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少妇小说  »  [男同][小孩和老头]

[男同][小孩和老头]



    黑子几岁的时候,很少跟爹去洗澡。爹升井后,在班上洗完才回家。有时,
还带个矿上发的大面包回来。爹是舍不得吃,拿回来给孩子们解解谗。黑子大了
才知道,爹是饿着肚子在井下干了一个班儿。再说,那个面包总吃就反酸,矿工
们常年吃都够性了。黑子多半是妈领着和姐一块儿去洗澡。印象中女的都没有爹
那样儿的鸡吧,都是平的。黑糊糊的有毛,也没有什么太多的记忆。五六岁以后,
就和大孩子去男堂子洗了。洗什么呀?就是玩水!还淹过几回,被大人一把就抓
起来了。呛的那个难受啊!啊啊的大哭。

  小孩儿牛子都没有毛,一看见大人胯下就害怕!毛烘烘的东西还没有尖儿,
是个圆圆的头。有个小孩一进来,就拽着他爸的鸡吧喊:「我爸有个大牛子」!

  澡堂子里的大人轰的都笑起来!小孩儿们却觉得,有啥好笑的?多恶心!大
人那个玩意儿还长毛,多埋汰呀!

  黑子在经历了家里半夜那一幕后,就经常想,大人的鸡吧也能硬么?还以为
就小孩儿才硬呢!以后,黑子就总想再看到大人的硬鸡吧,可始终没有这个机会。

  澡堂子里的大人们也都不硬啊?就是小孩儿们,动不动就硬起来了!特别是,
用淋浴喷头水一浇,都比着看谁的被水冲不倒!黑子迷茫到十三四的时候,这个
念头就愈发严重了!就等着盼着,再能见识大人那个令他神魂颠倒的硬家伙!

  机会终于来了……

  寒假的一天,黑子去同学家玩儿。回家的路上,看见一个老头。有六七十岁
吧?穿着东北老人典型的老式缅裆棉衣裤,带顶狗皮棉帽子,进了路边的一间公
厕。黑子一看,机会来了!看看,老头的鸡吧什么样?也跟着进了去。

  老头在大便。黑子就在旁边,撒尿等着。尿完了,也不走。装做慢慢儿在系
裤带。看老头擦完屁股,起身要提棉裤的时候。黑子走到老头面前,壮着胆子说
:「爷爷,让我摸摸你的鸡吧行么」?老头一楞说:「摸它干啥」?黑子脸上都
觉着发烧了,说:「就想看看」。这时,黑子才看到,老头只有一只眼睛是好的。

  那边,是只瞎眼都瘪进去了。老头站起身来,好象犹豫了一下说:「那你摸
吧」。

  黑子没有想到老头竟真的答应了他的请求。便伸出手,去抚摩老头那个发黑
的老鸡吧。

  开始,老头的不是很硬。在黑子轻轻的来回抚摩下,逐渐硬起来了。黑子惊
奇地问到:「老头的鸡吧,也能硬啊」?老头这时也很狎昵的说道:「是啊,也
能硬」。「好玩么」?黑子兴奋地,只顾来回用小手爱惜的抚摩着。不懂,也不
会给老头手淫。只觉得挺好玩儿的!

  黑子把脸贴近老头鸡吧,仔细地欣赏着老头的东西。——它不很粗。好象,
没有在家里半夜看到的,那个老爷们儿的大。颜色也不太一样,那个发红发紫。

  老头的发黑。牛子头也没有那个充实饱满,比那个老了许多呀!可毕竟,是
黑子梦寐以求的大人东西呀!

  黑子的小手,来回在老头肉棍儿上的抚摩,逐渐激起了老头的性欲,竟「哼
哼」!的出了声。黑子便问到:「你肏过屄么」?老头舒服的细声回答:「肏过
呀」!

  黑子毕竟还小,还没有通精。不知道大人「肏屄」是怎么回事儿。黑子太想
知道,那些整天使他迷惘的东西!

  「那得劲儿么」?老头呻吟着回答:「可得劲儿了」!「嗯」!「嗯」!黑
子把老头摸的性致愈发高涨了!

  老头让黑子转过身来,背对着他。老头把黑子还没有系好的棉裤,一把就退
了下来!把黑子的屁股蛋儿紧紧的搂着,贴着他的老鸡吧。黑子也不明白老头要
干什么?

  老头儿在黑子的屁股上,一边使着劲儿。一边用手摸索着,寻找着黑子的屁
眼儿。黑子又问他:「女的屄好玩么」?老头乐孜孜的答道:「可好玩了」!老
头把手,在没有几颗牙的嘴吧子上抹了一把,又往黑子屁股沟里蹭了一下。这时,
黑子感到老头抱住他屁股的手,使劲儿地掰开了他的屁股蛋儿。

  一股剧痛,突然袭来!黑子「哎呀」!疼的叫出了声。原来,老头把个老黑
鸡吧,使劲儿地捅在了黑子的屁股沟里。黑子一下明白了!老头是要干他的小屁
眼儿呀?老头鸡吧没有对正,把黑子一下给顶跑了。黑子有点哭腔地说道:「疼
啊」!老头这时性欲正高涨,把黑子一把拽了回来。说:「没事儿,不疼啊」!

  又把老黑鸡吧,在黑子屁股沟里上下地磨擦着。正要再试着进入……

  这时,厕所门外传来了脚步声。老头急忙推开黑子,把老缅裆棉裤掩上。装
做没事儿似的走下了蹲位。

  进来个大老爷们儿。他看着两个一老一少,不大自然的面孔。好象觉出点儿
什么?左右看看,掏出家伙尿了起来。

  老头慢慢出去了。黑子还想,等那个人走后再和老头玩。可老头却象什么事
情也没发生过,头也没回地走了。黑子一看,只好也走出了厕所。

  那个后进来的男人。出来后,还好象发现了什么似的。盯着黑子看了一眼走
了……

  三黑子到了性冲动的年龄后,渴望能再摸到老头鸡吧的想法,由于不容易实
现,好象淡忘了一点。可和同年的小伙伴儿有了兴趣。和邻居的小鹏小,经常在
一起互相摸鸡玩。那时,还不懂什么叫手淫。摸的兴奋了,就趴在对方的肚皮上。

  模仿着大人性交的动作,感到很舒服。都十四五岁了,还不懂男人有精这回
事儿。

  一个月夜的晚上。黑子睡梦里,在和一个女孩追逐着……他疯笑着,把女孩
儿紧紧的搂在怀里说:「我要进去,我要肏进去」!——还没等对准女孩的那儿
……就觉得,大把大把的尿,滚滚喷涌着……一大杆儿,一大杆儿的。好得劲儿
啊!猛然醒来!原来是场梦呀?……怎么,裤衩儿和大腿上,黏糊糊的什么东西
呀?问身边还没有睡的妈:「是谁,把鼻涕弄我裤衩上了」?妈笑着说:「没有
啊,谁能把鼻涕往你身上弄啊」?黑子不明白了,什么玩意啊?……

  学校操场上,黑子伸手去抓单杠。滴流儿滑的,抓了个满手大鼻涕!肏!这
他妈的谁干的?

  旁边,几个大同学嘿嘿地坏笑着喊:「看那,他出熊啦」!黑子也不懂他们
什么意思,反正不是什么好话。臊的脸通红,跑着离开了这几个坏小子!

  以后,黑子又陆续做了几回类似的性梦。又一次的梦遗后,黑子猛然明白了!

  这就是《生理学》书上讲的精液吧?是为了生小孩儿的!哦!我能生孩子了,
我可以和女的生孩子了!我长大了,将来,一定要生个孩子,就可以当爸爸了!

  黑子和小伙伴儿们,在一起探讨着梦遗,交流着梦中的快乐!可谁也不知道,
那玩意儿,怎么才能白天也弄出来呀?

  在一次,和小鹏蹭肚皮的欢乐中。小鹏突然激动地喊到:「我不行了,要尿
出来了」!黑子说:「我看看」?还没等黑子起身,小鹏的鸡吧已经穿蹿出了几
杆儿浓浓的精液!

  「真得劲儿啊」!小鹏说。黑子问他:「什么滋味儿」?小鹏无法形容他的
感受。告诉黑子:「比做梦还过瘾」!

  黑子也在小鹏的肚皮上使劲儿干着。只觉得小牛子热忽忽,细痒痒的,有种
说不清的快意!可玩到牛子头儿都弄疼了,也没有出来什么东西?

  一个夏日的夜晚。离黑子家不远的部队驻地,放露天电影。孩子们都去玩了。

  黑子遇见了小鹏的一个同学,两个唠的挺热乎。俩人搂着肩膀,边看边说唠
着,男孩儿们神秘的笑话儿。黑子把手隔着外裤,轻摸着那个孩子的小牛儿。可
能都是性冲动年龄的原因,那个孩子把裆稍微往后缩了一下,就任黑子摸了……

  黑子把那孩子的东西摸的棒棒的!那孩子感觉很舒服,很得劲儿!也伸出一
只手,去摸黑子的。黑子一看,他那么有意。就俯在他耳边轻声说:「走,我们
去那边」。

  黑子领他来到营房后面的战壕里。和那孩子退下了裤子,互相摸了起来。

  男孩儿很白净,还没有长毛儿。可小牛儿硬起来,不比黑子的小!黑子说:
「好不好玩儿」?男孩儿说:「好玩」。黑子说:「我肏你肚皮好么」?男孩儿
问:「怎么操啊」?

  黑子让男孩儿躺在壕沟的土堆上,把火热的鸡吧,贴在男孩儿白净娇嫩的肚
皮上蹭着,摩擦着。男孩儿也兴奋的不知怎样玩儿才好。抱着黑子肚皮拱着,享
受着新奇的快乐……

  黑子爱怜的,把他当作女孩儿一样地抚摩着,亲着他的小脸儿。黑子心里想
;和女孩儿大概就是这种感觉吧?他太喜欢这个男孩儿了!

  虽说,他和黑子同龄。但发育好象晚,还没有长小胡儿和毛儿。就象,才十
一二岁。

  黑子在他肚皮上摩擦着,舒服的让黑子越来越兴奋……黑子想到了,那个半
夜出现在家里的大光腚儿!那个男人,肯定和我妈也这样的得劲儿!黑子想到这
里,兴奋劲儿就上来了!原来我妈也要得劲儿啊?可能大人都要这么得劲儿啊?

  要不,这个男孩儿怎么愿意跟他来呢?黑子这时,只觉得卵子根部一阵阵的
发麻,感觉一股尿就要冲了出来……啊!又一股!又一股!啊,还有……啊!真
得劲儿,真过瘾啊!黑子惊喜地知道自己也能射精了!没想到,射精真这么得劲
儿过瘾呀!

  身下的男孩儿这时有点儿委屈的说:「你把什么尿我身上了呀」?黑子说:
「我有精了,我可以生儿子了」!那个男孩儿懵懂地问:「什么叫精啊」?黑子
有点儿羞愧地告诉他:「你也会有的,以后会有的」。

  黑子给他用手,把肚皮上的精液擦了擦。亲了一口:「以后还和我玩么」?」

  嗯」!「不要和别人说这个啊」?」嗯」!

  走,回去看电影去!……

上一篇:我和我的男人同性,不喜勿进 下一篇:[秀色][东京俱乐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