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人妻小说  »  医院性服号

医院性服号



  大家都说一般外科的患者都有旺盛的精神,尤其像我们这种地方。」年纪最大的武田杏子笑着说。
「没有错,说这里是医院不如说是宿舍还有实在感。」年纪第二大的川野柰美放下手里的杂誌说。
「而且又开朗,精神也很好。」杏子露出含有意思的笑容。
「你一直说有精神,有精神,是不是发生什么事情了?」喝可乐的山本由美子用俏皮的眼神看着她。
「妳能看得出来吗? 其实,什么也没有。」
「不,绝不会什么都没有。妳快坦白出来吧。」奈美把杂誌捲起来举在头上。
「没有什么,是我们大人的事。」
「这句话的问题可大了,妳是大人我就不是了吗? 我们可都是结婚十年有孩子的人。」
「对极了,要看什么情形,我虽然未婚也是标準的大人了。」
由美子翘起嘴巴表示不满,奈美突然说。
「我知道了,妳大概是指307 号房的病人吧!」
「妳认为那样吗? 究竟是什么样呢?」杏子故意装迷糊,可是她的眼神掩不住笑意。
「307 号房的病人,一定是那个章二先生了。」由美子一面点头一面说,同时也好像想到什么事情,露出微笑。
「对,那个人讨厌极了。」
「不错,好像他的好色是与生俱来的。当伤口好一点身体能动时,就只知道做一些色迷迷的事。」
「不对,身体还不能动时就那样了。」
说话时杏子一本正经的样子,大家都捧腹大笑。
那是在下午二时的休息时间,护理站除了大夜班的护理长元田真理子和还没有来的小夜班浅野良子外,护理
站有四名护士。护理站的前面是三坪大的磁砖地房间,里面是六大褟褟米的日式房间。武田杏子等人是在日
式房间里,千秋是在外面的房间看女性週刊杂誌,似忍不住听的听着里面房间的谈话。
「307 号房的章二先生是….」千秋想起她们谈到的男人。大概是十天前来住院,年龄是二十八岁皮肤
黝黑,撞到计程车伤到腰,左脚里有裂痕,右手也受伤,但正如杏子她们所说伤势已经好多了。听说是因为
车祸赔偿的问题,才迟迟没有出院。
「夏目小姐,妳也到这边来吧。」千秋在想那个章二的事情时,杏子带着笑容向她打招呼。
「不要一个人想心事,来聊天吧,妳虽然是未成年,但来到社会上就是社会人了。」
「我没有想心事….」千秋走到日式房间。
「已经习惯这里了吧? 该是习惯的时候了,对这里有什么感想? 」
「我很喜欢这里,整个医院都有开朗的感觉。」千秋这样回答,但内心想着其他的事情。
开朗确实是开朗,可是任何事都有表里两面的。」川野奈美把杂誌靠在脸上对千秋说。
「妳又在装傻了。」杏子打她一下,奈美发出尖叫声。
「夏目小姐,明白了吗? 患者开朗的话,我们也会变成这样,开始时也许会不习惯,但很快就会习惯
了,这一点妳放心吧。」
奈美接下去说:「大概已经习惯了吧? 妳不是已经十九岁了吗? 」
「生日还没到呢!」千秋低下头,连自己也感觉出脸红了。
「夏目小姐,我可以过来吗?」武田杏子带着笑容靠近千秋。
「究竟是什么事呢?」千秋感到气氛有点异常。
「让我摸还不到二十岁的乳房吧!」杏子说着。
「这….请不要开玩笑了,是不是?」千秋向其他的人徵求同意,但很遗憾的,没有一个人站在千秋这
一边,而且露出好奇的眼光,準备看事情的发展。
「可以吧? 我想回忆一下那种很久以前的感觉。」
「我不要,真的我不要。」千秋用双手保护自己的胸部。
现在如果是夜晚,而且和杏子单独二人的话,心情也许会不一样,况且已经经验过同性恋,也听过院长说的
话,自以为了解这个医院的独特气氛。
可是眼前有二个资深的护士,更重要的,现在是大白天,前几天和院长的那件事至少是在不用担心有人来的
第三手术室里面的小房间,在护理站,是随时可能有人进来。
「有什么关係? 夏目小姐,让她摸一摸吧,又不会少一块肉。」
川野奈美一面说一面过来抓住千秋的双手。
「啊,真的不要这样。」就在千秋转头看奈美时,杏子的手摸到乳房。
「啊..不要。」千秋为逃避那只手扭动身体,但手被奈美抓住,一点办法也没有,杏子的手从衣服上摸
到千秋的右乳房。
「哇! 好大啊! 」杏子发出很大的声音。
「又大又丰满,而且还有弹性。」
「啊….求求妳不要这样啦。」千秋一面哀求一面挣扎,可是杏子不理会千秋的话。
「这样的年轻真叫人羡慕,能分给我三分之一就好了。」
「真的吗? 也让我摸摸看。」
山本由美子来到千秋的面前,伸手握左边的乳房,然后像检查似的轻轻揉。
「不错,好像乳房的肉还有节奏感。」
「不要这样啦,会有人来的。」遭到两个女人抚摸乳房,千秋忍不住发出娇柔的声音。不愧是同性,知
道女人的敏感部分。
「不能这样,我….」可是那两个女人完全不理会千秋的哀求,从衣服上握紧乳房,向左右摇动,上下
捏弄,任意的用手掌玩弄。
「喂,既然这样还不如直接的好。」抓住千秋双手的杏子,带着兴奋的口吻说。
「啊….求求妳们不要这样了。」
这样的哀求当然没用,杏子把千秋的白衣拉鍊拉开。
「哇! 肉是隆起的,有年轻的味道。」杏子高兴的大叫,然后伸手到乳罩上。
「武田小姐,不要把乳罩….」
「有什么关係,我们都是护士。」乳罩被拉下去,千秋的胸部感到解放感。
胸部的自由和一种放弃挣扎的心情,使她失去反抗的力量。
已经被看到以后,心情反而感到轻鬆。不过只有她一个人弄成这样感到难为情而已。其实大家都是同性,事
到如今不如大家都一样会觉得更轻鬆,有人来了也没关係,至少责任不在她自己。
「这是十八岁的乳房,不过十八岁也应该有敏感的反应吧。」杏子像自言自语的说着,就用二根手指捏
住右边的乳头。
「啊! 」强烈的刺激感使千秋忍不住叫出来。
「好像很敏感的样子。」奈美捏住左边的乳头。
「夏目小姐,妳的感度很好吧。」杏子悄悄的说,使乳头上的手指移到乳晕上。
千秋把手放在杏子的手上回答,自己觉得感度是不错的。但没有和别人比较过,精神特别激动,根本没有想
到感度的事。
「这样弄会怎样? 」用手掌包住乳头画起圆圈。
「不要紧,这样弄会怎样? 」这一次是用姆指和食指夹住乳头的根部揉搓。
「好可爱的乳头,红红的硬起来了。」右边的乳头被含在柔软的嘴里。
「啊! 啊..」因为太舒服,千秋相反的想推开杏子的头。可是杏子不让她得逞舌,尖在乳头上扫来扫去。
「啊! 不能这样! 」「我也来爱妳吧!」奈美和杏子一样,把左边的乳头含在嘴里。
「啊! 啊..」千秋的头猛向后仰,就像双胞胎吃奶一样,抱住两个人的头。
两个人吸吮乳头的节奏不同,一种无法形容的美感,像电流一样传到下面的小肉豆上,不由己的夹紧大腿扭动。
这时候由美子的手偷偷伸向那里。「我让妳的这里也舒服吧。」
在那里抚摸,手指微妙的动作在最敏感的地方活动,千秋忍不住扭动屁股分开腿。
「躺下来吧。」这样说的是杏子。
「先要轻鬆一下。」奈美伸手到白衣里解开乳罩的挂钩。
「那么,这一边也应该轻鬆一下。」在千秋两边的人把她推倒,由美子把千秋的裤袜和三角裤拉下来。
「她的毛长齐还不到一年吧,我喜欢这样,软软的,像羊毛一样轻飘飘的。」
敏感的肉豆被轻柔的抚摸,美感在那一带扩散。因为强烈的快感,不得不夹紧大腿。裤袜和三角裤挂在膝盖
的上面。由美子的手在下腹部和屁股上摸来摸去,抚摸的感觉和男人的手好像完全不一样。
云上一样轻飘飘的,一直担心自己会做错事情。除非是为了消除精神压力做的手
上身也有同样的感觉,左右乳房分别在柔软的手掌里,充血增加感度的乳头,被嘴唇吸吮,有时候还会有牙
齿的攻击。
「啊..」抬起胸,大腿颤抖,千秋忍不住发出欢愉的声音。
「舒服了吗? 这里和这里也舒服了吗?」在下腹部上抚摸的手经过夹紧的大腿,稍许钻入大腿根里。
「把这里的力量放鬆吧。」千秋知道由美子的目标在那里,因此使身体颤抖,可是也放鬆那里的力量 。
手指摸到半闭的肉缝,溼溼的骚痒的花瓣,两个膝盖夹紧到痛的程度,同时挺直身体。
「已经这样湿淋淋了,这里面呀,好像是活的。」
「上一边是越来越硬了,上天堂去吧,舒舒服服的上天堂去吧。」
阴核和阴唇都忍不住强烈的刺激,千秋的身体不由己的开始上下扭动屁股。
「舒服了吗? 妳可以更用力的扭动屁股。」
屁股上下移动,同时胸部向上挺。感觉出自己的乳头已经硬到极点,有二个人在吸吮乳头。
「不行了,快要洩了,忍不住了….」
「妳可以得到更大的痛快,快用力扭屁股..」右边的乳头被牙齿咬,手在胸上来回抚摸。
这一次是咬左边的乳头,但感觉和右边不一样,这一边的手在抚摸脖子和耳朵,千秋知道那个时间的来临。
屁股挺得更高,玩弄阴核的手动作加快,摸花唇的手指进入肉洞里。
发出欢乐的声音,这个声音低而粗,不像是自己的声音。
「呕! 呕..」无法克制自己,还是发出野兽般的声音,快感不断的从下面向上涌出。
进入肉洞里的手指开始活动,有节奏的进进出出,轻轻碰阴壁,压迫阴口,这种动作只有女人才能做的出来。
不行了,真的要洩了,要达到高潮,会在痉挛中洩出来,就在千秋朦胧的想到这里时,阴核的皮被剥开了。
快感传到脚趾头上,肛门也觉的湿湿的,一定是溜出来的蜜汁。
「哟,好可爱! 」随着这句话,被剥开的阴核被吸入嘴里。
快感愈来愈强烈,身体里的阴核也自动的开始蠕动..。
「洩出来了!」千秋这样叫出来。
敏感的阴核受到触摸打诊,每一下都传到湿湿的肛门上,刺激使肛门不停的一张一合的蠕动。
听到这个声音张开眼睛,看到戴护士帽的武田杏子。
千秋想起来,可是身体不听使唤,但还是想设法起来。
「没有关係,妳不用起来了。」杏子露出微笑压下她的肩头。
「怎么样? 舒服了吗? 完全都洩出来了吗? 我让妳再洩一次,然后也让我洩出来吧。」
千秋在心里想,希望就这样放过她。如果再洩身体真的会站不起来。和院长那一次也很强烈,事后就像走在
淫,现在已经够了。
「妳使用过这种东西吗? 唔..」杏子拿在手里给千秋看的是粉红色的塑胶棒,当然看就知道那是电动阳具。
「不过,知道还是知道,让我用这个把妳逐上天堂去吧,休息时间还有二十分钟,妳用这个洩过之后,
休息一下正好是三点钟。」
「看到妳上了天堂,那两位小姐已经变成那样了。」
转过头去看川野奈美和山本由美子二个互相拥抱把手伸入对方的大腿根。
两个白衣天使的拥抱,使千秋感到无比的性感与刺激。
「让我弄,好不好?」杏子打开开闢,送到骚痒感还没有消失的阴部上。
无法忍受的快感使千秋扭动屁股,同样是有夫之妇的武田杏子使用的大概只有十公分大小但威力是不小,也
许是已经洩过一次的关係,那种振动显得特别淫烈。
「啊! 啊..」从碰到的部分到膝盖内侧都产生麻痺感,千秋忍不住扭动身体。
「妳也给我弄。」千秋的右手被拉过去,手指碰到毛,然后有湿润的肉包围手指。
「啊!」杏子在千秋的胸前发出快感的声音。
从另外两个人的甜美声中,也听到手指活动在阴唇里发出的水声,还有就是电动假阳具的声音。
受到资深护士们的洗礼,千秋立刻陷入官能的世界里。不过使她的品质与浓度发生决定性改变的事是在洗礼
后第三天发生。
这一天千秋是大夜班,十二点以后302 号房的灯仍旧亮着。
「青田太太会有什么事? 大概是兴奋的不能入睡。」青田太太是明天早晨就要出院,大概因此兴奋的不能睡。
「青田太太,还没睡吗?」千秋轻轻推开门向里看。
「哦,护士小姐。」青田太太的眼睛没有睡意。
「想到明天就不能入睡了吗?」千秋问着青田太太。
「不! 不是那样的..其他的人都睡了吗?」青田太太说着。
「我想是的,我看过的病房是大家都睡了。」千秋回答着。
「哦..护士小姐,妳来一下,来这里坐下吧。」青田太太伸出右手。
千秋拉过来一把圆椅在床边坐下。
「我知道护士小姐今天是大夜班,一定是有缘份。」
「所以我没有办法睡觉,从下午就开始心跳。如果发生什么事情,如果妳不能来,所以我很担心 。」
「妳说是什么意思呢?」千秋露出笑容,从青田太太的口吻就知道不是普通的事。
「不是一辈子都见不到,想要见面是随时都可以,但还是暂时要分开了吧?」
「我有一点奇怪吗? 恐怕很少我这样的病患吧。妳把手给我好吗?」
千秋更觉得不寻常,伸出左手。
「啊,这就是护士小姐夏目千秋的手。」
青田太太握住千秋的手,又用右手压在上面。「软绵绵的真温暖,护士小姐妳几岁? 二十? 十九? 还是
更年轻 ?」
「十八岁,但九月就十九了。」千秋回答。
好像很感动的握住千秋的手说「好年轻,比我年轻十岁,为什么这样年轻..」
「青田太太也很年轻呀!」
「没有,和妳比较就差多了,你的手像婴儿一样柔软。」青田太太抚摸千秋的手。
「这..青田太太….」千秋产生奇妙的感觉,想收回手时,青田太太已经把嘴唇压在她的手背上。
突然的亲吻使千秋慌乱,连收回手的事都忘了。
「我吻了妳可爱的手,嘻嘻嘻。我有一个请求,为了这件事我就从白天紧张到现在。」青田太太在千秋
的手上吻着摸着说。
「对不起,因为妳的手太可爱了。」青田太太的嘴唇移到手指头上,把小手指含在嘴里。
「妳不要害怕,会答应我的要求吧? 妳一定得答应。」
「我不知道..我不要妳这样。」
青田太太用牙咬千秋的小指。
「啊!」强烈的麻痺感从手臂掠过。
「妳肯答应吗? 请说说看..让我说出来妳若是不答应,我不会饶了妳。」
「妳再过来一点,我太难为情。」青田太太伸出右手搂千秋的肩,千秋失去平衡右手按在毛毯上。感到
有软绵绵的东西,急忙把手移到边上。
「摸我的乳房吧。」青田太太在千秋的耳边用娇柔的声音说。
千秋感到紧张,青田太太把千秋的左手拉进毛毯里。
「啊,青田太太求求妳..这样弄不好。」
青田太太的睡衣胸口已经拉开,手摸在丰满的乳房上。
「妳一定要给我弄,妳不弄我就不放开妳的手。」青田太太的口吻很急迫。
千秋低头看青田太太:「要我怎么弄?」
「这样揉。」青田太太用手压在千秋的手上,开始活动。
随着活动的手,手掌下的乳房改变形状,确实是成熟女人的感觉,弹性也许比不上十八岁的千秋,但大十岁
的青田太太的乳房是滑润而成熟的肉球。
「对,就是这样,啊..好舒服。」青田太太皱起眉头扭动身体,看她有强烈性感的样子,千秋心不由得
注意到自己有性感时大概也会那样扭动身体,在同事们的爱抚下大概就是这样扭动身体发出快感的哼声,最
后洩出来。想到这里就自动开始抚摸。
千秋的右手用力揉左边的乳房,用姆指和食指夹住变硬的乳头。
青田太太表示有快感,然后用力抓住千秋的右臂:「还有这一边,二个都弄吧。」
千秋掀起毛毯,从胸口的睡衣部分露出乳房。
「这样弄会怎样? 」千秋听出自己的声音是沙哑的,同时一起拧两个乳头。
「啊..」青田太太仰起头,发出快要哭泣般的声音。
「啊..我快要忍不住了,快在那里舔吧,咬吧! 」听到哀求声,千秋看面前的乳头。
被二根手指夹住的乳头已经充血,比刚才红了很多,有小皱纹密集,表面微微湿润,好像等待有人把它含进
嘴里。
千秋的嘴被吸引过去,闻到甜美的汗味,张开嘴把乳头含在嘴里。
「唔..啊..」青田太太把千秋的头紧紧抱在怀里,也不管头上还有白帽。
搓揉左边的乳房,轻轻用牙齿咬右边的乳头,这样反覆爱抚时,青田太太更疯狂不停的发出表示快感的哼声
,用力扭动身体,把千秋的白帽也碰掉了。
青田太太在毛毯里夹紧大腿摩擦那种样子,连千秋也感觉出来。
「她那里也许已经湿淋淋了。」千秋一面用舌头玩弄乳头一面想。
就在这时,青田太太提出要求:「求求妳也在下面弄吧!」
千秋抬起头,发现青田太太和同事们的情形完全不一样,因为青田太太没有把这件事看成单纯的游戏,认为
这是同性间的爱情,千秋感觉出青田太太是深深的爱上她。
「妳是明知故问,我已经不能忍耐了。」青田太太握住乳房上的右手拉到毛毯里。
「啊! 青田太太。」进入毛毯里的手碰到一堆毛。
感觉出耻毛下有温暖的肌肤,说那里是膜也许更正确,因为手指上有特殊的感觉。
「我就是想要妳来弄这里。」青田太太在拉千秋的手,用手尖碰到硬块。
「啊! 就是那里,为了这个,我脱了衣服等妳的,妳看吧。」青田太太竖起腿拉开毛毯。
千秋的眼睛被吸引在自己的手抚摸的地方。
那里的毛好像沾满露水,发出黑色的光泽,数量可能有千秋的一倍。
「这二週以来,我每天在心里想着妳,自己玩弄这里,今天是最后一夜,好不好?」


上一篇:真爱教 下一篇:轮姦嫂子(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