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情色小说  »  乱伦小说  »  二姐诱惑我干她

二姐诱惑我干她

今天二姐穿丝袜让我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实在是太兴奋了,这是我苦苦要求好几个月二姐才答应的。

只见二姐正在房内脱着衣服,上身只剩下了淡粉色的丝质上衣,柔软的丝质衬衫贴着她34c挺秀的双峰,雪白的乳沟隐现,看了让人心跳加快;由于是准备要洗澡的缘故,她也没有再把刚才的小内裤穿上,一双长长的美腿袒露无遗,芳草萋萋之间一点红若隐若现,更让人血脉怦张;最让我受不了的是,她手中居然还提着二条小内裤,更过份的竟然还是我最喜欢最性感的黑色蕾丝,一条包臀、一条丁字。我靠,二姐今天难道是春心大动,要我帮她选一条,是不是还要我帮她穿上啊。一想到那旖旎的场景,哇,我的口水都快下来了。

二姐看我色迷迷的样子更是得意,微微笑着向我招了招手,腻声道:“小新,你看我是穿哪一条更好看啊。”

其实也不用她招手了,我早就身不由己地走到二姐身边,涎着脸笑道:“二姐是天仙下凡,穿哪一条都好看,要是……”正想说“要是不穿就更好看了”之流的风话,心中却突生警觉,不对啊,她刚才叫我进房间时语气可不象现在这么温柔,而且她现在居然还叫我“小新”而不是“小白”,其中必有什么不妙不处。

还没等我想明白是怎么样的温柔陷阱,二姐已经变脸,一手拧住我耳朵,冷笑道:“二条都很好看是不是?!”见我不知死活地还在点头,用手一拧将我头扭向衣橱,道:“里面好看的东西还多着呢,死小鬼,死小白,这是我的房间,你居然敢让别的女人住进来,是不是当我好欺负啊?”

真没想到,衣橱之内的好东西可还真不少啊,各式流行的衣裙就先不说了,光是形形色色的各式内衣、内裤和丝袜就有二三十件之多,下面没拆封的还有十几件呢。

我们的新房是二姐去北京之后才买的,三室二厅再加阁楼,面积也算是不小的了。三个房间我们姐弟三人一人一间,一个厅是客厅,另一个当然就是餐厅了,至于阁楼就被我们改成书房和健身房,婴儿房嘛,现在还不作考虑。二姐平时既然不在家,她的房间也不能浪费啊,徐可、章敏、李如云她们平时三天两头就要来我家过夜,自然就被她们几个占领了,想来时就来住几天,早已当成她们自己的房间一样。我靠,她们明知二姐这回寒假回来肯定要住自己房间的,居然不把自己的衣物弄走,这不是存心在向二姐示威,更是和我的皮肉过不去嘛,这回惨了,还不知会被二姐拧掉几斤肉呢。

二姐怒气未消,在我身上又拧又咬,恨恨地骂着:“死小鬼,你还真是风流成性了啊,想当初你就骗着我的姐姐在外面鬼混,后来居然还敢领着那些女人找上门来,既然姐姐没说什么,我也就忍了,现在倒好,你居然敢让她们住进我的房间来了,是不是还在我的床上鬼混过了啊。不行,这些床单、被子我全被要换过,免得被你们的脏东西中毒熏死。”

我倒,至于这么厉害嘛,我的“脏东西”你又不是没见识过,就算不能提神醒脑,至少也算是清香裘人吧。不过二姐现在正是醋海兴波之际,哪会管我这么多的好处,又扯着我的耳朵进了我的房间,果然又搜出了几条或白或粉的内衣内裤,看那花色式样就知道是林诗怡和丁玲的,这下更引得二姐对我双施酷刑,让我欲哭无泪。

不行了,再这样下去我非光荣了不可。我一把抱起二姐,又张嘴将她的樱桃小嘴给堵上,这下世界总算是清静了。

“唔唔唔…不要……”二姐醋意未消,还不想这么便宜地就放过我,双手在我背上又拧又打,推拒着我。

我不理会她的推拒,舌头已经伸入她口中,绞动着她的柔舌。一只手已经拨开了胸罩,握住了她34c的玉峰,指尖捏着她的椒尖轻轻柔动着。

与我深吻的二姐喘气开始粗重,也开始反手抱住我,柔滑的舌头伸入我的口中不停的翻腾,我啜饮着她口中的蜜汁。二姐这时全身发烫,双手抱住我的头,贪婪的张口将我的舌头吞入她温热的口中吸食着。下面我迫不及待的伸手探入她的胯间,手指触摸到一团热呼呼的小火山,小火山口已流出热烫的浓浆……“唔!不行!我们没结婚之前姐姐不许我们这样的,唔,死小鬼还不放开!”二姐挣脱紧吸在一起的柔唇,喘着气说。

我闻言也不由泄了气,无柰地停下了动作。现在大姐对我和众多女友的风流放纵已不象以前那样看得紧了,一来是我们之间的关系彼此都已公开,二来对我的学习、生活看来也没有带来太多什么不利的影响,而且她自己也渐渐沉溺于我的无限爱恋之中,自己立场不坚定,再想说别人就有些说不出口了。

但对我和二姐,大姐却依然看得紧紧的,这次二姐要回家过寒假,大姐就对我和二姐三令五申地发出警告,决不许我和二姐发生婚前性行为。最后居然还拿出了什么叶家的“祖训”,说什么叶家娶进门的媳妇、叶家嫁出去的女儿,在新婚之夜都必须保持处子之身,不然儿媳所生之子不入家谱,出嫁之女那就更不用说了,本来就不入家谱的。

我靠,也不知这东西是真的还是假的,我怎么以前从来没有听大姐说起过。但是看大姐的神情有些郁郁不乐的样子,似乎又有些象真的,她已经和我发生过关系,不会是为了什么没能把处子之身保持到新婚之夜而有愧于叶家祖先吧。我心想,幸好叶家的老祖宗们也是些重男轻女的家伙,没有要求叶家的男子在新婚之夜还要保持童子之身,不然我岂不是惨了?不过严格地说起来,我是大姐从外面捡回来的,从血缘上也不算正宗的叶家子孙,大姐就不必对我要求太苛刻了吧,反正二姐是不是处子之身也都入不了家谱的,但看看大姐的表情,这话也没敢说出口。

二姐见我还不肯放开她,加上花蕊还被我的坏东西顶着厮磨,又痒又胀,不由扭了扭身子,腻声道:“小新,人家好冷。”靠,又来了,我现在听到二姐叫我“小新”就心惊胆战,还不如叫我“小白”反倒来得塌实,妈妈的,我这不是犯贱嘛。二姐见我还在发呆,嗔道:“死小白,没听见我说冷吗,还不快给我去放热水,我要洗澡。”

“切,你早说嘛,害得我的小心肝还扑通扑通地跳呢。”说完,我躲过二姐的拳头,拦腰将她抱起。二姐钻在我怀里,笑道:“死小鬼,刚才还叫苦叫累的,一听说去洗澡就又有劲了,真是小色鬼。”

小区的管道煤气还没有开通,所以我们现在用的是电热水器,水温在我去接车站接二姐的时候就已经调好了。很快,我就将浴缸的水加满了,二姐也玉体袒裎地迈入水中,还向我抛了个媚眼,道:“你来不来啊,我们洗个鸳鸯浴。”

被她这么一说,我要再不下水的话还算是男人吗。我三下两下地将衣服裤子全脱了,迫不及待地坐入水中抱住了二姐,顺手将冲浪开关打开。自从在李如去家里见识过冲浪浴缸的好处之后,这回装修卫生间时我缠着姐姐也装了一个。

二姐还是第一次享受冲浪按摩,闭着眼任我为她抹着浴液和洗发露,一只玉足却淘气地在我身上蹭来蹭去,尤其我的双腿之间更是她的重点袭击目标,我的兄弟刚才怒火未消,被她这么一搞又是一怒冲天,我道:“你要再玩火的话,我可要把你破处,让你逐出叶家大门了。”二姐闻言大为不爽,足下用力在我胯间踩了一下,嗔道:“得意什么,这么丑的东西,我还怕脏我的脚的。不过也不用怕,反正脏了你这只小狗狗也会舔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净的,嘻嘻。”话未说完,已被我扑上身去,双手在她胸前腿上乱抚一气,一时间浴室内春意盎然,笑语不断。

忽然,二姐身子僵子一下,脸却慢慢地红了起来,扭捏地道:“死小鬼,快放开我。”我奇道:“干(淫色淫色WWW.4567q.c0m)什么,你不是玩得很开心吗。”说着还故意在她身上又摸了几把。二姐道:“死小鬼,还不是你害得,我,我要小便啦。”

二姐在自从下了火车之后就一直和我嬉闹,还没上过厕所,刚才我又抱着她嬉闹的时候,玉体扭来扭去,下体妙处之间时不时地被水流冲击,在刺激酥痒之余,尿意也不足抑止地涌了上来,再被我在小腹上爱抚挤弄,现在可是再也忍不住小腹传来的压力。

上一篇:[代价](淫欲的代价)(全)_乱伦文学_激情都 下一篇:[我和美丽淫荡的堂嫂]_乱伦文学_激情都市,