈的痛楚减轻了一些,就稍微加重点儿力度抽动着阴茎,一会儿妈妈又「嗯嗯嗯嗯」的呻吟起来。
突然爸爸直起身双手擎着妈妈的双腿扛在双肩上向前推,然后双手双脚撑着床耸动着胯部使阴茎象打桩机一样快速插着妈妈的阴道,没防备的妈妈被爸爸的举动逗得笑了一声,双手急忙抓住床单保持平衡,不一会儿就在爸爸的抽插下大声喘息 起来,「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好热,好热,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嗯……」妈妈的的身体剧烈的抖动着,双手在床上到处乱抓,原来妈妈达到高潮了。
妈妈高潮时特有的叫声大大刺激着我,我没想到能亲耳听到妈妈的高潮声,亲
眼见到妈妈达到高潮。此时我想像着妈妈面部的表情使劲撸着阴茎。
妈妈大声喘息了五六分钟后才平静下来,爸爸把妈妈的腿放下来盘在自己腰上
,重新伏上妈妈的身体,不快不慢的抽插着妈妈的阴道,高潮过后的妈妈抱着爸爸 ,喉咙裏依然「嗯嗯嗯」哼哼着,体味着高潮的余潮带给她的快感。
过了一会儿爸爸呼吸急促,可能也要射精了,就对妈妈说:「放了吧」,妈妈 满足的说:「放吧」,于是爸爸双手撑着床以最快的速度抽动着插在妈妈阴道裏的
阴茎,妈妈赶忙抓紧爸爸的手臂,迎合着抬高阴部,伴随着爸爸的抽插「嗯嗯嗯嗯
嗯嗯嗯」的大声喊着,蠕动着下体,俩人交合处的唧唧声不断的响着。
爸爸喘着粗气大约急插了七十多下,忽然「啊」的一声伏在妈妈的身上,下体 紧紧的顶着妈妈的下体,全身哆嗦着在妈妈的阴道裏射了精,与此同时妈妈也「噗 」的吐了一口长气,整个身体抖动了几下,随即舒展开来,四肢从爸爸的身上滑落
下来,平放在床上。房间裏只剩下俩人急促的喘息声。
俩人一动不动,静静的重叠在一起,共同体味着性交后的欢娱。慢慢的,俩人
的喘息声随着高潮的退潮而渐趋平静。因为按照惯例,他们待会儿要起来清洗身体 ,我害怕他们发现我,就悄悄回到了自己的房间。
我坐在床上回味着刚才看到的一切,手淫射了精,精液射得很远,也很多。我 真后悔,其实我完全可以等到他们洗漱完毕睡着了的时候,去摸摸妈妈的生殖器, 因为他们做完爱后,通常不穿衣服睡觉,而且在做完爱后一般会很疲乏,睡得很死 ,说不定我还能真的插一下妈妈的阴道,反正她睡得迷迷糊糊,没準以为又是爸爸
在插她呢。
这就是我的第二次偷窥,最让我难忘的是爸爸用阴茎使劲顶妈妈的阴道,疼得
她大声叫喊时的情形,妈妈疼痛的叫声带给我很强烈的感官刺激,令我至今难忘。 能让我像爸爸那样在她阴道裏顶一下,我就知足了。错觉使我常常觉着那几下是我
顶的。不过我仍然不知到妈妈的生殖器长什么样,心裏很着急,有时真想不顾后果
就把妈妈的裤头扒下来,分开她的双腿,趴上前去看个究竟。
这种状况一直延续着,直到我十九岁时才达到了自己的心愿,那年我家洗手间 的木门由于长期受潮在底部烂了个角,趴在地上透过那个窟窿正好能看清楚裏面的 一切。
那天晚上爸爸不在家,当妈妈洗澡的时候,我悄悄趴在那个窟窿前向裏瞧,我
一点都不怕被发现,因为洗手间裏的灯光让妈妈注意不到窟窿外黑暗中的那双眼睛 。
我不太在意妈妈长得不错的上身,眼睛一直凝视着妈妈的下体,被水淋湿的阴
毛都贴在了妈妈的阴埠上,一缕一缕的,水流就沿着阴毛往下淌,一幅高山流水的
景象。
这时妈妈像小狗尿尿一样把一条腿担在浴盆沿上,然后用左手食指在两腿间的
那条缝中来回划动清洗着生殖器,看得我兴奋异常,不过由于手指的遮挡,还是看
不清楚,原来我以为妈妈清洗下体时得把手指头插到阴道裏,其实根本不是那样,
只有来月经时和性交完后才需那样洗,平常只要洗洗阴道口就行了。
一会儿妈妈洗完澡,从浴盆裏出来,我吓得刚想离开却发现妈妈洗完澡后在借
着浴盆裏的水洗内裤,她站立着身子背对着门,离门只有半米远,我正好可以看到
她的屁股,妈妈搓洗着手裏的内裤,大约有三四分钟,在她弯下腰去漂洗内裤时由 于要保持平衡必须要分开腿,这样一来,当她双腿微曲弯下腰撅起屁股的时候就把
整个生殖器暴露出来了,我终于看清了她的生殖器。
只见阴毛由饱满的阴埠绵延到两片大阴唇上,密度长度都呈递减状态,到会阴
肛门那就没有了,整齐不乱,阴蒂由于没受到刺激,不能勃起所以看不到,两片肥
厚的大阴唇因为长着阴毛而呈灰褐色,颜色也不是太深,应该说还是肉色,中间夹 着两片褐色的小阴唇,小阴唇中间上部的尿道口太小,不明显,那是妈妈尿尿的地
方,如果能看到妈妈尿尿就好了。
小阴唇下部则若隐若现的露着粉红色娇嫩的阴道口,裏面就是阴道,那儿是每 个男人的阴茎都想插进去捅两下的地方,只不过因为没有阴茎插入,阴道口现在是
闭合着的,只有性交时用龟头顶开阴道口,阴茎才能进到阴道裏,真想看看长短不
同、粗细不同的阴茎轮流用龟头顶开我妈妈的阴道口插入阴道时,她的阴道有什么
反应,再往下在会阴部就是妈妈的肛门了,肛门没什么好谈的,我不感兴趣。
此时看到妈妈这个诱人的姿势,我真想冲进去把肿胀的阴茎插到她的阴道裏面
插两下,感受一下阴道的滋味,可惜我不敢。(观察顺序:阴埠(含阴毛)—阴蒂
—大阴唇—小阴唇—尿道口—阴道口—肛门)这就是我妈妈的生殖器。诱惑我多年 的,让我魂牵梦萦的熟女生殖器,今天被我见到她的庐山真面目了,我的愿望终于
实现了,以后再也不必胡乱猜测它的样子了,手淫时也有了明确的参照物。
那天晚上我激动不已,关着灯坐在床上,用手搓揉着自己的阴茎,脑海裏回忆
着妈妈的生殖器的样子,想像着自己赤身裸体的伏在光溜溜的妈妈的身上,紧紧的
抱着妈妈,把妈妈压在身下,手扶着阴茎,用龟头慢慢顶开妈妈的阴道口,让阴茎
整个插在妈妈的阴道裏,让自己的生殖器和妈妈的生殖器亲密接触,让阴茎在妈妈
的阴道裏来回大幅抽插,想快就快想慢就慢,也能插得妈妈的阴道流出很多水,娇 喘连连。
在用阴茎抽插妈妈的阴道时也能发出唧唧声,也能在妈妈的阴道裏使劲顶几下
让妈妈忍不住「丝丝丝」的喊疼,也能让妈妈达到高潮时大声喘息很长时间,也能
顶住妈妈的下体,浑身哆嗦着在妈妈的阴道裏射精……就这样想着种种的情形,那
晚我连续手淫射了四次精。
以后只要爸爸不在家,每当妈妈洗澡的时候,我都会透过门角的窟窿偷看她的
生殖器。如今我最大的愿望就是把阴茎插到妈妈的阴道裏,我想今生怕是不能了。


上一篇:杂文 下一篇:捉姦在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